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護士不再是醫生的「背後靈」

2020/11/17 — 23:02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半新不舊小護的 abc(公立醫院護士)】

先自我介紹一下, 本人是一名公立醫院護士,於現職醫院工作數年,沒有很深的資歷,卻也對於醫生與護士關係頗有感悟。

本人同意「一個普通的醫生」於〈攬炒的肇始〉一文中表示陳肇始要求醫生必須為任何「疑似」感染新冠肺炎患者提供核酸檢測一事是無理取鬧。我們都知道,防禦性醫療(defensive medicine)並非好事,微觀而言會破壞醫生與病人的醫患關係和令病人有機會要做不必要的檢查,於宏觀而言會增加醫療成本,最終還是社會承擔因為 defensive medicine 而增加的醫療開支。

廣告

只是,本人留意到文末這一段:

「陳肇始一個霸道的決定,成功攬炒香港醫學界。護士出身的陳肇始成功政治凌駕專業,以後香港醫生,就算臨床經驗豐富,都不夠膽冒險不去為個別病人不做新冠肺炎病毒檢測,因為做少一個病毒檢測代價太高。一位護士攬炒了所有醫生,陳肇始的攬炒能力超越了她的上司林鄭月娥,究竟應不應該用青出於藍去形容陳肇始的作為呢」

廣告

而留言區不乏有人說「護士唔應該教醫生做嘢」、「佢只係護士咋」之類,頗令本人感到醫生護士間的階級性,醫生比護士「高級」、護士必然比醫生學識少,彷彿是大眾的 assumption。

誠然,南丁格爾年代到上世紀中期,護士學歷較醫生低,他們通常充當輔助角色,協助醫生完成工作。我們在 1953 年版本的《南丁格爾誓言》也看到這種從屬關係:

(節錄)

…盡力提高護理專業標準,
勿為有損之事,
勿取服或故用有害之藥,
慎守病人及家務之祕密,
竭誠協助醫師之診治,
務謀病者之福利。

然而,隨著時間推進,護士學位化及專科化令到這種傳統關係出現變化。護士除了照顧病人外,也有更多工作,護士診所是一個明顯例子。部分公立醫院急症室中設有護士診所,為病情相對較輕者提供診症及治療,例如為受割傷的病人縫合傷口,縮短了部分病人的輪候時間。其他例子包括糖尿病護士診所、母乳餵哺診所、心臟科護士診所等,其中 Cheng et al 於 2016 年發表的文章指出,經他們的護士診所跟進的心臟衰竭病人比對照組有更低重覆入院比率,而且定期覆診病人都有良好的變化,例如更好的控制血壓。

可見,受專業訓練的護士不再只是醫生的助手。他們兼具更多工作,由臨床照顧病人到科研、培訓護士學生等都有他們的身影。在 21 世紀,醫生與護士及其他專職醫護人員(如物理治療師等)的關係是合作關係而非醫生主導。

本文並非欲指責撰文的醫生或任何人,只是希望更多人知道在護士專業化影響下,護士不再是醫生的「背後靈」,只懂打針派藥,大家同是一個醫療團隊的合作夥伴。本人也希望護士能在這次疫情下能展現他們的所長(例如傳染病專科護士可以再加強公眾教育及提供意見給醫管局等),不再被某陳姓護士一粒老鼠屎破壞一煲粥。

 

Reference:
Cheng, H. Y., Chair, S. Y., Wang, Q., Sit, J. W., Wong, E. M., & Tang, S. W. (2016). Effects of a nurse-led heart failure clinic on hospital readmission and mortality in Hong Kong. Journal of geriatric cardiology : JGC, 13(5), 415–419.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自我簡介:半新不舊小護一名,眼見愈來愈多護理界同事、前人撰文,自己也想試試。希望可以分享一些有用又生動有趣的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