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其談「上車」,不如先問問我們見到車尾嗎?

2020/6/17 — 14:01

撥開雲霧,真的會見到青天嗎?(作者提供)

撥開雲霧,真的會見到青天嗎?(作者提供)

剛剛上一篇文章講到香港人「衣食住行」上的壓力,我們雖然活在一個繁華的國際大都會,卻其實過著比「奴隸」還要差的生活。我們常常談「搵食」,現在也退而求其次,為了尋找更優質的「生存空間」,而並非追求心靈富足的「生活」。

有人說,我一定是個沒車沒樓沒奮鬥的「廢中」,現在希望樓價大跌來交換一個「上車」的機會。一句到尾,「你葡萄!」這樣想,我明白,也理解的。不過我想說,是我有車有樓有奮鬥過之後,我在越搵到錢而層樓越不斷升值之際,倒卻冷靜下來,懷疑人生,懷疑自己努力奮鬥的目標。

這十年來,樓價三級跳。我 2007 年買第一層實用只有二百多呎的市區樓,盛惠 111 萬。那時候借了九成,還足 30 年,每個月才四千幾。我和女友(即現在太太)都住新界,計過度過,扣除交通費用和番工時間,這樣都化算,便這樣迷迷糊糊的上了車做業主。

廣告

當然,這房子小得坐在梳化可以用腳開電視,區內治安也一般。但是,作為一個起步點,十一萬首期,每月供幾千,也算不錯。有了這個落腳地,之後要結婚生仔再搬大啲,就變得有計劃有預算。當時 100 萬其實也不算平貨色,如果願意走到大西北去,四五十萬也有一個小型的兩房單位。這是我們年輕時曾經的起跑線,一條靠自己努力便可以觸摸得到的起跑線。

現在,比停車場泊位還要小的,還要廁所廚房也差不多混在一起,也要索價幾百萬,還未計那些瘋癲的管理費和雜費。別說生兒育女,成家立室,就算自己住也感到有點迷失。曾經我的 80 後朋友心郁郁,想先上了車再算。我苦口婆心跟他說,我們不年青了,如果花上半份糧去換一個連一個孩子也放不下的家,值得嗎?這還未計上,朋友要把辛辛苦苦儲下來的積蓄一次過清袋來當首期。

廣告

問心話,我上了車也不想樓價暴跌,「負資產」弄出來的一大堆問題,也是我們成長中的經歷,左右著我們的決定。可是,一層自住的物業,不斷爆升,這個賬面的升幅對大家有實質意義嗎?我這幾年懷疑人生,最大的理由就是收入官職與買樓能力不成正比。

很多金融界的年青才俊,早早努力爬上中層階級,成為明日之星,年薪百萬。但是,這代表他們有能力去住港島區嗎?能夠買過千呎的單位嗎?當你越努力爬,你會明白,「向上流」在現今社會是假的。人人上了車後便努力「踩油」,全力加速谷樓價。

之後,「上車盤」的定義改變了,現在的上車盤,樓價已經是我們當年第二甚至第三架「車」的目標,但面積卻比當年的「上車盤」還要少一半。如果我生於這個世代,沒有父蔭,根本不會有買樓的幻想。也不會想甚麼成家立室,安居樂業的繁華盛世景象。

可是,當權者沒有立心「成為年青人的跑道」。他們利用權利獲取消息,囤地炒樓,自己肚滿腸肥,卻置年青人前途於不顧。試問這是「公僕」嗎?這是「父母官」嗎?

上了岸的上一代,我真心真意希望你們明白,過去肯吃苦,每日做 16 個鐘的一套,到現在肯做 32 個鐘也很難達到。與其評論我們有沒有努力「上車」,不如先問問現在自食其力能見到車尾嗎?這已經不是「上車」的問題,是「公唔公平」,政府有沒有施行德政的問題。為人父母,為了自己的孩子,如何能夠忍心為了保住自己飯碗,寧願過著「奴隸」般的生活去幫助權貴們,這樣對待香港的未來呢?

君子好財,取之有道。

 

作者 Matter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