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身邊朋友都計劃移民,但…

2020/5/23 — 19:56

與朋友聊天,知道不少認識的人,原本沒想過移民,短時間內卻下定決心,落實計劃。

我並不反對移民,更不會指責人家有事自己先走。人各有志,況且每人也有自己的難處和顧慮,只要無傷害別人,任何人都有選擇未來生活方式的自由。我甚至會鼓勵一些年輕朋友放眼世界,做地球公民,四處闖蕩,沒必要長留在同一地方。那時還未有逃犯條例修訂,更未有港版國安法。當然,武肺威脅常在,人的流動性少不免打折扣。

除了恐懼,還有不確性。對很多人來說,特別為人父母者,不能不替小朋友設想。成長於一個隨時犯禁、突然會被人間蒸發的社會,太缺乏保障。付出多年努力,但一次誤踩地雷,人生的計劃便付諸流水,這教呼吸慣自由空氣的香港人如何忍受?把小生命帶到這星球,責任何其重,明知香港將變成政治犯的囚籠(或中途站),趕尾班車,覓另一個家,在他鄉落地生根,這才對得起孩子啊!誰希望他朝自己的孩子變成小粉紅,或埋怨父母沒好好替她/他們策劃未來,令其活得如此無自我、無尊嚴?

廣告

當然,移情別戀不等於找到理想歸宿。流行小說/愛情劇最喜歡賣弄的一款情節,就是男/女主角明明戀上條件好到加零一的對象,但始終放不下那個缺點多多的舊情人。這種題材長做長有,間接說明是相當反映現實。移民亦差不多。討厭香港者,而又有能力離開,老早已跑掉。留到最後一刻才選擇離開,大抵對這個家有深厚感情,走也是迫不得已。用情如此深,是否能投入另一個懷抱,根本是一場賭博。賭輸了,就只是用肉身上和形式上的自由,換取感情上的被封鎖、被流放。

移民的賭注,還不限於自己情感的歸宿。

廣告

中國的霸道,很多國家都深切體會到。港人移民,大概不會揀北韓、俄羅斯或伊朗,受各地反華情緒波及的機會也就不免有所增加。尤其全球局勢日益嚴峻,經濟大衰退隨時觸發骨牌式崩潰,就算武肺受控,量寬的後遺症、AI 失業潮、氣候及人口老化危機等,各大不利因素所催生的完美風暴都足以把世界各國弄到雞毛鴨血,助長排外的民粹風潮。萬一疫情第二波更厲害,後果更不堪想像。如果運氣欠佳,本身條件又不夠好,作為新移民,便首當其衝,日子未必比留在香港好得多。

二戰後相對太平的日子差不多走到盡頭,世上的淨土一天比一天減少,最好的選擇其實不是移民,而是從未出世,奈何正如《莊子.外篇.達生》所言:「生之來不能卻,其去不能止。」退而求其次,或許選擇做一個真正的環境保護者,停止繁衍破壞地球生態的元凶。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