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資源分配的模式

2020/4/24 — 12:0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疫情之中,烽煙四起,每一個地方每一方面都缺乏資源。醫療方面,口罩、保護衣、搓手液、藥物、呼吸機、病床… 樣樣不足。一般生活上,各行各業都需要現金;人民需要廁紙、工作、收入… 。就算疫情過後,爭奪資源分配永遠是社會上的計時炸彈。當大家都在爭取有限資源的時候,任何分配的方法,都一定是順得哥情失嫂意,永遠會有人出來說不公平。要有效的拆彈,就必須認識分配公義的原則。

怎樣分配有限的資源,是哲學、管理學、經濟學、政治學、社會學等都非常重視的問題。

分配公義

廣告

學術界近幾十年最受注意的分配公義理論,相信是 Rawls 的 The Difference Principle。另一個大師級學者是經濟學家 Sen,他和 Rawls 的理論互相補足。但是,他們的學說都有一個問題,就是對大眾來說很抽象離地,當不同群體在水深火熱中爭奪資源的時候,需要一些貼地的概念來幫助分析。

從經驗中,我發現,至少有十二種分配有限資源的方法,在某些情況下是理所當然的,也就是說,可以滿足公義的要求:

廣告

人人有份 (Equal Distribution)

如果資源豐富,而對接受人來說,又只是錦上添花,那麼,人人有份,而且平均分配,是很公平的方法。例如幼稚園老師,開學的第一日,派糖給小朋友,一包 100 粒分給 20 人,每人 5 粒,沒有人可以投訴。

先到先得 (First Come First Serve)

等巴士、睇戲買飛、去政府部門辦事,排隊先到先得,是最合理的方法。

價高者得 (Best Offer)

我有一間屋要賣,多個人想要,當然是價高者得。

多勞多得 (Reward Based on Quantity Produced)

用工作時間,或者生產出來產品的數目,來決定收入,是多勞多得的核心。左派很不喜歡這種分配方法,認為這是忽視了系統性不公平的問題。例如一個天生弱小的農場摘生果工人,每日的收入就多數比不上一個天生高大的,這和他們的努力無關。不過,如果一群背景相似,開始時獲得同樣資源的人,因為自己的努力而獲得更多報酬,是很公平的事,也符合 Rawls 的要求。

論功行賞 (Reward Based on Performance)

公司按表現發獎金;比賽第一得獎牌;重要科學發現得諾貝爾獎,都是論功行賞。

救急扶危 (Triage)

當資源有限的時候,一個常見的分配方法,就是最需要的會先得到照顧。這在醫療方面特別重要。急症室的分流;器官移植的分配等,都是按這原則而辦。火災時先處理那一火頭,警察收到幾個報案時先去那一個,都是按嚴重程度決定。

在現在的疫情中,先供應口罩和保護衣給醫護人員,也是基於這原則。

各取所需 (Take What You Want)

如果資源豐富,而大家的取捨又不一樣,那麼,各取所需就是很適當的分配方法。例如食自助餐,有人喜歡牛排,有人喜歡蝦,各取所需。

最高回報 (Highest Expected Return)

醫學院收申請人;公司聘請員工;學生申請獎學金,都一定僧多粥少,分配的方法,都是考慮誰可以為公司或者社會帶來最高回報。當然這有不確定成分,但是以當時的資料和期望(Expected Return)做決定,是最理性,也最公平的方法。(The Theory of Bounded Rationality)。

回報的對像,不一定是擁有資源的機構,也可以是申請人。例如有機構提供補助給學生學一興趣,這對機構本身未必有什麼回報,對社會大環境的影響也有限,但是學生本身是最大的受益人。當資源有限的時候,選擇申請人,考慮的是誰會最受益。

锄強扶弱 (The Needy First)

優先為弱勢群體提供資源,是社會福利的基本原理。這也是美國用來支持平權政策(Affirmative Action)的理據。

平權政策有三個目的,一是用來補償以前的錯誤(Restitution),二是用來減低社會中貧富的距離,三是用來增加社會中的多元化(Diversity),因為一個多元的社會是更健康的。

但是,平權政策不能避免的,是令一些群體受損,例如很多美國大學的收生政策,就是損害亞裔學生的機會,來幫助其他非白人種族。

循規蹈矩 (Predetermined Protocol)

如果一個人死後沒有遺囑,那麼財產分配,就必須按當地的遺產法規舉而行。一個窮兒子不能投訴,為什麼他的富姊姊得到的和他的一樣。

隨心所欲 (I Do What I Want)

如果我有一百萬要捐出來,很多機構都會想要我的錢。但是我有絕對的自由,選擇捐到那裡。如果我選擇捐助教育,而不捐助藝術機構,絕對沒有道德上的問題。

隨機抽樣 (Equal Chance)

公司聚餐,有禮物送出,但是不是人人有份。抽獎,就是最公平的分配方法。

討論

可以見到,在上面十二種分配資源的方法中,每一種都在某環境下,是合符道德的做法,但是沒有一種是在任何情況下都適用。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貼地的分配公義理論框架,我會稱它為「處景性分配公義(Contingency Model for Distributive Justice)」。在管理學上,Contingency Theory 已經是共識,資源分配也應該是一樣。

原文刊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