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政策.正察》YouTube 影片截圖)

評「啱 Channel」老闆的共富言論 — 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六十六)

YouTube 頻道「啱 Channel」老闆、經濟學者徐家健日前在《信報》撰文分析,芝加哥學派元老佛利民原則上支持「第三次分配」— 關於其定義,徐老闆引用北京大學教授厲以寧的說法:「個人出於自願,在習慣與道德的影響下把可支配收入的一部分或大部分捐贈出去。」但「自願」的由來及成分,徐老闆未見解釋。要知道基督教文化和中國傳統觀念有很大出入,西方社會的捐獻文化有宗教因素 — 佛利民倒認為不少公司參與慈善,是為了購買政治影響力 —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駱駝穿過針孔,比富人進天國還容易」吧。

相反,中國人重視傳宗接代,遺產由子女繼承,在哲學意義上,乃以另一種形式跨越死亡,延續自己有限的生命。受這種死亡觀影響,仍自願把(大部分)財產捐出,靠的是徐老闆口中的「溫柔之手」。但一向認為政府出手愈幫愈忙的佛利民,真的會認同「溫柔之手」?這其實要更多證據。

國師主導下,香港錯失及早補救的時機

放眼香港,與其用心良苦地超譯,推論出「第三次分配原則上可以是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皆支持的自願慈善」,倒不如先弄清事實。過去多年,佛利民經常被王于漸、雷鼎鳴等芝加哥學派經濟學者,以至商界和財演等輿論領袖搬出來,作為最高權威,替其推銷的簡單低稅制、去規管化及公產私有化等政策背書。金融海融後,美國經濟學界(例如 Joseph Stiglitz)對新古典學派有深刻的批判,反觀香港,王于漸和雷鼎鳴仍繼續鼓吹以佛利民為首的經濟學說。每當社會有人要求抽富豪稅、暴利稅,從「第二次分配」入手改善香港的貧富懸殊問題,佛利民的代言人便警告,搞財富再分配會導致撤資(諷刺是,近日商界表示,內地共同富裕方針不影響財富管理業務),嚴重打擊經濟云云。他們認為,不應該劫富 — 以稅收從富裕階層手上抽走更多的錢 — 濟貧,而應該讓有錢人自願捐獻(即今天所講的「第三次分配」)。

但看過大地主所謂捐地有幾機關算盡看過當年叫商界參與的工資保障運動有幾失敗,所謂自願行善,只不過是主流經濟學者用來轉移公眾視線的說法,藉此抵消社會要求增加第二次分配力度的聲音。情況正如負所得稅一樣,只有在反對最低工資時,他們才會提出來,但從來無認真推動落實這種由佛利民倡議的扶貧政策(可參考趙耀華教授的〈寫在最低工資立法前夕〉)。

不能迷信學術巨擘的意見

佛利民的學術地位和貢獻,毋用置疑。但在經濟學界舉足輕重是一回事(據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曾國平所講,今天經濟學本科生在課堂上是不會聽到佛利民其人其事),他的理論被挪用到現實世界時,有沒有水土不服,有沒有被人超譯或扭曲以服務富裕階層,那又是另一回事。佛利民大力鼓吹新古典模式,聲稱市場有自我糾正的功能,本來就不是自然科學的定律,放諸四海而皆準。英國劍橋大學一項環球研究指,現今年輕人對民主政體的不滿程度乃一百年以來最高,主要原因便是財富不均。以美國為例,約佔全國人口四分一的千禧世代,僅擁有全國財富 3%,嬰兒潮世代在 24 歲至 39 歲期間,卻擁有全國財富 21%。而在 1980 年左右,列根和戴卓爾夫人先後上台,以佛利民為膜拜對象的新自由主義思潮便開始主導世界。

這場新自由主義革命始自 1975 年,佛利民協助當時智利的獨裁者開放市場,削減政府開支,私有化國企,放鬆金融監管等,以處理超高通脹問題,但造成極嚴重的失業、食物供應短缺和企業破產。去年 10 月,智利舉行修憲公投,有 78% 的選民投票支持修憲,在 1980 年由軍事獨裁者皮諾切特制定的憲法 — 規定智利要奉行「大市場、小政府」的發展方針終於要廢除。支持修憲的人都認為該憲法是智利嚴重貧富懸殊的根源 — 智利四分之一的國家總收入由 1% 的富人擁有。值得留意的是,佛利民在宣揚自己一套經濟主張時,不會以智利,而是以香港作為模範,他甚至曾粉墨登場拍片宣揚香港的美好。香港過去幾十年發展成現代化都市,「自由市場」當然有其功勞,但在佛利民的緊箍咒下 — 最經典是 06 年,他一聽到港府要放棄積極不干預政策,馬上大力批評 — 市場的自由被大財團壟斷和濫用,結果造成駭人聽聞的貧富懸殊局面。

諾獎得主 Paul Krugman 在 2007 年一篇題為〈Who was Milton Friedman?〉的文章中,肯定佛利民的貢獻,同時也批評他所鼓吹的絕對放任主義(Laissez-faire absolutism)使不少地方的人活得更艱難。作為佛利民口中的自由巿場典範 — 香港,便正正充斥深層次問題,在「全球十大不快樂國家或地區」中排名第七。難怪自言是佛利民崇拜者、本港知名政論家林行止先生,在封筆前不久都這樣建議

「有人會說,加徵直接稅項和提高稅率,有錢人會走清光,結果得不償失。這當然有其道理,而且這種說法過去數十年不知重複了多少次,港人早已銘記於心;然而,回心一想,有錢人會因為一點新稅而離開此地嗎?如果香港仍有商家認同、放心的法治和私有產權一如舊貫般受尊重,加點稅算是什麼!」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