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許冠傑如何「光復香港」

2020/4/13 — 15:00

2020許冠傑同舟共濟Online Concert 截圖

2020許冠傑同舟共濟Online Concert 截圖

【文:張志偉】

聽阿 Sam 演唱會,可以點反應?(寫這篇文時,我正在聽 My Little Airport…)

第一,你可以用某個版本的「光復香港」批判(羅冠聰文章大意,以下我再加一些同路線的可能批評):哇!成個演唱會背後都係上輩5、6、70歲嘅人搞出嚟,已經有很強「廢老」及「建制」原罪味道,仲要可以 TVB 同大陸播放。因全球播放技術問題、又或者搞手潛意識從中作梗,結果用咗維港背景,就係cliché。如果去西營盤舊樓附近搞可能好啲。不過去到尾「歌神」Sam 最大問題,係其歌詞只能反映 baby boomer 淺薄的香港人意識。

廣告

不過音樂 ≠ 理論論述,其意義生產較多元化。去到極端係,你帶幾多嘢入去,就會睇到幾多嘢。

我唔知道百幾萬人每一個人睇咗乜。但我好肯定林鄭同羅冠聰睇嗰個,同我睇嘅好唔同。

廣告

以下係我聽阿 Sam 演唱會嘅感覺同閱讀。

第一,係好個人感覺。基本上我係乜嘢曲風都有興趣。我大學時代只會聽獨立搖滾,但之後越聽越多,到而家我係電子的士高爵士搖滾民謠鄉謠藍調受難曲粵劇都好鍾意聽。有時覺得,你越能愛上不同類型音樂,相當程度上反映你感情有幾豐富。

更重要係下面。

第二,如果你一定要用政治效果去講。我覺得,我尋日聽完阿 Sam 之後,更加覺得應該「光復香港」

我聽阿Sam 好耐了。尋日再聽,已經不大着重歌詞係咪「不合時宜」。阿 Sam 對我來說,最重要是代表咗當年文化工業,仲有一班鍾意音樂嘅人,俾阿 Sam 冒呢個險,走咗去唱廣東歌,令到廣東搖滾,在當年英文歌、國語歌同小調當道時爆發出來。好多音樂人如泰迪羅賓回憶,當年好多歌手唔敢唱廣東歌,因為怕「唔見得人」。而當日阿 Sam 同眾樂手做音樂嘅時候,亦好講即興錄音室表現,呢啲喺阿 Sam 早期嘅幾隻碟完全做到(關於這部份可參考吳俊雄《此時此處-許冠傑 》)。當然去到尋日的演唱會,這些未能加以發揮。

許冠傑歌詞嘅意識形態上其實是混雜不純。激進冇佢份(當年講最激,只有地下的《黑鳥》樂隊)。你話全保守,又唔係。《傀儡》在只講經濟的七十年代鬧人「求名利一世做工具」;純粹諷刺時弊,如《加價熱潮》及《制水歌》都有。我曾在私人機構工作,卡拉OK 聚會在高層面前唱《半斤八両》,個個高層面都黑埋;《半斤八両》係有反叛意識,Beyond 重唱,更反叛了(當然今日是唱《邊一個發明了返工》)。但其實如果撇開歌詞意識不談,當時嘅填詞人玩廣東字亦好勁(有興趣可參考朱耀偉及黃志華多年深耕細作的廣東歌詞評論作品)。坦白講,今日好多二次創作其實唔及呢個水準,雖然呢啲二創意識形態應該「啱晒」。但「技術未能將其意識發揮」,其實都係一件幾大鑊嘅事。

印象中阿 Sam 嘅廣東歌《鐵塔淩雲》相當程度是第一個唱出「香港是我家」的歌手。無論你話之後的《獅子山下》(原唱羅文,唱《激光中》那位)幾老土都好,阿Sam和《獅子山下》都係七至九十年代催生及加強上一代本土意識嘅里程碑(之後被政府抽水係第二件事)。「光復香港」要去獅子山做人鏈同民主女神,係renew而唔單單係uproot 這個 symbol。許冠傑嘅演唱會最尾用咗《滄海一聲笑》中的「滔滔兩岸潮」,如果你研究一下黃霑電影音樂,就知道這隻歌的「兩岸」寄語(可參巧余少華的《樂在顛錯中》,或google霑霧叔自己的錄像解說)。黃霑一生創作寫下很多紮根香港的歌詞(最新介紹可看梁啟智的《香港第一課》),可恨黃霑在世的時候未能見到「光復香港」。不過他死黨倪匡仍非常激進。

總結下我聽許冠傑演唱會聽到乜。

第一,在現今時空聽阿 Sam,可以係純粹聽某一個時代音樂的一種樂趣。我昨天不只聽阿 Sam,也私下聽了六十年代大玩中曲西詞的潘迪華。他們及各時代的音樂,能把我teleport到不同時空的音樂情感結構。

第二,我其實仲聽到「光復香港」。阿 Sam 的演唱,令我再一次透過音樂,回憶香港曾經可以在很 commercial 的音樂圈,還有主流大公司玩創意的那個歲月。是的,那個光輝時候不復返;但那個光輝歲月,能警醒我香港人其實係「好得的」。這亦是為什麼每一次看到老中青的香港文化工作者未能完全發揮到自己,感到氣憤。聽舊歌,目光是可以向前望的,可以叫我(們)更有決心「光復香港」。還我創作自由的香港。

第三,我都仲係聽到「光復香港」。許冠傑的廣東歌,是一個很好的時代紀錄。同樣,My Little Airport 的廣東歌用詞不一樣,也是非常好的時代記錄。我兩星期前在 YouTube 聽了 My Little Airport 的 concert,昨天聽許冠傑,我看到的是,本土意識經過幾十年,還有人不止守住、還有更新、upgrade 本土意識。這個故仔(叫本土,自決、自主意識也好)應加入更多朋友,有新有舊,本身已經振奮人心

「光復香港」的音樂光譜不應只有當下的「二創作品」或個別活躍人士。

如果「光復香港」是幾代人的事,容我說一句,新一代的運動朋友,可以以更開放的角度認識香港普及文化的發展史。如果新社運的手足,認為要說服及串連上兩三代人(當然你有自由唔咁做),需明白這兩、三代的人,心中還有不少印上那個本土意識剛剛誕生或興盛時的情感結構。廣泛的「光復香港」是要串連及 “upgrade” 幾代人的意識,而不是要否定幾代人的香港文革式運動。我自己會由睇粵語長片、聽到許冠傑、再睇哂全部 Super Hero 系列(其物被大量挪用於反送中文宣),係因為我不想局促在僅僅自己的時代成長經驗;「光復香港」如果是屬於大家,有興趣的朋友應該要認識幾代人的歷史及經驗,從中看看各代普及文化有什麼養分,可串連為一個更堅實的「光復香港」故事

同樣道理,第二、三代香港人,聽許冠傑之餘,可以認真聽聽 MLA、HOCC、Low Mays 甚至「被時代選中」的《數碼暴龍》主題曲。拙文《香港反送中文宣的日本動漫元素》係這樣一個嘗試。

「光復香港」,幾代人都可以搞搞串連的。

Ps: 就算我好唔喜歡陳奕迅的「變身」,他的歌要客觀研究我是無可反對。只是不想聽他的演唱會。但許冠傑還沒有變身。有那一天再說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