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豉油雞翼 —— 二零二一何去何從

2021/1/1 — 14:22

photo credit: Ceeseven, CC-BY-SA-4.0, Wikimedia Commons

photo credit: Ceeseven, CC-BY-SA-4.0, Wikimedia Commons

【文:Ivan】

二零二零過去了。 

相信大家都在這年改變了不少生活習慣。 

廣告

要習慣整天帶着口罩、要習慣沒有了運動美容娛樂等場所、要習慣放工後,立刻回家。

而我也不例外,於家中煮食的次數是多年的總和。

廣告

上星期弄了豉油雞翼。

 

回想起上一次整同一菜式已是兩三年前,畢竟不是一個習慣煮嘢食的人,一眨眼已事過境遷。

(被逼)宅在家唯有打開 Netflix,胡亂按下有興趣的節目《The Chef Table(French)》。

看着那個連續 46 年於米芝蓮大本營拿下三星的主廚家族,一邊吃着那雞翼,一邊看看那巧奪天工的菜色,口中彷彿也昇華成了龍涎鳳翼一般。

「你認為什麼是食物?」

「食物就是你——童年、學識、教育、家庭、個人性格、國家歷史、對世界的好奇等,反映你的全部。」

這就是「What you eat is what you are」的煮食版註釋。

 

洗碗時不禁詢問自己,今次煮的雞翼和兩三年前有什麼分別?

有很大分別,我......

我......妥協了。

妥協了,然後便真的是句號。

人生的。

 

兩年前我是怎樣準備呢?

看過四五段 YouTube,將所有方法歸納後,發現最困難的地方是融雪。

如何煮出來沒有雪藏味。

我跟了其中一個方法,先將雞翼室溫下解凍,放在水裏沖洗。然後幫每隻雞翼按摩!

是真的在按摩,把那些藏在骨肉間凝固了的血塊逼出來(血塊溶在豉油汁內便會產生異味)洗淨,再次按摩。如是者重複四五次後,放進預先調校好的豉油汁來烹調。

 

而最近這次,我沒有按摩的步驟,覺得浪費時間。

因為我進步了,學懂了沖洗後放少許鹽「乸」一下便會趕走雪味。

事實上只是自欺欺人,那些血塊仍舊殘留。

知識上的進步卻代表對待食物(做人)上,我徹底退步了。

如同在這個二零二零年。

 

這一年我們學懂妥協,難聽一點是麻木了。

哦,打疫苗冇得揀,是但啦;

咦,又有一單被控罪,好彩係香港判;

啊,已經冇幫襯美心好耐,唔好再叫我做額外野。

種種的新常態都如同那鹽花一般,只是鏡花水月用來蒙騙自己,

那義憤如同那血塊般,一直一直沉溺於心內。

唯一解決的辦法便是去正視那所有所有的問題。

 

二零二一年的願望便是找回靦腆的自己,那個傻傻的為雞翼按摩的自己。然後,加上學懂的新知識和經驗煮出最好的一次豉油雞翼。

「大道三千 各取其一」

希望大家二零二一年找到真正的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