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殺死愛妻號伯伯?

2020/7/31 — 16:31

港泰護老中心(資料圖片)

港泰護老中心(資料圖片)

與最愛的人走到生命盡頭是幸福的,一個 88 歲的老伯伯原本也有這種難得的福氣,但他的人生被迫提早完結。可憐他同樣受疫病侵害的老伴,若最終能戰勝病魔,康復過來,卻發現自己的守護天使為了陪她而中招,繼而病發,比她更早撐不住而過世,她會有多痛苦,多難過,多痛恨自己(間接)害死丈夫 — 一個連致命病毒也阻擋不了思念,要冒險天天跑到老人院見她一面的情癡?

夫妻年紀已不少,原本也相聚不了很多年,但至少還有一段最後的美好時光,但這僅有的幸福和快樂,卻被表面是天災的人禍無情地扼殺、剝奪。他們究竟做錯了甚麼?

病毒學權威裴偉士接受傳媒訪問時指,第三波疫情的病毒與五、六月時的本地群組不同,顯示病毒由不同人士從外地帶入香港。現時全港各區病毒都是同一源頭,包括慈雲山港泰護老中心的群組,即那個老婆婆入住的院舍。

廣告

換言之,若政府當初做好把關工作,沒隨便豁免檢疫特定人士,在瀝源邨群組爆發過後,香港社區維持零本地個案的勢頭,絕非妄想。那麼,老婆婆便不會中招,亦不會連累其丈夫,一對平凡的老夫妻還可共渡多幾年餘生。人總是要死的,相愛的人走在一起都注定要分開,但中間的長短和生活的好壞,始終有分別。一個正常少少的政府,都應該明白這點,設法令人民活得有尊嚴一點,距離牲畜的狀態越遠越好。

邵家臻今天(31 日)在報章撰文,揭示一個更殘忍的現實。像愛妻號伯伯這種苦主,像港泰那種院舍出現大爆發,原來有遠因:院舍地方狹窄,人手短缺,在於政府長久以來,以私營企業的利益為先,變相縱容不人道的院舍環境普遍存在。勞福局局長羅致光就一直大力推動私營部門和輸入外勞來處理這問題,根本連治標也談不上。

廣告

筆者曾跟做硏究的朋友走訪不少私人院舍,發覺相當多牟利至上的經營者,視長者如牲畜般看待,環境擠迫而惡劣,最重要的是,體弱多病的長者是不會投訴的,只能任人魚肉。這些人間的苦痛不會反映在經濟學者口中的效益上。主流經濟學者口中的消費者會替自己爭取最大利益,靠市場的力量便能自動調節供求,為人民帶來福祉。這說法只會為政府疏於照顧長者提供藉口。羅致光之流,在這些商界御用學者的加持下,更加有理由推動院舍買位計劃,把政府的責任外判給唯利是圖的商家,製造更多悲劇。

那麼,令愛妻號伯伯遭逢不幸的罪魅禍首是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