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警涉虐兒惹公憤 父權崇拜 合理化法西斯專政

2020/5/1 — 10:0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警員虐打 6 歲兒子,惹起公憤。早於 2004 年,中文大學發佈「香港前線社會服務人員對家庭暴力的認識及態度」調查,內容直指警員較其他前線社會工作者更輕視性別平權,並較少認為虐妻個案對受虐者和社會會帶來嚴重的影響,以及有較多的誤解。報告亦直指「警務人員對性別角色有較傳統的態度;於介定丈夫向妻子作出的行為是否屬於虐妻,亦採取較寬鬆的定義。」

十六年前的調查結果可能難以對照現今狀況,但根據過去數年警隊種種污蔑女性的舉動,言語上稱「捉你去強姦」、肢體上輕薄女性,以展示「陽剛」氣質恐嚇市民為樂,這種性別意識必然比起 2004 年更為差劣、墮落。男性在家庭對另一半的壓逼,往往是他們對於權力的體現:研究法西斯主義的耶魯大學學者 Jason Stanley 曾指出以家庭的結構類比社會的層級,是法西斯主義的核心思想。對父權的祟拜、將「傳統家庭」運作邏緝移植至整個社會,將「市民」置放於「子女」、「父親」置放於「統治者」的比喻結構中,從而以這種通俗易明的類比合理化法西斯政權專政、「反民主」的操作。

在虐兒案中,聲稱兒子為「垃圾」、多番毆打,已足證身為人父,該警員卻無半點尊重子女,以侮辱及傷害豎立權威,以期子女完全臣服。這不僅會令子女日後成為蒙上被暴力傷害的污點,其曝露在「權威性人格」的幼年經驗,更有可能扭曲其對人際關係的理解,造成更大的心理創傷。幸得母親錄影並公諸於世,我們才得知這樁慘劇;但這不單單只是用以突顯警務人員精神狀態、對權力執迷的缺失,更讓我們了解到這種父權宰制對公共政治的威脅和影響。

廣告

修身齊家,正是我們人生在世的無間修煉。假若我們視民主不單是一種制度,更是一種生活方式以及一套價值觀,我們更要洞察到這些個案背後的問題所在,以此為鑑,再避免自身陷入同樣的窘境。

報告全文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