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步行至邁阿密 在美港人1,800 公里沿途分享香港事:離開不是放棄

「有些東西你要為它受苦受難,而你會覺得值得。」27 歲的在美港人Kenny, 4 天前展開了一個旅程,由華盛頓步行到邁阿密,大約 1,800 公里,沿途向當地人講及香港在 2019 年社會運動起發生的事,期望世界繼續關注香港。他每晚都會逐戶拍門,問住戶可否借家中花園渡宿,有人拒絕、有人報警,也有好心人接受。每遇辛酸,他都會提醒自己,每步路都是為香港而走。

在美港人Kenny由華盛頓步行至邁阿密,向當地人講述香港事。(受訪者提供)

仿傚維吾爾人

發起步行活動並非衝動,Kenny憶及 6 月時美國有維吾爾人發起集會,維吾爾人從遠處步行來華盛頓,令他有一個想法,「不如香港人都試一次」,於是一個月後,他就從華盛頓行去紐約。沿途他向美國人分享香港的事,「遇到嘅人都很友善,邀請我去家裡喝茶聊天」,能夠近距離與當地人宣傳香港,他覺得那是 120 分的旅程,令他有繼續行的想法。

今次旅程比上次更遠,他預備了 65 天時間,由華盛頓走到邁阿密,他自費 1,500 元美金買裝備出發,為了減省旅費,他每天晚上都會到住宅敲門,問當地人可否收留他一晚,在家中花園紮營過宿一宵,第二天日出再次起行。

Kenny每晚都會到不同住戶敲門,問可否在他們的花園裡紮營過夜。(受訪者提供)

每晚敲門借宿 遭拒五、六十次

第一晚,他問了二、三十戶人,都沒有一家願意收留他。就在沿路折返的時候,有一位拒絕了他的大叔,說他也知道香港近來發生的事,於是帶他到溪間紮營。「我本身買了腳架,想途中拍片,怎料我把它放在營外,第二天腳架的一部份消失了,正常人不會偷走半枝腳架,懷疑是被狐狸雀鳥拿去了。」

到第二天,他繼續起行,入夜再敲門求宿,惟有人以為他是來籌款,然後把他趕走。他繼續敲門時,突然被三輛警車包圍,原來有住戶報警,警察審問他一輪,再趕他離開該村子。「他們有問我,正常不是應該有筆錢住酒店嗎?我說是的,但我為什麼不能繼續試,試到我真的不行,我才用這筆錢呢?我想省這筆錢去幫其他人。」

兩天加起來,被拒絕了五、六十次,結果有一戶教師家庭,聽到他的請求後竟一口答應,還讓他住在屋苑內的後花園。「當時我立即哭了,這兩日加起來我被拒絕了五、六十次,當他說『yes』,我真的好感動,我問他可否擁抱一下,他也很友善的說可以。」他們一家拿了冰水食物給他,一起在花園說香港的事,「那位老師說,他也會在上堂教書時提及人權問題。」

Kenny旅途上的乾糧。(受訪者提供)

今天 ( 29日) 是第四天行程,Kenny已走到維珍尼亞洲,仍有上千公里路要走,要與蚊蟲同眠多數十晚。他說沒有想過成效,但他認為跟世界分享香港正發生的事,是離開的人的責任。「雖然這兩段路一直都很痛苦,但正如一位捷克政治家所說,有些東西你要為它受苦受難,而你會覺得值得。」他除了希望向美國人分享香港的資訊,還想告訴美國人,如果不珍惜和保護自己的自由,他朝自由消失時便難以捉住。

Kenny也希望透過自己的行動,鼓勵更多在海外的香港人,離開不等於要放棄,繼續為香港付出。「希望大家依然有對香港的熱誠,和抗爭時那股衝動,大家不一定要像我這樣行得那麼遠,純粹跟自己的鄰居談一下香港的事,其實就好足夠。」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