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不出遭霸凌陰影該怎麼辦?

2020/5/25 — 13:25

木村花IG

木村花IG

呂律師你好。有一件事困擾我很久了,我很希望你可給我一些意見跟建議。我國中的時候因為長相跟身材被霸凌,霸凌的人根本不知道是霸凌,只是覺得是好玩。

有一個男生總是掀我的裙子,因為我很喜歡卡通圖案、趴趴熊、皮卡丘,所以我穿的並不是三角褲是四角褲,他們覺得我很奇怪,還覺得我很變態很有問題。那個男生坐在我的後方,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坐在我的後方,他都會嘲笑我胖,可是他比我還胖。他還會推其他男生來撞我,還會說誰要來幹我上我。

之後我開始有了自殘行為,撞頭撞牆拒絕上學拒絕上體育課裝病,父母都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講,老師也覺得我是問題兒童。因為我覺得講出來也沒有用,我什麼也沒有做,我也不覺得我做錯甚麼,為什麼要被這樣長期霸凌 3 年?

廣告

我沒有自殺,我也沒像葉永鋕一樣死在廁所,我平安的從國中畢業,但是我走不出這個陰影。很長一段時間,我很自卑自閉,不想跟任何人接觸。我現在已經 28 歲,接觸到很多很好的人事物所以慢慢的樂觀不自閉,可是偶爾過去的回憶還是偶爾浮現。很討厭、有一點痛苦,以前比較嚴重的時候會很想死,現在比較不會,但是偶爾在深夜的時候還是會突然大哭。因為我還有很多想做的事,也有很多很開心的事,但偶爾情緒還是突然找上來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知道呂律師很忙,但希望您能夠給我建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位姊妹,在看到你的留言時,我想到了木村花,這位來過台灣幾次的 22 歲職業摔角選手。她後來被經紀公司安排,參加《雙層公寓》這個實境節目,在製作單位的精心設計下,漸漸被「剪輯」成一個善於忌妒的傲嬌小女生。小花的許多被設計的眼神與動作,遺憾成為酸民的目標,成為殺死小花的武器。她開始被一些網友攻擊,螢幕背後這些惡意的言語,叫她去死,說她噁心。最後,她順了這些人的願,在昨天走了。

你覺得我要勸你忘記嗎?當然不是。因為不是你可以決定何時忘記的。這些不堪的、令人難過的、可惡的事,不會就這麼彈指消滅,而是會留在你的記憶裡,成為你的一部份,如影隨形,啃食你的靈魂,讓你有時候就是會不自主的掉下眼淚。為什麼要霸凌你三年?那個男生為什麼要針對你?老師與家人為什麼沒看到你自殘?為什麼他們要傷害你?

廣告

抱歉,其實我沒有答案。因為人生的問題,大部分都沒有解答,被突然出現的人打了一巴掌,眼睜睜的看他揚長而去,你也只能錯愕的站在原地,火辣辣的掌痕還在,但是他已經得意的往前走。你如果來得及問他為什麼,他的答案可能會是,我就看你不順眼,怎樣?這種不順眼、霸凌,或是冷暴力,哪裡是邏輯或道理可以說得清楚的?就是要搞你,怎樣?

我沒有要你忘記,我要你放著。因為這些事情,你越是強迫自己要忘記,就越容易跟著你。人是一種很喜歡互相傷害的動物,比較特殊的是,經常以正義為名,或是以愛為義。不要急著找答案,因為到你可以諒解的那一天,就算有答案,可能也不重要了。放著會比較好嗎?我不能肯定,但是會慢慢的滲透進你的記憶裡,成為你身體的一部份,然後逐漸的忘記,就像是重複的影印一樣,可能一百遍、一千遍以後,你會慢慢的無感,這時候,這些事情就會真正的不再影響你。或者當有一天不小心又再想起的時候,給自己一個寬容的擁抱,然後拍拍自己曾經受傷的靈魂,告訴她,沒事了沒事了,一切有我呢!

如果,你曾經被霸凌,請你把這些傷口放在心上。他們會在適當的時候離開你,或許不是現在,但是有一天終會離開。你現在該做的,就是跟他們和平共處,不要試著消滅他們。想哭,就找人哭,想說話,就來這裡寫寫文字跟我抱怨。如果,你現在正在被霸凌,請你不要去閱讀那些文字,最好把 IG、臉書等社交軟體通通關掉。他們敢當著你的面羞辱你,我們也就當著他們的面反擊。最好的報復,就是好好活著,而且活得更好。往後,如果有能力,別當那個在螢幕背後丟石頭的人,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哪句話會成為別人一生的傷痛。

但是請相信我,無論如何,一定有人願意幫你。就像我,即使不認識你,也願意聽你說話。請你當自己的天使,有餘力,也當別人的。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