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宇

余震宇

「香港舊照片」負責人,中學教師。

2020/1/27 - 19:35

軍營改裝隔離營ㅤ早有先例

約六十年代的漆咸道軍營(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約六十年代的漆咸道軍營(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現時香港政府抗疫不力,既不如澳門,亦不如中國大陸。當局只任由抵港人士自行申報出發地區,防疫機制形同虛設。同時,又選址鄰近民居如粉嶺暉明邨權充隔離營,埋下社區播毒的危機。民間要求香港政府採取果斷措施,杜絕病毒來襲,更有政界人士要求利用軍營暫作隔離中心。翻查資料,早於一九六零年代,港英政府已經選址軍營作檢疫中心,而且應付疫情,似乎較今日政府更加果斷。

由一九六一年開始,霍亂肆虐香港,甚至淪為疫區。港英政府為了制止病毒繼續在社區擴散,特意選址尖沙咀漆咸營作檢疫中心。漆咸營即舊駐港英軍兵房,位置即今日尖沙咀科學館一帶。凡與患者有接觸者,均必須入營隔離五日五夜。以一九六一年為例,最高峰時期曾有近七百人入住。現在呢?軍營不開,還挑了鄰近民居的粉嶺暉明邨做隔離營,還被踢爆老早就安排好設備,臨門一腳,才公告天下。

當時,與患者曾經同場活動的人,也在被隔離之列。一九六一年,大埔常盛街一名患有霍亂市民出入廟宇之後病亡,該廟廟祝因而被送入漆咸營隔離之餘,整座廟宇也被封閉,當時人戲稱「警察連菩薩都拉」。今日呢?虛報沒有住過、去過武漢的人,已經在東區、聯合醫院播毒,就算嬰兒也不能倖免。

廣告

當局一旦發現患者,不僅清潔其單位,甚至全層也在封閉消毒之列。一九六二年,霍亂再度肆虐,其中一名患者居於亞皆老街八十二號地下,當局最終封閉全層徹底清潔、消毒。反觀當局只公布病患者曾入住大廈名稱,並未承擔任何清潔責任,令人迷惘。

為了防備境外旅客傳播病毒,港英政府還針對旅客進行預備措施。一九六三年九月,一批曼谷旅客未能出示防霍亂注射證,全團須立刻進入漆咸營進行隔離。今日港府呢?讓旅客自行申報出發地,根本是荒謬。

圖左:1961 年報章,證明漆咸營曾作隔離營
圖右:1930 年代的尖沙咀,右方空地為軍營位置。(公共圖書館圖片)

圖左:1961 年報章,證明漆咸營曾作隔離營
圖右:1930 年代的尖沙咀,右方空地為軍營位置。(公共圖書館圖片)

反觀今日香港,政府未能汲引沙士教訓,仍然採取被動態度,放任新型肺炎繼續在境內肆虐。二零零三年,中國大陸是播毒罪魁禍首;二零二零年,中國仍然有跡象封鎖消息,但香港為了取悅主子,無視香港七百萬人的生命,繼續攬炒。現時港九新界仍有多處軍營,其使用率已屬閒置程度,既然駐港解放軍上次主動清除路障有功,今次大可自行讓出軍營,務使中國各省旅客、曾經北上的香港人、與患者有密切接觸人士及有需要市民,一起入住隔離營十四日,相信必可對症下藥,防治疫症繼續擴散。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