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跨過了,回頭已是第二人

2018/11/8 — 21:09

無綫新聞報道截圖

無綫新聞報道截圖

今早(11 月 7 日,下同)發生女警在地鐵開槍事件

筆者之前在廉署工作,只接受過基本的槍械訓練,而之後再無接觸槍械的訓練或經驗。所以這次,不會懶專家,分析事件。

不過可以說,只要開過一次槍,第一身接觸過槍械的威力,至今依然能記得第一次燒槍時,我腦内流過不知多少念頭:

廣告

手中拿著這柄係足以致命嘅武器。
如果我有任何不小心或意外,即使機率如何小,開槍時便可能誤射其他同事。
這柄握在手中的致命武器,原來這麼重。
手中鐵桿傳來的感覺是如何冰冷。
槍柄很墜手,也很硬。
拿起槍,望著準星,看著目標,原來短短十五米咁遠。
原來個擊錘咁鬼大,遮住哂視綫。
到底我應該瞄準星嘅左邊定右邊?
點解我對手咁震?
我係咪姿勢有問題?
我手中拿著這柄槍,如果我突然發癲亂射,係會傷害到好多人。
如果我隔籬個同事突然發癲,或者唔小心,咪會傷害到我?
我如果死咗,屋企人點算?
我扣扳機啦……點解咁重嘅?
慢慢加大力度……一下子太大力怕失控,射到人。
已經好大力,點解個扳機郁得咁慢,仲未開到槍?
點解我對手咁震?
我其實應該拉緊扳機時瞄,定瞄緊時拉扳機?
哇,咩原來咁 X 大聲?
後座力原來咁大!

其實上述哩啲念頭,真係只係短短 15-30 秒之間在我腦裏流過。但我一世都記得。

廣告

所以我好理解,有接觸過嘅老差骨講過 —「開過槍,你就好似跨過奈河咁,以後都返唔到轉頭,亦從此唔會有人明白身在對岸嘅你。」

簡單講,除非你都係一個開過槍嘅執法者,否則你無可能明白一個執法者,在面對致命武器時,在千鈞一髮之際,期間可能只有 1-2 秒時間,持槍者腦裏面流過嘅所有思維、考慮、計算、擔憂、緊張等等。即使執法者受過無數訓練,都不可能為真正開槍的一刹作完美的事前準備。

今早案情,當時環境多人,疑犯主動拿出鎅刀,警告無效,女警開槍。

當然事件還需要深入調查,但在這刻客觀而論,女警在短時間内,在面對動機及精神狀態存疑但手持致命武器的疑犯,成功阻止了他對身邊的人作出傷害。

我認為社會在這刻,應該給她足夠的空間,以及讓警方有足夠的時間調查。

畢竟,這位女警阿 Wing 在開槍後,已經跨過了這條奈河。 她已經再不是開槍前的阿 Wing。

批評很容易,但要做得公允太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