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菲傭遲回家 僱主斥帶「冠狀病毒」即時解僱 勞工處停擺 追討無期

2020/2/24 — 19:47

菲傭 Maria (化名)遭僱主以她有「冠狀病毒」為由,即場解僱

菲傭 Maria (化名)遭僱主以她有「冠狀病毒」為由,即場解僱

武漢肺炎疫情下,不少傭主阻止外傭放假外出,更有菲傭放假探親遲回家,遭到僱主以她有「冠狀病毒」為由,即時解僱。該名外傭接受《立場》訪問時指出,由於疫情持續,政府部門暫停辦公,以致未能向勞工處申請開檔案處理索償,滯留香港至今。有外勞團體指,現時有不少外傭勞資糾紛個案,因政府「停擺」而討無期,不少外傭因而被迫入住宿舍,呼籲政府應盡快處理積壓個案,考慮以視像會議處理糾紛。

34 歲的菲傭 Maria (化名) 曾於中東及馬來西亞任職家傭六年,前年首次來港打工。上月農曆新年假期,她在 26 日至 28 日一連三日放補假,與來港的親人見面;僱主訂下「門禁」時間為晚上 10 時。在假期第二日,Maria 希望遲半小時回來,多番請求也不得要領,唯有匆匆忙忙與親友告別。

她硬著頭皮截的士,惟身上的錢只夠到中環,對香港不熟路、家住九龍的 Maria,最終遲了 45 分鐘回家。

廣告

僱主怒斥「你有冠狀病毒」即時解僱

男僱主開門後劈頭就大罵,「你遲咗返來!我已俾多咗 30 分鐘你!」接觸外傭中介並告之事件經過,獲安排在屬下宿舍過夜,她裏著外套瑟縮了一夜。Maria 翌晨再到僱主家,男僱主開門一見到她,就斥「去收拾你的東西!你有冠狀病毒!」、「你快些收拾東西,否則我會報警!」,她對僱主的這番無理指控,再次感到驚呆,「為何他不聽的解釋,我只是想要延長門禁時間」。

廣告

僱主寫信要她簽名,卻不讓她看內容,指會交與中介處理,只願意賠償一個月薪金,即 4410 元。Maria 強調,代通知金、回菲機票以及期間生活洗費等累計逾 9800 元,不會在信件上簽名。僱主最後對她說,「咁法庭見啦!」中介公司希望調停,但僱主透過中介公司表明不想私下賠償解決,堅持「法庭見」。

Maria 指她任職傭工以來,從來未受過這樣侮辱的待遇,男僱主近數月失業後,脾氣日漸惡劣,曾多次指她的鼻罵,今次更被指「有病毒」而遭解僱,她感到震驚和難過。Maria  希望早日追討賠償,但因疫情下的政府部門特別上班安排,勞工處至今無法立案,因此勞資審裁處跟進無期。面臨簽證到期,她唯有向入境處申請延長簽證,被迫滯留香港追討。

現時她暫住外勞事工中心屬下宿舍,今日(24日)是她第二次到入境處「續期」留港,希望勞工處可於 3 月 9 日前復工,至少能正式處理她的個案。

受到疫情影響,不少僱主阻止外傭假日出外,以致周日維園等外傭聚集地十分冷清

受到疫情影響,不少僱主阻止外傭假日出外,以致周日維園等外傭聚集地十分冷清

外勞事工中心社區關係主任唐曉昕表示,由於疫情勞工處暫停運作,不少外傭勞資糾紛個案被積壓,單是在他們宿舍已有逾 30 人,被迫如  Maria 般滯留,自費在港生活,等待追討賠償,加上他們有簽證限期,也加重了追討成本。

組織將會去信政府,呼籲盡快處理積壓個案,就算不能辦公,也應嘗試以其他方法,如通過視像會議等去調解糾紛。她指現時的情況,是來自政府對外傭不公的政策,如被中止合約後兩周要離港,政府有最大責任去解決,「至少應通過電話開 case, 而不是要她們無止境地去等」。

她指在疫情下人人自危,不少僱主並沒有考慮外傭感受,更反應過敏,今次個案就是一例。早前出現首宗外傭確診個案,該菲傭是因僱主家族聚餐而確診(編按:即北角明星酒家 29 人的家族聚餐),當僱主干涉外傭放假外出,甚至作出懲罰、歧視時,外傭卻很少能過問,僱主是否經常到內地或在疫情下聚餐,「有僱主假設外傭放假會受到感染、覺得她們是『高危一族』,甚至會要求他們放假時留家,這是並不合理的」。

全港有逾 30 萬外傭,她稱多年以來,外傭是照顧香港家庭重要一員,卻忽略了對他們的保障與照顧,她呼籲在疫情下「僱主們不要再孤立外僱群體,而是合力抗疫,最重要是大家做足措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