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居民安居樂業,讓動物安然生活 — 我們對東北發展的訴求

2020/1/4 — 21:27

圖片來源: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 Facebook

圖片來源: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 Facebook

【文: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

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在 12 月 17 日參加了由「古洞北村民聯盟」牽頭的與北區幾位候任素人議員的見面會,向候任區議員傳遞東北發展的現況,尤其是受發展影響的動物的困境。礙於時間所限,交流未必足夠,我們想在此做一個整理和補充。

東北發展由提出至今已經超過十年,村民連同市民學生的反抗掀起反高鐵之後最大的土地運動。然而政府粗暴通過發展程序,打壓示威者,2014 年之後運動降溫;至 2019 年 5 月通過第一階段的工程撥款,到 9 月,部分村民在威逼利誘之下被迫接受上樓,逼遷正式展開。而大部分第一階段的工程將於 2021 年啟動。

廣告

2018 年 10 月,我們幾位在發展區內居住 / 工作或關心土地和動物權益的朋友組成「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並走訪 244 個受發展影響戶,了解發展區動物(主要是貓狗)的情況,粗略估算受發展影響的貓狗達 4,000 隻。而其時政府完全沒有提及發展區動物(列於名冊的瀕危動物除外……),零政策和現實環境,都將這 4,000 隻動物推向死亡。(零政策下的動物處境,可以參考我們的單張)

我們自始至終反對東北發展計劃;認為基於動物的利益,東北發展同樣應該撤回。鄉郊動物目前的生存狀況未必佳,但東北發展計劃這種自上而下、劫貧濟富、全然剷平整個地區的發展,是直接將動物虐殺,整個城市赤裸裸地剝奪走動物任何生存空間。保留鄉郊,探索自主、民主的發展規劃方案,營造對動物友善的社區環境,投放資源在鄉郊動物絕育上,才是有益於動物也有益於市民的方法。實際上,目前鄉郊存有的較大限度地空間自主、寬容的社區環境,相較於城市,是給了動物更多的生存機會,而人與動物間的關係也更多樣,為建立理想中的人和動物友善社群提供部分參考。

廣告

然而不遷不拆的立場之外的現實,推土機未曾停下;而且不止東北,橫洲、洪水橋、古洞南、元朗南、錦田南,甚至市區的寮屋區,都將在未來幾年面臨毀滅式的發展。我們認為有必要為發展區動物爭取卑微的政策保障,且事態非常急迫。這一年,我們找立法會議員,嘗試約見政府官員,參與相關公聽會和諮詢會,或擺街站,貼文宣,希望推動政策改變,哪怕一絲一毫,以減少對發展區動物的傷害。我們提出四點訴求:

  1. 政府發展,政府負責。應由發展局牽頭成立專責小組,跨部門協調處理發展區動物議題;
  2. 盡早展開發展區或有發展危機的鄉郊貓狗的捕捉絕育,為其植入晶片,以控制數量,及保障其在區內的生存;
  3. 放寬發展區動物隨主人上樓(包括公屋和房協安置屋邨)的限制,透明化申請資格並簡化申請程序;
  4. 撥出專項資金安置受發展影響的動物,成立領養中心。

一年過去,政府文件終於出現有關發展區動物的隻言片語,然而動物的實際處境沒有絲毫改變,反而發展局和漁護署混淆視聽,「扮做嘢」,令公眾誤以為事情已經有所解決。我們認為有必要一一澄清/駁斥。

1. 漁護署表示發展區有晶片的動物數量只有三百多隻,而上樓村民中只有幾戶申請了帶狗上樓。

— 稍有了解鄉郊動物情況的人都清楚,鄉郊動物有無主人的分野十分模糊,有人照顧未必等於有晶片,而且村民未必會填寫村內住址作為的晶片登記地址。總而言之,政府以晶片數量為依據考慮發展區動物的問題,偷換概念講寵物,不僅脫離現實,也完全忽視村內數量極為龐大的社區動物。

即使就村民的動物,政府也沒有任何安置措施。村民即使願意承擔轉換環境的適應問題,申請狗上公屋仍須依照原有機制 — 即需要精神科醫生紙。不僅如此,房署從來都沒有公開過申請資格和審核標準,就我們跟進個別有意申請的村民的情況來看,房署會百般刁難,處處設關卡,目的便是令申請者卻步,以方便管理。所以「只有幾戶申請」不能說明村民沒有這項需求,反而是房署從制度到執行上都將貓狗視為管理的麻煩而嚴加排斥。更不用說,隸屬房協的安置屋邨是完全不開放養狗的。

2. 漁護署都好想做些事幫動物,有入村擺街站,聽說政府明年會建一個收容所安置發展區動物……

— 假!所謂收容所並非配套東北發展項目,而是政府另外一個十億資金加閒置土地計劃,任何團體(不限於動物團體)都可以申請。消息指,確實有動物團體在申請中,但不管是申請單位、啟用時間、還是是否一定會安置或能安置多少受發展影響的動物,政府都拒絕公佈。在全港動物福利欠奉的情勢下,新增一個狗場是僧多粥少,民間只會為有限的資源搶爆頭。然而這個消息廣泛傳播,使人誤以為問題已經解決,更被政府用來誘逼村民早日遷出。

至於街站,發展計劃講了十多年,漁護署到今年才首次入村做街站,但宣傳內容是拖狗繩、執狗屎和帶狗隻打晶片,遇到村民問如何安置狗狗的問題,也只是派一張列著多個民間動物團體的單張,著村民自己聯絡。然而單張上的動物團體不是爆滿,就是根本沒有貓狗場……個別狗場出於不忍勉強接收狗狗,但本身已經背負場地建設和人手的重擔。政府卻不知羞恥將責任拋給民間,拋給不堪重負的動物團體甚或義工,對外表示問題已經解決,消減反對/質疑發展的聲音。

3. 漁護署大力支持「捕捉絕育放回」(TNR)?

— 所謂支持只有「支持」兩個字而已,目前所有的 TNR 都是由民間團體和義工承擔。我們與漁護署和食衛局官員會面時,反覆解釋鄉郊動物絕育的必要,尤其是有發展危機的地區,提早介入捕捉絕育,控制數量更應是動物福利工作的重中之重。我們建議,政府投放人手和資金等資源,積極推動狗 TNR(目前申請新試點,需要區議會通過),取代捕殺。

接下來一年,村民將陸續搬遷。今年 5 月之後,我們重新走訪發展區街坊,統計動物去向,爭取與政府會面,敦促政府出台實質措施,然而不管是發展局還是漁護署已經不再回覆。不公義的發展不停止,我們在村的絕育、領養、宣傳工作就靠有限的兩三人手維持著。

與候任區議員見面,講這些冗長的話,並非作為苦主/苦主代言人來向大家爭取什麼,或者要求大家代為發聲,是覺得這些事情 — 社區裡面的動物、鄉郊、土地、農業以及這位於城市邊緣的生命,實在與香港其他人與香港的未來緊緊相連,所以講出來,並邀請區議員一齊思考、關心和參與我們的抗爭。

那天見面,大家表示發展好像推翻不了,區議會其實好小權力,是否沒什麼可做,只可以做個案 —「幫」個阿叔上樓,或者某個農夫復耕?我們理解,不是這樣的。東北不是完結,是開始,所以我們不是想要安置東北發展底下的 4,000 隻貓狗 — 這也不可能,更不是要妥協,比如安置到 200 隻就收貨;我們想要,一個容許人安居樂業、容許動物安然生活的社區發展。動物不應該塞進收容所,正如農業不應該塞進農業園。這顆種子可以在大家每一個選區內種下,然後在每一個細微處改變。

在此重申戰隊的四點訴求:

  1. 政府發展,政府負責。應由發展局牽頭成立專責小組,跨部門協調處理發展區動物議題;
  2. 盡早展開發展區或有發展危機的鄉郊貓狗的捕捉絕育,為其植入晶片,以控制數量,及保障其在區內的生存;
  3. 放寬發展區動物隨主人上樓(包括公屋和房協安置屋邨)的限制,透明化申請資格並簡化申請程序;
  4. 撥出專項資金安置受發展影響的動物,成立領養中心。

這四項訴求建基於同一個前提上,就是「以民主規劃取代強制迫逼」。我們認為,這才是動物,以至整個城市的真正出路。

 

(標題為編輯所擬)

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