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惕「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

2020/3/10 — 17:14

【文:辛雋霖 @ 教育工作關注組】

欄友「小記者」以〈陰影〉潮文偏鋒筆法「挑機」,以他與同工朋友互吐苦水後的經歷為藍本,提醒運用科技協助教學時須小心伴隨而來的反效果,希望在這段期間忙亂不堪的同工應對社會各方期望時停一停,反思「停課不停學」所為何事。

有志於倡導電子學習的同工認為他居心叵測,於是認真逐點反駁,引起誤會卻又同時值得慶幸:

廣告

引起誤會:同工誤將「小記者」視為一個尸位素餐、不願與時並進、為「老海鮮」護短的守舊老師,誤解他筆下的「陰影」就是「全貌」,於是行文頗有敵意。不過須持平地說,「小記者」行文敵意更深,自招誤會與人無尤!

值得慶幸:以往認真探討教育的文章無法引起回響,令欄友們感到氣餒。現在成功引起不少同工正視問題並作出反思,不是很成功嗎?再者,我們很高興得到同工澄清,重申他與志同道合的戰友沒有被科技熱潮沖昏頭腦,而是緊守以科技為工具達致教育初衷的宗旨。

廣告

「教育工作關注組」的作者群有多元化的背景及教學理念。我們都知道自身的視野被專攻學科、工作環境與同儕協作實况、所教學生的特質及社經背景……等等所局限,所以我們都尊重彼此的看法。編輯們不會輕易退稿,反而通過欄友的文字,提醒自己不要唯我獨尊(畢竟教學工作很容易會令人自我膨脹!)。陽光之下必有陰影,所以我們有責任提出隱憂,讓同工有所警惕。

「小記者」抱著既委屈又高興的心情,將畫面拉闊嚟寫,也繼續與那位同工商榷一些看法(但他依然堅持沿用挑機筆法……)。我很感激他為各欄友(包括我)發聲 — 他將過往我們曾經認真撰文探討過(但少人理會)的問題,乘勢翻出來讓讀者反思。我們教關組作者群將來也可能要向「小記者」學習寫法啦(笑)……

修讀過教育文憑的同工,都感受過教育政策的本質是充滿矛盾、拉鋸妥協、不確定性、被外在政治經濟左右……與我們教學生答題計數得到「標準答案」是完全兩碼子的事。

例如當年董建華政府力推教改,教改巨頭們高舉教育理想旗幟,既大刀闊斧改革學制,也鞭撻常額教師有鐵飯碗所以不思進取,順勢力捧教育市場化、老師職位合約化,淘汰「表現不好」的學校,引入直資學校概念等等。輕舟已過萬重山,既出現早已預測的大小問題,也有意想不到的發展與收獲,如何定論言之尚早,期待學者持續深入研究。

其實推行偏向某立場的教育政策未必一定很大問題(有時總要有個決斷、推陳出新),不過其中一個關鍵是做抉擇前有沒有盡力預視問題,推行速度要小心調節,推行後又如何修正、檢討。論戰的目的並不是單純要「拗贏」對方,而是從思想碰撞中促進互相理解,警惕「陰影」。

海耶克寫過:「在我們竭盡全力自覺地根據一些崇高的理想締造我們的未來時,我們卻在實際上不知不覺地創造出與我們一直為之奮鬥的東西截然相反的結果,人們還想像得出比這更大的悲劇嗎?」最近李嘉誠也說了意思相近的話:「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對我來說這兩番話是重要警惕(包括決定用唔用 Zoom、協助/督促停課學生學習的手法是否適當等),也有可能拯救到追趕各種潮流中迷失、過於執著於完美、不停質疑自己有否盡力的同工(甚至學生)。

我又想起傑弗遜說:「永恆的警惕是自由的代價」。對於教育工作者來說,永恆的警惕也是教學自主的代價。教關組與其他老師還可以在公共言論空間交鋒,從討論 Zoom 問題到質疑停課不停學的意義,也有人不斷為弱勢學校與學生發聲;不少教師還掌握用不用 Zoom 的自主權;有學校就算校方要求全體教師使用 Zoom,也會尊重師生意見回饋、準備時間充裕、籌備配套周全;社會似乎願意欣賞教育界在這段非常時期作出的各種嘗試;教育局也沒有像處理政治問題般強硬要求學校做或不做甚麼……樂觀地看這些事實,就是「危中有機」。有了理性體現自主的權力,有了警惕陷阱與修正錯誤的專業自覺,教師就有迴旋空間應對陰影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