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留院五十日歷劫餘生 確診英國夫婦康復出院:我們生命有新一章,感謝香港醫護

2020/8/5 — 16:30

圖片來源:醫管局新界西醫院聯網youtube影片截圖

圖片來源:醫管局新界西醫院聯網youtube影片截圖

三月底,Jane  和 Peter 到澳洲旅遊與尋親後回英國,他們本來只是準備在香港轉機,Jane 穿著羽絨追趕航班,沒想到,他們病毒檢測呈陽性,雙雙住進了屯門醫院,五十日。

Jane 成為了第 427 號確診病人;Peter 是第 443 號病人。每位病人的故事,都不只是一個數字。

兩夫婦中,Jane 較年輕,今年 74 歲,丈夫 Peter 78 歲,Peter 做過肺部手術。怎料是 Jane 的病情急轉直下,入院後兩天已要入住深切治療部,更要麻醉插喉,靠呼吸機維生。

廣告

Jane 說,倚靠呼吸機的日子,失去了兩星期的記憶,只剩下零碎片段:「忘記了發生什麼事,只記得很熱、頭痛……」

在深切治療部, Jane 都是迷迷糊糊度過,不過,她記得一位叫 Angus 的醫生,他將難吃的藥丸切開 4 份,讓 Jane 更易吞下,可快點痊癒。

廣告

她記得一位護士,轉病房時在她耳邊說話:「她鼓勵我,叫我堅強、要堅強。」

Jane 和 Peter 分別住進屯門醫院不同的隔離病房,不能相見,原來今次是兩夫婦結婚幾十年來,第三次分開。

她還記得一位護士,好像叫 Yoyo ,剛剛除下呼吸機時,護士問:「你在深切治療病房裏有什麼需要?」

Jane 記得她這樣回答:「有,我要雙人床,我要 Peter 在我身邊。」

護士笑了一笑,遞給她一個枕頭,說:「這就是 Peter 。」

Jane 說,於是有三、四天,我就和 Peter 一起。

入院時,Jane 沒有手機沒有電話卡,因此無法聯絡領事館或家人,夫婦分別被送進隔離病房,後來屯門醫院的醫護人員找來手機,讓他們聯絡英國的家人,也可以同丈夫視像對話。分隔於兩個病房,Jane 和 Peter 互相寫信,醫護人員則請纓做「信鴿」,幫他們傳紙仔。留院期間 Jane  吃不慣香港的炒蛋三文治,醫護人員就為她買烚蛋三文治,準備英文報紙,讓她可以安心休養與玩報紙上的填字遊戲。

Jane 在信中跟 Peter 提過很想剪指甲,因為指甲太長很不舒服。但疫情期間醫院要實施感染控制,不可提供指甲箝,後來 Peter 其中一封回信夾有指甲銼,令 Jane 很窩心感動。

從深切治療部回到隔離病房,Jane 由於臥床時間長,身體機能退步,曾出現抑鬱徵狀。後來病情平穩了,醫護人員終於容許  Jane 和 Peter 見面,Jane  立即梳頭、整理儀容。在場的醫護人員都記得,兩人重逢的時候,Jane  等不到進入病房,急不及待隔住玻璃,對 Peter 用手畫出一個心再加一支箭,象徵「我的生命回來了」。在場的醫護形容,看到他們重聚與相擁,淚流滿面,有種劫後重逢的感覺。

Jane 後來形容那一刻:「我大喜過望,以後我們不會再離開彼此,直到我們很老、很老、很老……」

最初 Jane 要用輔助儀器協助,走幾步便氣喘, Peter 做她的啦啦隊,從旁鼓勵,又用手機拍攝練習過程,過了幾天,Jane 已可自行走路。

5 月 15 日,兩夫婦康復出院,即日乘飛機返回英國。歷劫餘生,Jane 與醫護通話時,記下留院時的故事,感謝香港的醫生、護士、負責清潔的病房助理與所有曾照顧他們的人:

「我們生命有新的一章,會邁步走得更高更遠,親愛的,感謝你們!」

本文資料來源:
醫管局新界西醫院聯網 Youtube
醫管局新界西醫院聯網通訊 2020 年 7 月號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