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貧無立錐之地

2021/1/6 — 20:4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港府早前發表《2019 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表示每五個香港人中,就有一個為貧窮人口,貧窮率達 21.4%。發言人連忙強調,這數字是未有「恆常現金政策」介入(例如綜援、低收入家庭津貼等各類補助)的數字,實際貧窮人口只有 109 萬 7 千多人。金句王羅致光則嗤之以鼻,表示「當你描述 149 萬只有一個作用,就係鬧政府。」

到底這個「貧窮線」是如何訂明?自扶貧委員會同意用「相對貧窮」的概念後,貧窮線就一直以住戶入息中位數的一半而定,以 4 人家庭為例,每月入息低於 21,400 元者,即為貧窮人口。以 2019 年最低工資 37.5 元為例,一個全職的政府外判清潔工或保安員(假設 8 小時工作,每周無薪例休一日),月薪為 7,800 元,試想他們都經已是過著清貧的生活,活於貧窮線的人,是怎樣的呢?

對比十年前的數字,今年的貧窮人口比例創新高,比起 2009 年美國次按風暴時,還要高出 0.8%,而「恆常現金政策」介入後的整體貧窮人口,也較為 2009 年多出 5 萬人。原本每十年一次經濟衰退的周期,本為正常現象,但 2019 過後,迎來的是武漢肺炎的衝擊,百業蕭條,相信貧窮人口只會有增無減。

廣告

除了整體貧窮人口外,有幾種貧窮類型亦非常值得關注,包括長者貧窮、在職貧窮及跨代貧窮。香港的長者貧窮率持續高企,2019 已攀升至 32%,共有 39 萬人,他們大多均為獨居長者或雙老家庭,而在欠缺全民退休保障的高齡人口,除了長者生活津貼、綜援可考慮外,就只有食老本,又或「重投」勞動市場。

事實上,有很多外判清潔工,年屆 65 歲甚或更高之齡,除了因為難有年青人投身外,更大的原因是礙於生活困難,長者為免坐食山崩,唯有繼續勞動。

廣告

再者就是青年貧窮。2019 年的青年貧窮人口,亦是十年間最高,即使獲「恆常現金政策」介入後,每十名 18-29 歲青年中,就有一人被介定為貧窮。港府過去經常說青年人是香港的未來希望,以往動作頻頻,欲令青年「上流」,更在 2018 年將青年事務委員會升格為青年發展委員會,可是,委員的組合清一色為社會名流、精英階層,可謂非常「離地」。

上年的反修例事件後,港府的青年政策仍然乏善足陳,除了施政報告當中三番四次提到的大灣區創業、就業以外,對在港青年支援欠奉,足見港府不單無心修復與青年關係,更加對他們的經濟困難置若罔聞。

子曰:「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在政府政策嚴重傾斜的環境下,分配已是極為不均,再加上港府繼續對反對聲音施行鐵腕管治,甚至趕盡殺絕,貌似平靜的社會,夾雜著人心背向及貧窮問題,香港的將來,恐怕真一如林鄭月娥自己所說,是被推到懸崖邊了,而那位最大推手,怕且是她本人及背後的「決策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