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Mufid Majnun @ Unsplash

請不要妄呼主的名字反對疫苖

【文:hevangel】

最近一個認識的人「不幸」感染 Covid 離世了,談不上是很熟絡的朋友,只是相熟朋友身在美國的表哥。他因為宗教原因拒絕接種疫苗,然後正如很多 Covid 患者一樣,祈禱無法戰勝病毒。聽著他在醫院中病情一天一天惡化,我為他遺下的妻子和兩個年幼兒年感到心痛。而然我在心中某個邪惡的聲音,卻幸災樂禍地說著:「唔信疫苗抵佢死,達爾文主義淘汰蠢人」。昨天我剛剛發現,另一個相熟的朋友,同樣因為宗教原因,拒絕接種疫苗,他女兒可是我結婚時的花女。我很為他擔心,不希望他有同樣遭遇。而讓我感到憤怒的,是那些妄呼主的名字去反對疫苖的宗教領袖,花言巧語誤導信眾,反科學反主流宗教道德倫理,令其他基督徒蒙受污名。

反對疫苗的人,最喜歡說疫苖沒有效用。中國製的疫苖有沒有用我不敢說,但以加拿大卑詩省最新 Covid 感染入院數字來看,西方研發的 Moderna 和 Pfizer(即香港 BioNTech)疫苗,明顯能有效防止需要入院的嚴重病情。而在三十歲至八十歲的群組中,更加能大幅降低死亡率十一倍。加拿大疫苗接種率高達 80%,非醫學原因不接種疫苗,無疑是增加自己的死亡風險,亦加重整個醫療系統的負擔。加拿大阿伯達省更因為 Covid 患者佔用大量 ICU 床位,導致醫療系統接近崩潰邊沿,影響其他非 Covid 病者的健康。在美國甚至有患癌症的小朋友,醫院因 Covid 人滿為患無法入院。讓人不禁想把自己找死不打疫苗的 Covid 患者踢出醫院,把病床空出來給可憐的癌症小朋友。

若果反對疫苗只是因為不相信疫苗有效的事實,或者認為接種疫苖不安全會死人,問題還不算很嚴重,這只是他們的無知。隨著越來越來醫學數據,證明疫苗的效用和安全性,他們無知的堅持自然會不攻自破。可是以宗教理由去反對疫苗的人,因為他們認為接種疫苗不乎合神的心意,或者疫苗的製造過程中使用幹細胞不乎合道德,就算他們明知疫苗有效和安全,仍然會堅持他們自以為神聖的選擇。甚至不幸患上 Covid,亦會以殉道的心情去迎接死亡。在宗教上不理性的人,是無法用道理去說服他們的。

其他宗教反對疫苗的理由我不熟識,我不便多作評論。但我身為一個基督徒,若果有人說聖經說不可接種疫苖,我有責任站出來澄清那些反疫苗人士曲解聖經,是被魔鬼迷惑了在宣揚假福音。這篇文章的讀者大部份對神學沒有興趣,我亦不在此深入以神學理論,去技術性擊倒反疫苗者的歪理,以免悶死讀者。容許我在這神學問題上訢諸權威,教宗無疑是聖經的權威,他鼓勵天主教徒接種疫苖,並清楚明確地講明疫苖與聖經沒有衝突。其他各大基督教派,如聖公會、循道會、路德會、浸信會、希臘東正教,甚至被一般基督教視為異端的摩門教,都支持教友接種疫苖。由此可見,反對疫苗不單止沒有科學根據,亦沒有聖經根據。

至於有教徒因為疫苗使用來自七十年代墮胎的幹細胞來作安全測試,以反對墮胎的道德理由不肯接種疫苖。我無意在此討論墮胎是否合乎道德,我只是想指出除了疫苗外,我們接觸的很多一般西藥,如頭痛藥 Tylenol、Advil、胃藥 Tums、敏感藥 Benadryl、Claritin,也是使用相同的幹細胞去作安全測試。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人用道德理由去反對使用那些西藥。只反對疫苗卻不反對那些西藥,很明顯是雙重標準。若果你的良知告訴你不打疫苗,亦堅持不使用有相同問題的大部份西藥,我實在想不到任何方法去說服你,只能祝你好運不要生病。

最後我想說,若果你是因為懷疑疫苗的效用或安全性,選擇不去接種疫苗。那請你不要濫用宗教理由,作為去拒絕接種疫苗的藉口。你這貪圖一時方便的自私行為,是身為基督徒身份非常壞的見證,讓一般人誤以為基督徒反科學反理性,妨礙其他對疫苗沒有偏見的基督徒的福傳工作,這是不蒙神喜悅的行為啊。

 

作者自我簡介:曾想過主修哲學但怕餓死,只好工餘回大學兼讀哲學課,大概夠學分拿個哲學副修學位。

原刊於作者網誌《哲子戲》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