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願意在今年為下一代講述六四事件的你

2020/5/21 — 10:12

攝:Peter Wong

攝:Peter Wong

得知警方於今天向支聯會發出了「毋忘六四」大遊行的反對通知書,又有見澳門於沒有「限眾令」的情況下三十一年來首次禁辦六四集會,縱使我仍然在大病當中未癒,但還是心急想提起精神寫點甚麼,因為每一位香港人都知道一切盡在倒數當中,有很多事情今年爭取亦未必會再有,就更莫說那些所謂的下年和以後了。

當悼念都反對

正如這一封信的題目,在面對着連悼念都唔 L 得的這個世代,我們不妨把那些值得保留的種下,並且種得更深更遠。是故我決定在這一個年頭,刻意找一名對「六四事件」不甚瞭解、或毫無頭緒的年輕人,花點時間說說何謂六四。言說的方法千變萬化,可以選擇:「慳水慳力計劃」,粗略地把維基百科上的六四條文完完整整讀一遍,讀完就收工;又或者圖文並荗、聲淚俱下地向對方吐出你心中的每一句血書;甚或善用香港無需「翻牆」的地區優勢,嚴選十條 YouTube 影片,在確保對方並非飽腹的情況下投擲一枚「震撼彈」,並苦盡心思地向對方解釋這不是 CG 技術等等。我們只需極度 "be water" 地分享一段史實就可以。

廣告

這個年代的教育就是不怕「錯」

也許你會說:「我並不熟悉這段歷史,所以不適合提供教導」。甚至有人會說:「此等教得偏激、半桶水、妖魔化鄰近地區的教育行徑實在可恥」。然而我倒覺得在這個你再聰明和博學都及不上 Google 大神的年代,「對錯」早已不是教育的重點,每一位孩子自然有自己一套尋找答案的方法和個人動機。如果孩子每一次接受教育都只會無差別地照單全收,你覺得政府管治還會那麼困難嗎?再者,當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不見得有多熟悉二戰史、毛主席的生平,但可以迫使考評司取消試題,當林奠在席行政會議前為曼德拉公開「生安白造」了一句名言,然後說公眾誤會了她⋯⋯ 我們私底下以互聯網的資訊講述一次六四事件,其實也不為過呀?重點並不在於對錯,而是要令我們的下一代知道:所有事情的利弊還是可以探討和思考的。

廣告

獨立調查是一份精神

這個年代其中一種令人脆弱至死的成因就是謊話連篇。威權以武力壓阻真相,並以公權力製造了無窮無盡的假話,令身處黑暗中的人可能終其一生都無法伸冤,正義在這個城市無法開展。在這個大環境下,我們理應知道「真正的」獨立調查只會發生在那些對於求真富有勇氣和承擔的平凡人身上,因為他們有勇氣去面對極權的追捕、願意承擔那些他們衷心認為重要的生命,以及這些生命遭遇過的大難,並且希望運用這一生把真相的其中一部份放在公眾的視野當中。有一些人天生具有這一份特質,有一些人是因為教育而滋養出這一份特質。因此請你仍然相信親手種下的種子,會令孩子感受到一份嫉惡如仇的善良,並於某年那日成為一個有勇氣、行公義、好憐憫的香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