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香港人同行的空中服務員

2020/10/22 — 17:49

【文:香港人的空中服務員】

Flight Attendant / Cabin Crew,我個人並不喜歡亞洲社會或香港人對此職業的稱呼 — 空中服務員。

很多人眼中,空中服務員的工作性質就是一個「服務員」。斟茶、遞水、派餐、收垃圾、洗廁所。的確,這全是他們的「職責」,但都是額外的。空中服務員首要職責是確保乘客的安全!

廣告

Safety comes first. 是空中服務員培訓時,聽最多的一句說話。沒能通過安全培訓的部分,也不用妄想穿起制服,學習「服務」別人。

CPR(心肺復甦術)、AED 應用(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急救、包紮⋯⋯ 滅火、逃生、上手銬、落水救人、甚至乎處理炸彈⋯⋯空姐、空少們全部都要學。不只要學,還要時刻緊記。每十個月一次大考、每次上機前都有測驗。不通過不能飛,甚至取消飛行資格。

廣告

平時為大家送餐、派咖啡、茶的空中服務員,其實他們的首要任務是確保所有乘客的安全。當有危險發生,要為乘客急救、要引領大家逃生。乘客上機前,做一次又一次的檢查,確保機艙安全。你們每一趟安心的旅程,不是必然的。是整個航空業在背後為你維持安全,讓你平安抵達目的地。

制服之外,他們也是一個普通的香港人,也喜愛着我們的香港。

去年 6 月 12 日,在金鐘發生衝突,現場專業的急救員不多、急救物資亂作一團。當時,一批批的空中服務員分組行動,整理物資,在前線設立臨時急救站,為搬鐵馬受傷、中胡椒噴霧、中催淚彈的市民急救、照顧傷者。

他們用僅有的專業知識,與香港人同行。當然他們也害怕,催淚彈發射,他們也要跟着逃走。(當時還沒有眼罩、豬嘴......)

往後的日子,社會活動急增。抗爭者對防護物資的需求越來越大,奈何香港供不應求。不少空中服務員親身飛到美國、加拿大、歐洲等地,冒着風險,為大家帶回一箱又一箱的「豬嘴」、濾罐⋯⋯

7 月尾、8 月頭的機場運動、罷工⋯⋯ 航空界牽頭參與,香港唯一能成功罷工的,也真的只有他們。機長、空中服務員、民航署的聯合行動,加上市民的全力參與,幾乎癱瘓了整個香港國際機場!換來政府之後封鎖機場,可見其成效。更不用說大家一定記得的機長廣播:香港人加油,萬事小心!

直至中國民航局點名批評國泰及港龍,再加上政府施壓。令航空業人心惶惶!其後公司內、外不少藍絲篤灰,管理層亦秘密起底,解僱了不少良心員工,首當其衝的就是空中服務員。但是,當時換來的就是網民冷血的一句:「鬼叫你幫奶共公司打工咩!」聽見都心寒⋯⋯

武漢肺炎全球大爆發,對航空業影響甚深。香港人歷盡滄桑,但又有誰知道空中服務員的痛苦?每班機都懷着有機會受感染的驚恐,怕傳染家人、朋友。當初被點名到日本接鑽石公主號的港人回港,後又有多架包機前往英國、印度等高危地區接濟香港人。確診的空中服務員數目也不少。

政府注資近 300 億入國泰,機組人員、地勤、空中服務員完全沒有受惠。他們還要放無薪假期,航班減少變相減薪。有些年資較淺的空中服務員,月薪更只有港幣七、八千。如何過活?

經歷近一年的煎熬,國泰集團終於開刀。整個港龍航空被消失、國泰大裁員,5000 多名香港員工被解僱。

對,你可以說這是他們的選擇。但是在全球疫情下,香港失業率達 16 年高位,你叫他們如何找尋其他工作?有手有腳靠自己生活,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更沒有傷害香港市民、呃納稅人的 OT 錢⋯⋯

他們不求大家可憐,亦不求大家施捨。努力地工作,與公司共渡時艱⋯ 換不來合理的回報,卻換來了香港市民的謾罵、網民的嘲弄⋯

香港人,在張口前,不妨想一想誰是受害者。更不妨想一想,誰當初與你並肩作戰。

空中服務員,也是一種專業,願意為香港付出的職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