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虎豹樂圃 — 保育與活化之間

2019/4/19 — 11:19

虎豹別墅舊貌(攝影:李福志)

虎豹別墅舊貌(攝影:李福志)

上一代港人都去過的「萬金油花園」,卻已經被連根拔起,變成一座豪宅。設若要造訪「虎豹樂圃」,尋找集體回憶,恐怕注定要失望了。

退而求次,由於昔日「虎豹別墅」過往並不對外開放,經活化後變成「虎豹樂圃」,為市民造訪戰前大宅帶來天賜良機。

筆者日前參加由建築師學會舉辦的「共建活力築蹟」活動,率領學生前往參觀,故可一窺堂奧。「虎豹樂圃」已經變成一個音樂學院,大宅房間變成了課室,仍有少部份保留了昔日原貌。

廣告

當日,由負責人深入講解修復、保育及活化的種種困難,期望十年、二十年後,「虎豹樂圃」能夠青出於藍,較「虎豹別墅」更出名。

忘掉了「虎豹別墅」,只記得「虎豹樂圃」,這是一個美好的結局嗎?保育、活化的目的是甚麼呢?

廣告

戰前興建的大宅,較著名的有余東璇古堡,時至今日,已經蕩然無存。中區半山甘棠第,卻改建成與何氏家族不相關的孫中山博物館。「虎豹別墅」變成「虎豹樂圃」,會否重蹈覆轍?

虎豹別墅原來入口,現時已毗鄰豪宅,舉機攝影,僅得一隅。

虎豹別墅原來入口,現時已毗鄰豪宅,舉機攝影,僅得一隅。

虎豹別墅地下樓層,原有地毯已經更換,其餘傢俱保存完好。

虎豹別墅地下樓層,原有地毯已經更換,其餘傢俱保存完好。

事實上,「虎豹別墅」主人及其後代雖已遷出,但留下來的傢俱、結構與佈局,卻仍然有說故事的功能,為沉澱文化帶來了可觸、可見及可識的媒介,值得負責保育機構重視,包括:

一、大宅中超過八十年的木質地板,經歷年月依然保持完好。其原因是昔年砍伐樹木之後,會放在倉庫風乾十數載,故時至今日,仍能使用。

二、走進胡氏臥室,便會見到一房兩馬桶的情景。原來一個是法式廁所(洗臀部用的)及傳統廁所(即常見的那種)無論洗手盤及馬桶,其材質反映了當時豪門的生活要求。

(圖左)主人房內左側的法式清潔裝置,聽說是洗屁股的;(圖右)主人房右側的馬桶。

(圖左)主人房內左側的法式清潔裝置,聽說是洗屁股的;(圖右)主人房右側的馬桶。

三、客廳門楣、門上雕刻,那些圖案、文字,背後是否蘊含深意?反映大宅主人的價值取向,值得探討。

門楣上的木刻,其深意有待考究。

門楣上的木刻,其深意有待考究。

門上刻字,似是「通寶」?

門上刻字,似是「通寶」?

四、胡氏大宅特別鑲嵌幾張佛教壁畫,反映其宗教信仰。

五、胡氏大宅頂層塔樓,是否有保安用途?值得介紹。

即使胡氏家族在香港的影響力已經不復當年,其留下的大宅對於熱衷於研究的香港人來說,依然是一塊瑰寶。期望負責保育的機構,不只著眼於活化,而且能兼顧保育,在修復、保護之餘,肩負歷史文化教育責任,相信「胡文虎慈善基金」無論在理在情,必定當然不讓,為香港文化作出貢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