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艱苦下仍要做最好的自己

2020/4/17 — 12:3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Mandy】

阿玲在鞋廠從事倉務散工,適逢疫症爆發,市民購買慾下降,過年後鞋廠訂單大減,沒有訂單自然就沒有生意,阿玲工作便被叫停,家裡只靠從事會所清潔的丈夫的二萬元收入過活。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政府上月 28 日頒布的新令:規定關閉戲院、遊戲機中心、浴室、健身中心和兒童遊樂場等公共娛樂場所都要關閉 14 日,阿玲丈夫便同樣無奈地停工。夫婦二人同告失業,家中收入歸零,惟家中上有已達八旬高齡的爺爺,下有九歲幼子要扶養,經濟壓力可謂難以想像。 

除了經濟上的壓力,心理的壓力也並不輕。全職在家照顧小朋友,作為母親,阿玲也擔心自己的教育程度不高,會讓停學在家的小孩的教育停擺不前。全天候看管家中長者與孩童,照顧者的壓力自是不容小覷。阿玲說:「現在要照顧小朋友,無辦法出外找工作,也不敢,怕一不小心會被控虐兒,好大壓力。」雖然阿玲自信可以在疫症中找到工作,但卻陷於照顧家庭與選擇工作的困局之中。 

廣告

現時疫情尚未全面受控,難見疫症完結的盡頭,阿玲說:「現在是全靠以前存下來的積蓄過活,但恐怕捱不了多久,下個月、或者下下個月可能真的要申請綜援。唉,但我也不想申請啦⋯⋯害怕別人說自己有手有腳也去申請,捱得一個月便一個月。」對於政府宣布會為已失業的市民放寬綜援申請資產上限,阿玲覺得對他們家庭的經濟狀況的幫助不大,畢竟綜援在社會上的污名以及申請手續的繁瑣早已令阿玲一家卻步。雖然政府宣稱會為 20 萬戶低收入家庭提供一次特別津貼,金額大約為 $5000,但阿玲表示:「每個月的租金已達 $4000,只會給一次,交租後便甚麼都沒有了,屬於有好過沒有罷了。」 

雖然前路不見明朗,但阿玲也沒有灰心,她無奈笑說:「惟有當陪小朋友,煲煲湯水給家人,沒有工開也不是大家想的,和家人互相指責也無補於事,惟有捱得就捱。」阿玲眼見許多市民與自己的情況相同,但她自知自己能力有限,實在也很無奈,只能勉勵各位在難關前「做好自己。」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