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荃灣警署輪姦案】被鄧炳強指作假口供、潛逃 少女 X 回應:有意貶損、無公正調查

2020/5/13 — 13:48

一名 18 歲少女(代號 X)早前透過代表律師報案,報稱於去年 9 月 27 日於荃灣警署內被多名警員輪姦。昨日警務處長鄧炳強出席元朗區議會會議指警方已獲律政司指示,以涉嫌作假口供拘捕女事主,由於 X 小姐潛逃,已被通緝。X 小姐今日經代表律師發聲明指鄧炳強昨日言論是「有意貶損我的行為」。她在聲明中說到:「七個月前,我鼓起勇氣,就在荃灣警署內被身份不明的警務人員強姦及性侵犯一事作出舉報。我希望並期盼我的投訴會在尊重我私隱和尊嚴的情況下被公正、絕對保密地調查。然而,這沒有發生。」 

X 小姐在聲明中透露,4月已接獲律政司通知指警方不會繼續調查其案件,並聲稱 X 的投訴與他們所得的證據不符。

警方早前證實接獲律師報案,指一名 18 歲少女(代號 X)於荃灣警署內被多名警員輪姦。昨日鄧炳強出席元朗區議會會議,回應議員查詢時指,警方已獲律政司指示,以涉嫌作假口供拘捕女事主,但她已經潛逃正被通緝。

廣告

多次向警方查詢調查進度 卻未獲告知任何相關消息

韋智達律師行(Vidler & Co. Solicitors)今日在網上代表 X 發聲明,指去年 10 月向警方就被警員強姦及性侵犯作出刑事投訴時,是期望警方公正、絕對保密並尊重 X 的隱私及尊嚴下向警方報案。

廣告

聲明又指,去年 11 月 4 日本應就 X 的投訴進行調查的警方,卻申請搜查令以檢取 X 的私人醫療紀錄及私家診所的閉路電視片段,「這是在我不知情和沒有我的同意下發生,濫權並嚴重侵犯了我的私隱」。X 表示,今年 1 月 16 日從媒體得知鄧炳強公開指稱我的投訴是「假消息」及「正循誤導警員或給予假口供方向調查」時,「再一次感到極度難過」,認為鄧炳強的行為是「公開貶損」,以及影響成功檢控機會的舉動。

聲明提及,X 報案後不斷透過代表律師向警方要求查詢調查進度和細節,卻從未被告知任何相關細節,「意味着我並不能反駁任何指我的投訴與證據不符的說法」。

律政司 4 月指警方不會繼續調查

X 在聲明中透露,4 月 6 日律政司通知其律師,指警方不會繼續進行調查,並聲稱 X 的投訴與他們所得的證據不符;其代表律師曾作出有關要求,希望對方提供證據細節,但最終未獲回覆。因此,X 無法說服律政司相信其說法,亦未有機會反駁指其說法與證據不符的言論。

昨日,鄧炳強再次在元朗區議會會議上稱將以涉嫌作假口供,更指 X 潛逃所以被通緝。X 在聲明中回應鄧炳強,指鄧再次選擇公開作出這些聲稱,「任何客觀旁觀者都會認為這些行徑是有意貶損我的行為」。

X 強調,七個月前自己鼓起勇氣就在荃灣警署內被警員強姦和性侵作出舉報,原本期盼投訴會在尊重當事人私隱和尊嚴的情況下,被公正、絕對保密地調查,「然而,這沒有發生」。

聲明全文:

有關X小姐就荃灣警署內被強姦及性侵犯的投訴

我們(韋智達律師行,Vidler & Co. Solicitors)繼續代表X小姐,並得到她的授權代表她作出以下聲明:

「當我在2019年10月向警方就一宗就被警員強姦及性侵犯作出刑事投訴時,我是在期望警方會公正、絕對保密並尊重我的私隱及尊嚴之下向警方報案。我循適當的渠道報案,並就事件向警方提供了詳細的說明,亦回答了鉅細無遺而相當具入侵性的問題。我容許了警方在我的終止懷孕手術後從胚胎取出DNA樣本,以助辨別至少一名施暴者。

我從未想將此投訴公諸於世。我亦未有將這投訴政治化。我於2019年11月11日公開作出聲明,只是為了回應那些使我極困擾的披露所謂案件詳情的網上流言,以及選擇性地透露所謂調查細節並作出對證據作出負面評論的『警方消息』。我相信任何客觀旁觀者都是認為這些舉動是有意公開抹黑我的行為。

在警察公共關係科透露案情細節及作出評論之前,本應就我的投訴進行調查的警方反而於2019年11月4日申請搜查令以檢取我的私人醫療紀錄及私家診所的閉路電視片段。這是在我不知情和沒有我的同意下發生,濫權並嚴重侵犯了我的私隱。所幸的是我的醫生及時通知,而法庭亦從我的代表律師得悉有關細節後撤銷該搜查令。

於2020年1月16 日,當我從媒體報導得知警務處處長公開指稱我的投訴是「假消息」及「正循誤導警員或給予假口供方向調查」時,我再一次感到極度難過。我相信任何客觀旁觀者都會認為警務處處長這些行徑是公開貶損我並影響成功檢控機會的舉動。

透過我的代表律師,我不斷向警方要求他們提供查詢調查的進展和細節。這是我在罪行受害者約章下受保障的權利,亦是因為警方的舉措使我相信我的投訴被貶低。我從未被告知調查的細節,這意味着我並不能反駁任何指我的投訴與證據不符的說法。

在2020年4月6日,律政司通知我的律師,指警方不會繼續進行調查並聲稱我的投訴與他們所得的證據不符。雖然我的律師作出有關要求,但他們未有提供該證據的細節,所以我未能說服律政司我的說法是真的,亦未有機會反駁指稱我的說法與其他證據不符的言論。

昨日(2020年5月12日),我由媒體報導得知警務處處長公開聲稱我將因「落假口供」而面臨拘捕。他再次選擇了公開作出這些聲稱,任何客觀旁觀者都會認為這些行徑是有意貶損我的行為。

七個月前,我鼓起勇氣,就在荃灣警署內被身份不明的警務人員強姦及性侵犯一事作出舉報。我希望並期盼我的投訴會在尊重我私隱和尊嚴的情況下被公正、絕對保密地調查。然而,這沒有發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