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21/4/10 - 10:08

說了再見約定再見就會再見

去年開始,不少同事相繼辭職,都是因為計劃離港。朋友之間閒談,也免不了觸及去留;聽說這個夏天,將是別離的高峰,為的是孩子暑期後開學。臉書彈出一個攝影師的廣告:「最近好多 family 搵我影相,都希望喺相片裏面記錄低香港最值得佢哋紀念嘅地方…」並附有幾張客人一家四口有大有細在中上環街頭留影的樣辦相。

在這樣的背景下,儘管入場前已知道,定名 Ciao 的 RubberBand 演唱會以散聚為題,但即使做足心理準備,仍然被殺個措手不及。自問喊點不特別低的我一晚之內幾度淚水決堤,癲婆一樣一面扯蝦一面跟唱。

未到中場,《漫長》一起歌已嚟料,但要命的是之後的《睜開眼》。轉眼那已是九年前的歌,2012 年 RB 在反國教集會唱過,「蒙住兩眼,迷信煙花未散…」。我記得《蘋果》當年出過一張海報,相中交叉雙手(反國教手勢)的模特兒同事用紅布蒙住雙眼。那時學民思潮還未解散,黃之鋒還是 15 歲的中學生。

廣告

「無懼睜開眼…」唱的原本是有關覺醒,但來到 2021,當光柱把舞台變成囚籠,籠中四子猶在唱:「…尚在夏季那夜燭光照樣/寧願抽身搬家飛到遠方避世嗎/回望那獅子山/還是會牽掛…」如此時空,這歌彷彿換了另一重意義。

6 號在台上說:「呢首歌已經越嚟越難唱落去,但只要仲有機會,我哋都會一直唱畀大家聽。」無法閉眼假裝歲月靜好,不如睜眼直視世道現實,無論如何惡劣艱難,仍然選擇堅持下去;就算台上的人陸續離開,只餘下我們幾人。這是 2021 年 RB 給香港人的啟示,換個老套的說法:勇氣不是無懼,勇氣是當你認定世上有些東西值得你一生追求,那即使恐懼,仍然堅持。

我是聽頭場的,不少觀眾亮起手機燈光。據說 6 號其後的場次呼籲觀眾關燈,以免破壞漆黑中籠牢及曲終光明重臨囚籠消失的舞台效果。事後想,或許錯有錯着,這光不就如送車師的手機燈光一樣,籠內人看來就是一顆顆十二芒星(何桂藍語)。留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

準備遠走的朋友說,看完演唱會「未離家,已鄉愁」。對呀,聽到「我哋係嚟自香港嘅 Rubberband」想哭,聽到「送畀香港呢片土地」會哭,到阿偉說「年輕人冇得選擇好慘。香港小朋友、年輕人加油!」又哭。

到 RB 第一次公開唱的《Ciao》,大鑊。

「… 時代拆散
才道別那樣難

直到你我不給分隔
在剎那相擁 髮早白
上次那未完堂課
餘下半段副歌
後續年輕的詩 可不可
再見不要計時間
活着去抵抗 世界荒誕

說了再見 約定再見
就會再見」

我聽見後面有人大叫:「煲底見。」我應該不是哭到幻聽吧。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