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紅嬋,央視訪問截圖

談論全紅嬋的故事 你可有被他們改變了?

某議員頌揚跳水金牌全紅嬋讚人熱淚的故事,認為香港年輕人應該以她為榜樣。但知道她的故事的人,大概都不想走這條路。為了救媽媽,要每天不斷爬上高台跳水,放棄生活中的一切,連媽媽所患疾病也不懂得讀;而一旦沒拿到獎牌,媽媽仍是沒救。這樣的生活令人覺得可憐。

但該評論者不會循這個角度去想。因為他們這一類人的出發點,是想方設法歌頌祖國的偉大,有時則順帶貶抑香港或台灣;我們的想法不同,因為我們思考時,不是出於這種政治,而是基於同理心。也許這是最大的分歧。

這次奧運也給我深刻的感受,就是自己會想生活在一個更有同理心的地方,並為此感到慶幸。一個沒有同理心的氛圍,實在令人無法久待。留下來的人,想改變這一切,但事實上最多也只能圍爐地相濡以沫,因為你不能改變他們。

可是,逐漸下來,這種相濡以沫甚至不能公開地做,只能私下去做,因為你不知道展現同理心,會否為你帶來後果。當你對一篇 FB 文章要否去 Like 或 Share,以及當你對自己是否要留言或寫帖感到遲疑,甚至決定不做,其實你不單沒有能夠改變他們,你甚至已被他們改變,你的同理心也在不自覺中明顯退化了。

誠然,這是做人的可悲。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