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趨勢系列】歷史上大疫如何影響世界發展

2021/2/17 — 16:25

今日係《趨勢系列》的第一講,了解趨勢對人生是非常重要的,好比你買股票要了解這家公司的業績與前景一樣。否則,你就有很大機會蝕本。了解趨勢,你就知道如規劃你自己和家人的人生。譬如說,若果你知道了將來需要怎樣的人才,你就知道應該為子女提供怎樣的教育。

今日開始,我會先講歷史上的世紀疫症如何影響全球發展。

新冠疫症科學家早有警告

廣告

其實 2019 年的疫症,科學家早已經提出警告:

二○○四年時,美國國家情報會議(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就曾預測「會出現疫情全球大流行,規模如同造成千萬人以上死亡的一九一八年西班牙大流感,一切都只是時間問題」,而且這種疫情「可能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造成全球旅遊和貿易停頓,各國政府將動用巨額資源,用在醫療崩潰的衛生部門上。」

廣告

微軟創辦人蓋茲在二○一五年的 TED 演說中,不但預測高傳染性的病毒可能引爆全球性的瘟疫,更提出警告,我們並沒有做好因應疫情的準備。

2019 年展開的新冠疫情卻仍然是令到各國手忙腳亂,究竟這反映出什麼?這反映出人類一直以來的劣根性,就是對危機警告一向充耳不聞,就等於我們從來不當生態危機、地球暖化是一回事,我們甚至連人生是有期限的,死亡會隨時降臨也不當一回事。我們樂觀地假設明天一切不變。另外,新冠疫情亦反映出無論是各國政府亂作一團,各自為政,爭相搶奪資源。由 1993 就已經成立的歐盟可以說完全露底,歐盟各國欠缺合作,甚至連封關也欠缺溝通。至於美國,就沒有像之前的金融危機、伊波拉病毒危機一樣擔起領導全球的角色。我們可以說這次疫情確實是讓我們看清楚世界的真像。

那麼,經過如此大疫,世界會否有所大悟。世界的政府和人類自此會否作出改變呢?

從歷史上數次的大瘟疫之後,對人類社會和政府的政策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讓我們有理由相信,經此大疫,人類的行為以至全球政治都會不再一樣。

十四世紀的黑死病令西歐崛起

歷史學家認為,經過鼠疫的腥風血雨,歐洲不少封建國家從滿目瘡痍中重生,開始向現代社會、商業經濟方向邁進,為日後西歐崛起和稱霸世界做了鋪墊。

甚至有觀點認為這場鼠疫催生了當代西方文明。

因為大量青壯年死於鼠疫,農村勞動力銳減,封建領主莊園佃農和農奴奇缺,動搖了封建佃農制的根基。

勞動力供不應求,人工昂貴,直接推動了工具改良和技術創新。

還有史學家認為西歐航海、探險和帝國主義的興起也部分歸因於這場鼠疫。

社會經濟現代化、增加技術發明投資、鼓勵海外擴張,在這三塊基石上,西歐迅速強大,成為世界最富強的地區。

美洲天花和全球降溫

再來看看 16 世紀開始的天花,1520 年 3 月,一個天花帶原者在墨西哥上了岸,當時的中美洲沒有火車、沒有巴士、甚至連驢子也沒有,但到了 12 月,天花疫情已經肆虐整個中美洲。

英國大學學院一項研究發現,歐洲在美洲的殖民擴張的百年期間,美洲人口從 6 千萬(當時世界人口的 10%)減少到 500 萬 - 600 萬。

人口銳減,意味著農耕減少,大量農田回歸荒地或森林草原等自然生態。大量是什麼概念呢?現代歷史學家和科學家估計推算有 56 萬平方公里,相當於法國或肯尼亞的國土面積。

森林和草場面積因而劇增,導致大氣中二氧化碳減少,世界上很多地區氣溫下降。那個歷史時期的二氧化碳含量是通過南極洲冰層核心樣本推算的。

科學家認為,這個人為導致的變化,加上大型火山爆發和太陽活動減少,推動地球進入了一個「小冰川紀」。

歐洲和世界許多地方一樣經歷了氣候變化帶來的後果,包括農作物嚴重減產和饑荒。

有人認為這是對歐洲殖民者的報應。

西班牙大流行帶來的改變

再來看看發生在上世紀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

1/ 女性解放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之後,死亡病例的年齡大多在 20 至 40 歲之間,男性受影響尤其嚴重,造成勞工短缺,女性步入工作崗位

德克薩斯A&M大學學者克里斯汀·布拉克布恩(Christine Blackburn)發現,在美國,那場流感和「一戰」帶來的勞工短缺問題為女性加入就業大軍鋪平了道路。

「到1920年,(女性)在全國的就業人口中佔比例約 21%,」布萊克本說。

同一年,美國國會批准了憲法第十九條修正案,賦予美國女性投票權。

「有證據顯示,1918 流感給許多國家的女性權益帶來影響,」她補充稱。

由於勞工短缺,當時的就業人士薪資也出現上漲。

美國政府數據顯示,1915 年的製造業領域單位薪資為 21 美分,1920 年時上漲到 56 美分。

2/ 反殖及印度獨立

到 1918 年,印度已經在英國殖民統治下度過超過一個世紀。

西班牙流感在當年 5 月襲擊了印度,印度人受到的衝擊要大於當地的英國居民。

數據顯示,低種姓的印度人中,每一千人中有 61.6 人死於流感,而在歐洲居民中,這個數據為每千人中不到 9 人。

印度的民族主義者一直堅稱,英國殖民者在處理那場危機時有管理過失。1919 年,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出版的一期《年輕的印度》中便對英國當局火力全開。

「在這麼可怕及災難性的傳染病流行面前,任何其他文明國家的政府都不會像印度政府這樣不作為,」其中的一篇社論寫道。

儘管「一戰」給世界留下了地緣政治的噩夢,但大流行給同樣也凸顯了國際合作的重要性。

3/ 國際合作

大流行給同樣也凸顯了國際合作的重要性。

1923 年,聯合國前身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成立衛生組織(Health Organisation)。作為一個專門機構,衛生組織創造了新的國際傳染病控制系統,由醫學專業人士而非外交官負責,運作方式與當時已經存在的國際衛生局(Office International d'Hygiène Publique)相同。

世界衛生組織直到 1948 年才得以成立。

今日就跟大家說到這裡,下一集我們繼續談 2019 的新冠疫情會如何影響世界政治。

 

作者 Patreon page /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