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願榮光歸每位奮力戰鬥的香港醫護

2020/2/23 — 17:49

黃任匡,攝:朝雲

黃任匡,攝:朝雲

朋友們知道我加入了 Dirty team,都紛紛送上祝福。沈祖堯教授也說 Dirty team 的「勇氣和無私精神,是令人欽佩的」。但在 Dirty team 工作了將近三星期,我深切體會到沈教授實在是言重了。

其實處境危險、辛勞工作的又何止是 Dirty team?

一、武漢肺炎的病癥可以很輕微、甚至沒有病癥。在病人數目眾多的普通病房裡,誰知道當中幾時會出現下一個「隱形病人」?政府和醫管局抗疫表現一遢糊塗,防護裝備庫存不足的情況下,各個醫院的管理層盡量把裝備都留給隔離病房的同事使用,其實也是無可厚非。但是,普通病房的資源就更形緊絀,處境變得更加危險 —— 普通病房的同事們,他們才是英雄。

廣告

二、武漢肺炎患者越來越多,其中有不少在患病後在社區活動多時,始發現確診,大大增加追蹤接觸者(contact tracing)的難度。故此衛生署,尤其是衛生防護中心的同事們最近都是「有返工冇放工」。加上大量需要隔離個案的生活、交通安排都歸他們處理。同事們告訴我,瘟疫開始以來,衛生防護中心的辦公室每天都像戰地一樣 —— 衛生署的同事們,他們才是英雄。

三、急症室、普通科門診的同事,消防處的救護員,還有各位家庭醫生,都站在抗疫的最前線,他們是守門者。對於說他們來說,每位病人都有如一張白紙。X 光未照、病歷未問之前,每位剛剛來到求診者都可能是下一個確診個案。加上多次出現有人隱瞞病情、旅遊史、或者接觸史的情況,令病人患武漢肺炎的風險難以判斷。但是這些同事得到的資源,肯定比我們在 Dirty team 獲分配的少。甚至有私人診所連外科口罩都不夠用,要自己四出張羅 —— 急症室、普通科門診的同事,消防處的救護員,還有各位家庭醫生,他們才是英雄。

廣告

這些同事們的犠牲不會比我們少,但他們得到的關注和支援卻幾近為零。

願榮光歸每位奮力戰鬥的香港醫護。

願榮光歸香港。

作者 facebook

(原文題為《英雄》,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