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評論明愛處理遺失 USB 事件的表現

2020/11/5 — 15:29

Photo by Sara Kurfeß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9Eid2zc_Veo

Photo by Sara Kurfeß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9Eid2zc_Veo

明愛某一服務單位 9 月遺失 USB,當中載有 121 名理大學生情緒支援求助人個人資料及對話內容 。事件本質是個別同工涉未能妥善處理服務對象的私隱資料,但大眾焦點已放在明愛作為本地一間最大規模的 NGOs 處理事件的手法。

採取非割𥱊式的做法

明愛並沒有將責任諉過在一位同工身上。若它在事後馬上用疏於職守之理由解僱涉事同工,更繼而主動以報案者或投訴人的角色向警方和社工註冊局求助,或許可將事件和它的責任淡化;但明愛一直與同工共同面對外界的質詢和指責,以工會的角度,這起碼是一種正面和負責任的做法。

廣告

叫人報警,即叫人失笑和忿怒

明愛在事件曝光後,在向晴軒 FACBOOK 公開表示歉意。可惜在聲明之中,有這一句:「我們明白資料可能會有機會被盗用,因此現階段我們應減低被盗用而帶來的損失,若同學懷疑資料被盗用,請立刻報警處理」。其實,USB 遺失事件時有發生,但今趟之所以令人高度關注,是因為理大求助者或涉敏感資料,理大事件中的理大學生或在場人士,可能已成為警方的目標人物,若反叫求助者向警方求助,著實是非常諷刺的。

廣告

事件反映負責處理 USB 遺失事件的明愛職員,未免對理大事件的理解不足,甚至對受影響人士的處境,缺乏基本的同理心。要掌握和了解求助人的情緒,若有看過《理大圍城》這齣紀錄片,就會明白;只是,明愛負責人若純粹行政主導,不去虛心了解求助人的處境,就容易得出「請立刻報警處理」的論調了。

未見致力溝通和解

前理大校董、現任‪尖旺區‬議員李傲然,多番公開批評明愛處理手法;但似乎明愛仍未有正式派員與李議員會面。是因為李只是區區一名區議員?是因為李並非涉事求助人之一?據知有 21 名受影響學生向李議員求助,李對事主的憂慮和要求是有一定的掌握,並主動向明愛提出質詢,明愛理應適時回應;可惜,明愛有如民政事務署般,冷待區議員,這絕非上策。單獨地看,此舉友善不足,謙遜欠奉;整體上,予人迴避隱瞞之感。請留意,「致力溝通和解」正是明愛其中一項使命。

結語

若你認為明愛是一個行政主導的機構,或是與民政事務署類同的部門,它已逐一通知 121 位受影響人士,或未至失敗;但若以受影響理大學生的角度來看,以現時社會大眾期望為基礎,明愛表現合格與否,相信已有公論了。

天主教聖經有道:人點燈,並不是放在斗底下,而是放在燈台上,照耀屋中所有的人。願相關決策人士依此真道處理事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