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難民署製圖

【與難民同行】專訪系列三之三:難民母親的希望 — 別再讓孩子夢想落空

閱讀【與難民同行】專訪系列
第一篇:難民律師家庭在港尋獲希望
第二篇:難民家庭橫跨三大洲 離港赴美與至親重聚

每個孩子小時候都會寫過「我的志願」,有過各種天馬行空的夢想。有些幸福的孩子能夠一步步拼砌實現夢想的藍圖,但對於不少難民孩子來說,礙於他們的身份和家庭所擁有的資源,一切都並非如此理所當然。來自東非的難民拉娜有一對活潑好動的子女,而一直熱愛體育的長子曾是傑志足球學院的成員,更得到過參與海外比賽的機會。不過他帶著難民身份無法輕易出國,拉娜只能眼白白看著他的夢想落空,心痛卻無能為力。

要踢出我天地,需要的原來不只實力,還要突破許多外在條件的限制,可惜這些都並非難民孩子能夠掌控的東西。

別無他選的難民身份 無奈錯失的成長機會

七年前,拉娜帶著兩名子女從東非輾轉來到香港,而當時這對兄妹只分別得 8 歲和 10 歲。他們年紀尚小就被迫逃離家園,過程中的艱辛實在難以想像,但亦因為他們還只是孩子,他們對這段逃難旅程已沒有印象,這或許也是一種祝福。

在香港六年的生活,兩兄妹學會了說廣東話,更認識到不少朋友。不過,他們卻因為難民的身份,而無法與朋友一樣,得到相同的機會參與交流活動以增廣見聞。除了哥哥無法參與海外足球賽事,兩兄妹亦曾獲獎學金到泰國參加活動與比賽,但因為身份的限制,他們倆的夢想都一一落空。母親拉娜擔心這不但可能窒礙了他們的個人成長和發展,同時也令他們難以融入朋友的圈子。

面對孩子一個個錯失的機會,拉娜黯然道:「這裡難民可參與的活動實在太少。所以,每當有機會離開家裡熟悉的環境,能夠到外面玩樂,他們便會非常高興。」有見及此,聯合國難民署協助安排拉娜的長子參與本地夏令營,讓他從活動中增強自信心及認識更多朋友。現在,他們一家已獲重新安置到美國生活,而兩兄妹在當地也終於能夠參與各色各樣的課外活動 — 哥哥除了繼續踢足球之外,也開始學習打籃球,而妹妹就選擇了跳舞。

「我的兒子一直希望成為運動員,但參與體育訓練所費不菲……」拉娜笑著說:「女兒則想成為老師,但她的夢想職業經常轉變。」而不出這位母親所料,在我們與她完成訪問後,妹妹便衝口而出:「我希望成為律師!」

母親多年以身作則 鼓勵孩子逆流中自強

作為母親,拉娜從來將最好的資源與機會都留給子女。在香港,兩兄妹一直受到母親鼓勵學習美式英語,所以現在要融入美國的生活並不困難。拉娜笑言:「這個語言問題只出現在我身上。」雖然這位辛勤的母親在家鄉擁有律師資歷,在香港獨自照顧孩子的同時也不斷抓緊機會進修,但她認為她的英語程度仍有進步的空間,因此來到美國後她依然努力學習英語。而家中的孩子更以獨特的方法進一步鞭策她,在每次聽到她的英語發音不準確時,便會刻意出言挖苦:「你在說甚麼?」

在這流落異鄉的崎嶇路上,拉娜一直努力以身作則,即使途中遇到多少波折,她也沒有氣餒,努力朝自己的法律工作夢想進發。而令這位母親能一直以正面的人生態度堅持下去的,正正是她的兩名子女。拉娜說:「我一直盡我所能克服一切障礙,因為我知道假如連我也放棄了,他們也會為自己的人生找藉口。」讓孩子們保持夢想、不輕易放棄,也許正是拉娜作為母親,在眾多限制下最起碼的堅持。

在母親強大的庇蔭之下,還在就讀中學的兩兄妹也許未必理解生活的重量,他們仍然在跌跌撞撞中探索充滿未知的未來,繼續為夢想奮鬥。現在身於美國的他們,最期待的就是眼前最易捕捉到的東西:「我們非常開心,天氣轉冷,真的很興奮可以看到雪,這是我們人生的第一次!」

 

本文為【與難民同行】專訪系列的最後一篇,如欲閱讀其他難民故事,可到聯合國難民署的網頁

(註:為保護受訪者身份,文中的拉娜為化名。)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