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我們知道什麼是堅持 — 悼念陳錦康先生

2019/5/7 — 16:30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陳錦康(工業傷亡權益會 Facebook 圖片)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陳錦康(工業傷亡權益會 Facebook 圖片)

【文:李偉圖(記者)】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陳錦康因中風離世,陳錦康是誰?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不是政治明星,但他為香港工人付出的貢獻良多,他值得更多人記得他的名字。

很多年前和陳錦康做人物專訪,由於他很忙,一有工業意外,就出動協助受傷的工友或遺孀,那時正值屯門公路發生大車禍,訪問總是延期,於是我提出,不如你工作時讓我和你一起去,你忙你的,途中如有時間,才做訪問,他答應,於是每天跟着他進出醫院,又和九巴談判,和家屬開會,訪問,就這樣斷斷續續做了兩個星期。

廣告

工業傷亡權益會的會員,都是因工業意外而來,有些會員失去了至親,成為單親家庭,有些會員斷了手腳。香港工業一早式微,他的服務對象,也擴展到一眾低下階層勞工。有什麼意外傷亡,家屬六神無主,還要解決殮葬費、生活費,他總是第一時間到醫院找家屬,解釋認屍有什麼手續,如何申請緊急援助基金等等,對很多家屬來講,他的出現,就是洶湧大海裡的救命水泡。

可能因為每天面對的,都是嚎哭的家屬、天人永隔的慘況,他性格沉鬱,不多說話,也沒有政客的伶牙俐齒,更加不是傳媒的焦點。那年屯門公路車禍,他和議員、家屬和九巴談判賠償,談判結束,議員被記者重重包圍,議員即場拉起橫額、叫口號,那陳錦康呢?他被一群家屬包圍,向他查詢九巴發放安慰金的詳情。

廣告

他的工作,是沉重而孤獨的。各大公司大僱主,一早將他列入不受歡迎人物,覺得他總是「攪攪震」,更加不要提會提供什麼資助贊助;有些迷信的工友,見到他就掉頭走,記得訪問時路邊有修路工程,經過時我問工友認得他嗎?那工友即時轉頭,拋下一句「呢啲唔見好過見啦。」

他在工業傷亡權益會當總幹事,今年是第三十七年。那次訪問,我常常追問,是什麼驅使他一直做落去?他的答案應該很平凡,因為我已經記不起,也沒有很深刻,或許是看見家屬得到幫助,他也很高興之類,但我一直記得,他說了個故事,很多年前有一單沉箱意外,他到醫院找不到家屬,知道家屬住在粉嶺的臨時房屋,他漏夜去拜訪,門打開,屋內只有一盞微弱的燈,媽媽抱住兩個年幼女兒,正在抱頭痛哭,傾完一輪,成家人全副身家原來只得八蚊。

沉默低調,默默做實事的人,比起還未開工就大鑼大鼓的,往往較容易被遺忘,但這些年來受過他幫助的工友,陳錦康的名字,一直在大家心中,我還記得訪問時有一個下午,在他的辦公室裡,工業傷亡權益會正招募義工賣旗,走上來辦公室查詢怎樣幫忙的工友,一個接一個,有一個斷了一隻手,還有一個老伯,曾經有矽肺病,走幾步路就會氣喘,刻意來放下幾百蚊當捐款,然後又慢慢地走回家。

那次訪問之後,這些年有幾次在街上遠遠遇見他,就覺得他又老了,腰骨也好像越來越彎了。每次在報紙上看見他的名字,又提醒我什麼是真正的堅持,特別在現今的香港,陳錦康先生你好厲害。

知道你逝世的消息,很突然,想起那兩個星期的相處,也覺得應讓更多人知道你一直所做的,匆匆寫下這篇,感謝你,願你安息,一路好走。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