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一個跟香港的純愛故事

2020/5/26 — 18:52

我很早就被這個地方迷上了。

小時候住唐樓,不能出街的時光,除了看港產片和書,就是看街。那時窗外對出有一條好像永遠也起不好的天橋,日日望著工人在努力,我不記得原因是什麼,但卻記起當生突然生起一種強烈的念頭:「這個地方這樣可愛,如果一生不離開香港,我覺得是可以的。」現在回想,愛的感覺其實沒有道理可言,完全像是一見鐘情的觸動,但我到了今日還很記得這情景。

相對的,那個時空因為六四的關系,很多人決定要離開。情況有如今日,看著人決定要走,總覺得是打擊,如果朋友說要堅守,我又會安心了一下。小學時的我已經有叫人不要走的習慣,但我知道這主張是無力,因為我經歷過。但我經驗過的是,很多人結果都還是會走回來。香港這地方實在很奇怪,但其實人人都心裡知道她有什麼好。

廣告

我去過很多地方,結論是沒有一個地方如香港般讓我自在,每次出走回來總是要立即喝港式奶茶才能有差電的感覺。語言也是一個問題,廣東話是我最能表達自己的語言,如果我在他方能有自由,卻無法百分百表達自己,那有何用?

還有這裡的人,我常說香港人是傲嬌。平日裝作冷漠市賄、金錢至上,一有事就會出來團結一起,守望相助地堅守自己的城市。隱世的義人很多,單單是疫症的互相自救,就已經超越了世界的所有公民力量。

廣告

國安法出場以來這幾日,我開始胃痛。過去香港的衰敗不是沒有體驗過,但這次很徹底,有引刀一快之感,也像是嚴重失戀。我常常不明白的是,這樣好的地方,住著很好很善良很勤奮的人們,為何竟然有人願意出賣她,恨心把香港弄成這樣的田地?一想到這裡就很難過。

有些朋友很多年前就開始問我是否應準備移民,移民這問題不是沒有考慮過。但我問自己人生的意義為何,如果只求開心,那確是應離開,好好讓自己休息一下。但人生的意義有很多種,我只求盡力成長,變成更好的自己。而奇怪地,這個不斷變壞的地方,這個常常讓我傷心落淚的地方,郤一直磨練我成長。對我來說,這是香港回應給我的愛,這樣也不錯。

境無好壞,一切苦也可以轉為道用。對我來說香港是最壞的地方,也是最好的地方。

友人周思中說的一筆相當好:「唔打算在別的地方尋找希望。」,希望的存在是因為還有想著力的地方。如果一切歲月靜好,那希望的意義也不會存在。我也不敢說對香港這愛情是否會變,但以目前的情況,我希望能保持有用之驅,多喝水坐直早訓,陪著這地方變。這是沒有道理可言的事,但愛情本來就是沒有道理吧。

最後想貼梅艷芳的〈笑看風雲變〉

誰能跳過無形界線
規則法理充斥世界千萬年
誰能賜我無窮勸勉
將我路線一生志向改變
從來無後悔 現實我改變
休說蒼天註定
堅決跨過目前
命運那許虧欠
沿途如有你伴在我身邊
蒼天戲法縱使騙人總膚淺
沿途如有你以真心相見
迎面暴雨縱使不倖免
亦笑著置身長路看風雲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