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拘押人士揭警署防疫三大漏洞 迫換紙口罩 羈留室共用廁所 警員無戴口罩高談闊論

2020/4/2 — 13:20

武漢肺炎爆發至今,先後有三名警員確診感染武漢肺炎,逾百名警員需要接受隔離,警署有傳染病毒的可能。《立場新聞》接到讀者投訴,指因事被警員拘捕後被扣押在警署羈留室,期間發現最少 1/3 警員沒有戴口罩,而在羈留期間警員要求事主除掉自己原本的外科口罩,改為用一個「好像一張紙、得一層黃白色」的單薄口罩;更在在其他羈留室空置情況下,把新收押的被捕人士困在同一羈留室,增加傳播武漢肺炎風險。

提供資料的讀者美君(化名)指早前因為一些刑事案件而被捕,扣押在長沙灣警署,她指明事件屬私人糾紛,和政治表達或集會案件無關。她指自己被捕後,被鎖在一個「有鐵閘的房」,相信是警署內的羈留設施,期間可以「望住哂呢個部門的所有警察工作」。

被捕人士:羈留室四床一廁格

廣告

美君指留意到現場的警察,無論是工作或出入的警員,「起碼有三分一係無帶口罩」。她當晚未有被安排落口供,警方安排美君在一間四張床及一格踎厠廁所的羈留房。美君指她原本使用外科口罩,但進入羈留房前要除下口罩,「換一個好像一張紙、得一層黃白色的口罩」。

她指當時見每間羈留室「房外得一對鞋」,即每一間羈留房相信原本只安排一人扣押,而在她入房前「個三間的人已經走左」,她相信自己被通宵扣查時,只是得她一人須被羈押,「雖然口罩唔合規格,但都係得我一個,我都無乜所謂。」

廣告

不過其後警方再拘捕兩人,全安排二人和美君一起拘押,令美君大惑不解,「好過分,因為根本有房,同埋三唔識七,真係唔知會唔會有武漢肺炎的帶菌者係其一,口罩又咁薄,防唔到菌。」她指自己多個月來做足防禦措施,擔心因為拘押環境而被傳染。根據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在上月 30 日的記者會上指,共用廁所算是「一家人」,視為密切接觸者。

美君又特別指,最令她擔心是警察在係辦公室內高談闊論高聲談話,「傾閒計又坐得近,其實播毒機會好高。」基於保障她的個人私隠,她被羈押的日期、時間不會公開。

日前 8.31 太子站事件七個月,多名市民在旺角警署外被警方拘捕。據《蘋果日報》報道,當晚有被捕人士戴著兩個如紙般薄的口罩,「談話也差點令口罩濕透」。報道引述「反送中義務律師團隊」成員彭皓昕指,她當時在警署外透過區議員取得外科口罩,但遭警方以口罩有鋼線為由拒絕,在場律師須先除去口罩內的鋼線,才獲警員接納,供被捕者換上用料較厚的口罩。

義務律師:外科口罩要拆鐵線才可使用

她指過去有被捕人士的口罩,被警列為證物拍攝,但警方容許被捕人士使用外界提供的外科口罩。當晚是她首次聽聞警方不讓被捕人士使用外科口罩。彭皓昕認為武漢肺炎可透過飛沫傳播,被捕人士佩戴口罩既可保護他們自己,同時也保護到警員,批評警方處理完全不合情理。

報道又引述到場為被捕人士提供口罩的油尖旺區議員林兆彬指,當晚即將 50 個防疫包,共 250 個口罩送往旺角警署和紅磡警署。他批評警方對被捕人士安排「離譜」,會向油尖旺區議會提交文件,要求在區議會大會上跟進警署向被捕人士提供的口罩防疫規格問題,並敦促警方交代。

值得一提是,月初出獄的佔中三子之一陳健民,當天出獄時戴上獲懲教署派發的CSI 口罩。

陳健民出獄

陳健民出獄

《立場新聞》已向警務處提問,包括警署內有否強制要求所有警員佩戴口罩、警方對警署內的社交距離有否發出指引、警方向被拘押人士提供何類口罩,以及在現時疫情嚴峻期間,警方有否指引讓拘押人士不成為彼此的密切接觸者,拘押人士幾多人一房,是否只由官階為警署警長的值日官自行決定。

警方晚上回覆指,就三月三十一日晚上至昨日(四月一日)凌晨在太子一帶的拘捕行動,基於安全理由,當被捕人士被送達警署後,警方為被捕人士提供沒有金屬鐵線的口罩。而基於公共衞生考慮,警方為所有進出警署人士包括被捕人士量度體溫。如被捕人士有明顯的傳染病徵狀,或有理由相信被捕人士患有傳染病或曾與傳染病患者有接觸,該被捕人士會立即送到醫院接受治療;警方已提醒同事減少社交接觸,減低傳染風險,並留意自身健康狀況,如有任何不適,須立即呈報並求醫。

回覆沒有指明警員在警署內,必須佩戴口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