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評《民主國家如何死亡》

2020/3/18 — 14:23

李維茨基和齊布拉特寫《民主國家如何死》(How Democracies Die)一書,書的主旨是討論美國的民主制度。

他們提出了獨裁行為的四個關鍵指標:

一.  拒絕接受(或不在乎)民主遊戲規則;

廣告

二.  否定政治對手的正當性;

三.  容許或鼓勵暴力;

廣告

四.  願意剝奪對手,包括媒體的公民自由。

這定義對經歷過「反送中運動」的港人來說,似曾相識。

作者指美國早期的一些政客,如林白,以極右的煽情手段贏得很高的民望,一些人如阿拉巴馬州長喬治.華勒斯以「人民的意志,可以廢除憲法」的民粹訊息,在民調上得到四成的美國人支持,甚至有機會在民主黨的總統初選中勝出。

作者認為黨內大佬的閉門會議阻止這些極端政治力量問鼎總統寳座的威脅。可是這種守門功能隨著時日越來越弱,當中例子就是特朗普。作者認為特朗普的言論符合了上述的獨裁者的四項指標,共和黨的元老們在總統初選時曾表示憂慮。在過往歷史、兩黨元老在面對十分嚴峻的情況下,曾經放下政黨利益,甚至讓對手勝出。作者將問題歸究於政黨元老的「集體怠忽」。他們誤以為選出來的特朗普可以受控制。

作者進一步研究一些較落後地區的民主如何被顛覆,例如秘魯的藤森、阿根廷的貝隆。作者指出民主可以在合法的外衣下被蠶食,例如修改憲法、重劃選區、改變選舉規則、收買名嘴等等。

作者持別重視美國民主制度之所以能夠運作的兩項不成文規則 ── 互相容忍和制度性自制。互相容忍是指,假如對手照憲法規則走,大家應接受他們的正當性。互相容忍不是在所有民主國家與生俱來的,例如 1931 年的西班牙,特別是左派經選舉選上總統時,暴力的軍事政變往往將當選人視作叛國者。

制度性自制是「耐心的自我控制」和「保留不行使合法權利的行為」,或中國人所說的留有餘地,不要在得勢時令對手不願意參加這場遊戲。例如在英國,挑選英國首相是「王室特權事務」,但國王從來不運用這權力,至今英國還沒有成文憲法規範國王的自願遵守。

這本書很有啟發生,但它有幾個本質性的問題:其一是美國與南美等地的社會基礎相差太多,不能以它們的「民主顛覆」與美國相提並論;其二是書本的主要目的是反特朗普而寫的,這對民主的一般論述並不公允,有可能犯上了為目的而顛倒論述之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