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跳出考試的思考 — 2020 年通識科文憑試卷二的速(漫)評

2020/4/28 — 17:39

題一

香港人經歷過 2019 年至今一場前所未有的洗體,對於「本土身份認同」的建構,以及社會事件所塑造和賦予的時代意義,各人心裡或多或少,著實有不足為外人道的感受。「文化遺產」這概念傳統上是物質層面上的文化內容,雖然不是不重要,但在 21 世紀的世界,個人在精神層面上的信念和原則,以至由此轉化而成的生活實踐和具體行動,可能對人們來說更加深刻。題目以粵劇保育為例子,要求學生解釋保育的困難,由此引伸出「非物質文化遺產」在「香港地」當代生活中是否有重大貢獻。置身當下,還要反思如何保育傳統意義上的「傳統」,其實在一定程度上是脫離現實。若果教育專業足夠開放和包容多元意見,容讓年輕人合符理性地對課程預設的「核心概念」重新定義:這一年來香港人在街頭上看過的手勢、叫過的口號、穿過的裝備、認識過的陌生人……或許在日後便是香港本土獨一無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讀歷史的人深明遺產的一大意義,就是守護一代人的記憶;而在資訊科技日新月異,同時又是資訊泛濫的年代下,如何凝聚人心,確保人們共同經歷過又承認的時代「遺產」得以記錄和保存,實是一道可能對某些人無關緊要,但對一些人至關重要的命題。若能做到,其實這就是對於當代生活的人們而言的的一項重大貢獻。

題二

廣告

若代入負責擬卷的考評人員角度而言,這道題目不論是資料或問法,都能夠十分清楚地展示出如何根據官方課程指引而設。不過從前線教師或考生角度看,恐怕臨場會選答此題的極其量只有不多於 5% 的人。根本原因在於課題過於脫離生活的現實。身處香港的年輕人,究竟在甚麼可能的情況下,有需要(或應該)對中國大陸的民營企業和國營企業有充份的認識呢?對不起,筆者也難以回答這難題。一般大眾讀者或會追問:「為什麼試題會以這些議題為例作考核?」答案只有兩個可能,心水清的讀者大概不言自明。而事實上,身處香港,我們如何得知中國大陸的真實情況?或許很大程度上是無從得知。一般人大概無法判斷哪些資訊是可信,甚或是否值得關注。當一個政權或社會的日常運作,充斥著大大小小的潛規則,而在人治早已凌駕法治的國家中,領導人發言人使用一如「依法治國」、「依法施政」的套語早已琅琅上口,哪會多管人民大眾對此究竟是爽還是不爽。若本港通識科課程不適時更新,仍停留在教授幾十年前的改革開放發展歷程,其實對於了解當今中國大陸的政治、社會、經濟、文化發展,實在未必有甚麼參考價值。若要反思歷史教訓,倒不如將這目標交回給研習歷史的科目吧。

題三

廣告

智慧城市這概念涉及人類的未來,肯定是年輕一代關注的議題,相信這題肯定是大多數考生的首選。題目要求學生展示對能源使用的理解,並且引伸出如何才是具「可持續性」的社會。這道題目基本要解釋發展經濟和社會時須兼顧環境,深入討論則要觸及如何處理社會不同階層之間的差距,以及闡述公平、公義的價值如何重要。即使假若未來世界因科技進步而令資源變成無限的話,其實人類本性中的自私自利也會無止境地對他人帶來災難。智慧城市的發展可以是通向烏托邦的光明道路,就如美劇《Westworld》的故事設定一樣;但實際上少數人對權力的欲望、對他人的冷酷無情,也是無可避免會反覆出現的悲劇劇情。如何平衡科技發展帶來的利處和潛在的弊端,人類社會似乎也必須找出一個具公信力、認受性,而同時有彈性和空間推行變革的制度。若果在全球化下,有任何具影響力的大國與這些原則背道而馳的話,那麼守住普世價值的文明,似乎總會有天無法逃避現實,要勇敢地正視這個未來世界的挑戰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