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0/12/13 - 11:06

講講 metropolitan、city、urban

我想找數,講講「都會」和 "Metropolitan" 這組字。不想太長篇大論,所以只是快講幾個問題,雖然以下的長度和內容,夠做票房毒藥了。

首先,可能讓大家失望的答案是,如果不從學術和專業角度看,從日常生活的用法來講,metropolitan、city、urban 這三組字,可以是完全相通,意思一致的。

它們的的中文翻譯,也難以區分開來,近年有人會大概作這樣的處理:metropolis/metropolitan 就叫「大都會」或「都會」,city 就叫「城市」,而 urban 就叫「都市」,但實際上,在中文語境,也沒什麼人會認真區分它們的。

廣告

好了,那在什麼情況下,它們會有不同意思?

在談這問題前,先談用在大學名稱時的情況。Metropolitan University 和 City University,在世上許多城市都有,在這名稱之中,加上地名就是了,有些城市會同時有  metropolitan 和 city university,例如倫敦就兩間都有。

我們可以說,到了現在,好多時無論叫 city 定叫 metropolitan,都是名字一個,它們曾經有的獨特性被淡化了。這裡所講的獨特性,是指在 20 世紀後半,曾經有不少 'urban university' 被創立,是為了跟所謂「傳統大學」分工的。

好些歐美 metropolitan university 和 city university,成立時都有種使命,是想比一般大學更貼近社會,將高等教育的資源,投放在更實用的、較快速地改變現實的研究和教育中,學生的背景也更多元化,不只是高材生,更多是勞動階層。

有時也因為它們的校園就在城市中心,也突顯了它們的不同。因為不少舊日成立的傳統大學,都在郊區,地理上「傳統大學」會間接給人比較跟「現實社會」區隔的感覺,而 city 和 metropolitan 就給人「入世」之感。

但近年全世界的大學都在急劇變化,許多 metropolitan university 和 city university 也變得愈來愈像「一般大學」。不少「傳統大學」和「精英大學」,則開始變得相對務實了,兩者的差異於是收窄了一點,可以說,現在單從名字而言,未必可盡知一所大學在不同問題上的取向。

好了,講完大學後,講講 metropolitan、urban、city 三組字的用法。

上面說了,日常用法中,它們已無大分別,但在城市研究、學術和規劃討論中,還有些人會分開它們,甚至會有些學理爭辯,在此我只簡單疏理一下。

不少朋友也提到,metropolis 和 metropolitan,通常被想像為「大」,總之比較大的城市,就好像適合被叫作 metropolis 和「大都會」似的。

當然,這是其中一種用法,但到了今天什麼是「大都會」的定義已徹底改變,從前也許 100 萬人口就可叫 metropolis,但今天也許就不同了,所以用法還是很 random。

反而,在不少地方的政策和規劃操作上,metropolitan 會意指「城市核心範圍連同它週邊比較低密度的地帶和其 hinterland」... 這較大的範圍,有種 'greater city' 的意思,在這用法上,有些人會叫圍著一座城市核心地帶的廣闊範圍,叫 metropolitan area。

這跟二十世紀後期城市發展的形態很有關係,好些城市的「邊緣」越推越遠,不知在多遠才 cut off,在行政操作上,有時為了指這種較大型的「城市及其週邊聚居地」,就用上了 metropolitan area 這個字。但 metropolis,仍然是泛指不同人心目中較大的城市,而有些學者在談 metropolitan culture 時,用法就更多指向全球大城市共有的特質。

City 一字就相對簡單,歷史悠久,到了現在,總之不是鄉村的地方,就往往被模糊地叫作 city 了。你可能會驚訝,其實怎樣才叫作 city,並沒絕對嚴謹、全球通行的定義的。

雖然聯合國和 OECD 也會有些關於人類聚居地 (settlement) 大小和密度的定義,但這些數字無法有效地完全講到 city 是什麼,反而普羅大眾會覺得心領神會,總之好像人人都「feel 到」什麼不是城市,什麼地方「一feel就知是城市」。可以說,城市研究有時就是在研究,到底在數字之外,「什麼是城市」這個問題。

最後講講 urban 這個字。近年多了城市研究的學者,用 urban 來指向一種很宏大的、全球性的,意識和生活的大轉型,簡單而言,他們會說,即使不在城市中生活的人,也在感受 urban process 的衝擊。可以說,這派學者比較視「城市化」和「城市生活」的影響,不局限在空間中,而是無遠無遠弗屆的,他們會提到我們的世界在經歷「全面都市化」,用法就像「全球化」之類的社會進程,是你躲到哪兒都避不了的。

這種有關urban的用法,可說是不再局限在 city 和 metropolis 中,而是嘗試描述一種人類生活的新型態,是活在「非城市」的人,也會全面承受的。當然,也有人會挑戰這種用urban一字的方法,會說那進程既然脫離了空間的尺度,為何不索性就叫「現代化」、「工業化」等...這類問題的討論極繁多,在此不詳談了。

講到最後,其實地球上絕大部份人都開始將 metropolitan、city、urban 的意思視作一樣了,用它們來模糊地指向一切有關「城市」的東西。城市研究和社會科學中,有時對這些字詞的區分和討論,背後也不只是定義和用字的問題,而其實是有些學者想通過不同的用字,去疏理「城市化」和「城市現象」中,不同 layers 和不同面向的問題,所以這些用法,也時時會出現大重組,它們的關係過一陣子就會被重新界定過。

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