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血庫不夠血

2020/7/31 — 15:52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讀書時不特別喜歡道德倫理課,雖然題材跟醫科息息相關,但太多解答不了的問題,這對於習慣找尋 model answer 的傳統香港學生來說,實在太難適應。某年學校甚至找來位哲學家來教書,我最不喜歡她以思想實驗之名問一堆假設性問題,常常心想這樣極端的情況怎麼會出現呢。而無論是這些倫理課還是醫學院的面試,一條熱門問題,就是有兩個某某情況的病人在你面前,而你只有若干資源,你會如何分配呢?其實問題就是經典 trolley problem 的翻版。

不過最近的確出現了類似的情況。血庫庫存低已經公告了幾次,但似乎這次真的十分嚴重。不少病人就算血小板只有個位數字(正常人最少有 150),或者血色素低於 7(正常人最少有 11-12 吧),都因為血庫不夠血液製品的原因被拒絕輸血。作為實習醫生,這個星期我經常被護士 call 去在排版上簽名,停止病人的輸血醫囑,原因不是病人好轉,而是客觀的資源不足。而我們在簽閱病人的檢驗報告時,也經常看到上圖所顯示的話句(如果仔細看,是前後兩張報告都是通知主診醫生,不能輸血小板予病人)。每次看到我都心下一沉。儘管我不用去定奪誰值得接受血液製品,但相信每個決定都不容易。

血庫庫存告急,其實是多方面因素導致的吧。近來的政治環境、疫情、甚至血液需求等,大概都比以往更加不利血庫的存量。不過見中心多次呼籲都引來不少未必正確的批評,就在此簡單列明幾點:

廣告

一)血庫雖然還冠有紅十字會的名義,但實際運作由醫管局負責。所以在政治上紅會的取態、中國紅十字會的醜聞等,都跟血庫的日常運作沒有關係。

二)當然,最近血庫在政治取態上兩邊不是人,也是他們公關問題,我也覺得他們自討苦吃。也許大家也需理解,管理血庫醫管局是政府機構,某程度上不能做太明顯的政治表態……冷嘲熱諷的網民,其實期待血庫做怎麼樣的交代呢?

廣告

三)有人說血庫無本生利,賣血去私家醫院云云。其實血庫之前的確公開過數據,血液近九成輸予公立醫院病人,只有一成送到私家病人處。當中五成分派到內科及老人科,也不是大家常常說充滿大陸人的婦產科。當然公立醫院有大陸人或者新移民病人,但是說廣東話、在香港居住多年的病人更多呢。我不知道血庫向私家醫院收取每包血多少費用,但其實血液儲存、血包檢測、實驗室和捐血中心的員工薪金等都有支出,在公立醫院只有百分之三醫療成本由病人負擔的情況下,當然由政府「包底」;但對於牟利的私家醫院,收取相當的費用,也是合理的吧。

四)我認同血庫應該定期公開數據,以增加捐血者的信心。而這些數據也不是難獲得的,畢竟整個血庫已經電子化,每包血的去向都一清二楚。幾十年如一日的透明度沒有與時並進,實在令人失望。記得曾閱報指某地方血庫實行了一個新服務,每次捐血者的血液配對到一位病人,捐血者就會獲得電話訊息:「你在 xx 月 xx 日捐的血被用到 xx 醫院的 xx 科病人」。想必這樣可見的成果,對捐血者來說會是一個很重大的鼓勵。至少我作為一名恆常捐血者,會很樂意收到這樣的通知啊!希望血庫可以參考一下,相信會比起各式各樣的紀念品更有用。

五)有人說,可以推動公務員或者政府高官輸血。也是一個好提議。不過捐血與否,始終是個人處於無償助人的決定,強逼他人做這種對自己可能有害但除了心靈滿足以外沒有好處的事情,也不合符道德。

六)捐血會否傳染武漢肺炎予受血者呢?暫時我們看見的案例是不會。當然案例數目甚少,我們也不能從中得出什麼結論。不過大家可能不清楚的是,「身體某個器官受病毒感染」和「病毒入血」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所以細菌病毒有分是血液傳播、還是飛沫 / 接觸 / 糞便感染等,而血庫也已經十分全面地對每一包血檢測常見而且可以經血液傳播的病菌。試想想,如果武漢肺炎病毒一來就入血,我們也不會需要用抽鼻液這種對護士來說十分高危的過程來做測試了,對嗎?

在疫症蔓延的當下,保持社交距離和減少出外當然是當務之急,但如果大家因為其他原因會出門,又到期可以捐血的話,也不妨考慮一下用這個方法親身幫助留院病人,同時也能身體力行,減少醫護工作量 :)沒有道德勒索的意思,只是把一些應該說明的事實釐清(其實血庫也應該做適當的澄清啊)。不期待我的文章能說服根深蒂固拒絕捐血者,但希望能讓一些十五十六未能下決定的大眾多一點資訊。先代病人謝謝你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