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輟學生搖身變NGO創辦人 導演劉孝偉望以生命影響生命

2017/7/25 — 12:22

劉孝偉來自電影界,他19歲就走入了娛樂圈的大染缸,風光過也消沉過。當年,他是主流教育裡的失敗者,中學未讀畢,就給學校趕了出來。

今年他40歲,擁有一個學士和兩個碩士學位,創立了慈善戲劇教育團體「主力場」,希望透過戲劇,啟發年輕人反思生命和理想的價值。離開電影世界,劉孝偉親自落場,演活了一個生命影響生命的故事。

劉孝偉自小就喜歡說故事,19歲開始寫電影劇本。直到2003年,香港電影巿道蕭條,很多電影工作者紛紛離場。「有人轉行做雜誌,有人轉行做水電工,也有人返大陸拍片。」

廣告

劉孝偉遂學人家回內地做電影,誰料旋即發現自己受不了大陸文化的光怪陸離,「他們喝酒如倒水,我不能喝;又不敢嫖妓,怕死。傾傾下,無端端會有人拿槍出來,不是普通人能夠適應。」

劉孝偉由電影導演變身NGO創辦人,盼透過戲劇,啟發年輕人反思生命和理想的價值。

劉孝偉由電影導演變身NGO創辦人,盼透過戲劇,啟發年輕人反思生命和理想的價值。

廣告

北上之路不通,劉孝偉檢視初衷,確定自己最喜歡的,仍然是說故事,但礙於自身學歷低,令他不能走更遠的路。「於是我自修報讀課程,幾經轉折透過兼讀課程考取學士學位。」他坦言,這條路很痛苦。

進修期間,他只能在坊間一些教育中心工作,直到他獲取學士學位後,想進一步豐富見識,希望結合教育和戲劇,來實踐自己心中的想法和信念。

這個時候,他發現公開大學正在開辦教育碩士課程,二話不說,立即報讀。「課程教授的理論很深入,令我對教育產生了全新的看法,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以前一直覺得自己中文叻,修了一科中文研究後,始知道原來自己很不濟。在公大那幾年,令我謙卑了很多。」

讓他最難忘的是老師講授「建構式學習」概念。他解釋,主流的教育模式採取「符號式學習」,例如眼前有一個水杯,老師就教學生:「這是杯。」這種教育方法符合成本效益,能大規模進行,也容易評估學生進度。

但所謂「建構式學習」,則近乎一種紅褲子的實踐模式。劉孝偉說:「例如裁縫如何教他的學徒?就是讓學徒在教學現場自行摸索學習,透過觀察、模仿、實驗,最後自己學識。這樣學習,才能讓學生內化所學知識及理論,在不同環境下也能靈活應用。」

劉孝偉從公大進修的過程中獲得啟發後,更致力把它應用在現實生活裡。2010年他完成教育碩士課程後,再唸戲劇教育專業文憑,同時由學生變身老師,執教「毅進課程」。

早前劉孝偉重出江湖,執導電影《告別之前》,探討生死教育,並在公開大學舉行了一場慈善首映暨分享會。

早前劉孝偉重出江湖,執導電影《告別之前》,探討生死教育,並在公開大學舉行了一場慈善首映暨分享會。

在執教生涯裡,劉孝偉不忘昔日老師教誨,把這種「建構式學習」融入他的講課中。「我嘗試引領年輕人去探索一個議題,例如講賭博,我帶他們去戒賭中心,認識問題賭徒,讓他們自由發揮,找人傾計。」透過毅進學生的反思,進一步鼓勵劉孝偉採用不同的方法,去啟發年輕人思考的深度。

前線教學工作深化了劉孝偉昔日的初衷,他決定要投身青年和戲劇教育的工作,望以生命影響生命。他於2013年創辦慈善團體「主力場」,藉著戲劇訓練,助年輕人反思,從中發掘他們的志趣。

當時三十幾歲的劉孝偉,似乎已比一般人活了更久,這也是他常掛在嘴邊的說話:「我的經歷很多也很複雜,好似活了一世紀。」經歷了四年的開創期,今日的劉孝偉,外表稍為多了點風霜,但內心仍然是「𡃁仔」一個,是為了跟青年同行。他笑說:「現在外表殘了⋯⋯早幾年我還可充童黨。但我會玩後生仔正在玩的網絡遊戲和app,要了解他們,就要跟他們做一樣的東西啊。」

為了給「主力場」籌募經費,以及讓更多人認識他的理念,早前劉孝偉重出江湖,執導電影《告別之前》,探討生死教育問題,這也是他之前曾致力關注的議題之一。他提拔了六、七年前,於毅進課程認識的年輕人參與電影幕前演出,希望透過這齣戲,讓「主力場」拉近和年輕人的距離,並與他們一起,在香港這個我們所喜愛的地方,並肩走得更遠。

 

(立場新聞 x 香港公開大學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