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的首五類獲分配名額行業

2019/1/16 — 17:32

香港演藝學院(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香港演藝學院(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本欄前文整理了有關各類申請入境香港居留或就業計劃的數據[1],其中以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的獲分配名額最高,2017年的一年便批了給12,381人!香港的那些行業會如此大量需要境外聘請人才,而多年來這些行業有沒有在香港加強培訓本地人才?

首先,圖1是根據入境處向立法會提供有關過去十年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的獲分配名額人數中最高的首五類行業。若以2017年數據比較,第一位是從事藝術或文化行業的人才,一年就輸入了差不多4千人,佔全部的約三份一;而且人數由2008年時只批475人,急升至2017年的3,918人,升幅7.25倍!香港在同期的文化及創意產業增值佔香港生產總值的比例卻好像沒有甚麼明顯的改善,仍然在4.5%上下;最有趣是在文化創意產業內的就業人數竟然也沒有明顯增長,2014-2016年大致維持在213,000人左右[3],似乎藝術文化界須要深入研究,了解該計劃對行業的影響。

事實上,藝術或文化行業屬非常專門而且獨特的行業,傳統藝術家或文化人並不一定適宜透過學歷作為評估標準,入境處在沒有國際專家的協助下,實難以判斷該職位是否在港未能找到合適人才,更加難以確定申請來港人士的藝術或文化資歷的真偽。事實上,入境處就曾在2016年就9宗輸入內地人才計劃申請中懷疑中介機構提供失實資料或作虛假陳述,須作刑事調查,但未知與那些行業有關。[4] 

廣告

圖1 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中獲分配名額最高的5類行業,2008 - 2017。來源:[2]

圖1 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中獲分配名額最高的5類行業,2008 - 2017。來源:[2]

廣告

第二位高獲分配名額的行業為學術研究及教育,去年就達到2,340人,而且是一直維持在高分配名額水平,每年接近2,500-3,000人。學術及研究人才一般以博士學位及國際期刊的研究產出等作為評定標準,較為客觀,但今年有報導指:從事「學術研究和教育[的輸入人才計劃申請而獲批人士]持有博士學位及以上學歷的個案有691宗,佔整體9.7%,而非博士、碩士及學士等的其他學歷個案則佔四成。」[5] 報導令公眾質疑這些人才是否符合輸入人才計劃的應有準則。再者,過去十年香港政府長期忽略培訓本地學術研究人才,科研支出佔生產總值一直維持在非常低的水平 (0.73%),雖然去年的施政報告提出增加科研預算,但增加的撥款較少花在培訓本地科研人才,反而大灑230億元作河套區和科技園的基建支出。

第三和第五高的行業分別為金融服務和商業及貿易,但第四高的行業卻是無以名狀,統稱為「其他」。本來統計總不能完全分類,總有「其他」一項,但有趣是這「其他」一項由2008年只有1宗,至2017年急升150倍,增至1504宗。一般而言,當「其他」一項的數量增加至第四高,表示有些未分類的行業必須獨立分類,以反映該等行業的實際狀況及影響。

相類似的情況在一般就業計劃同樣出現,圖2 為一般就業計劃內的獲分配名額的首五類行業,2017年的大約4萬名獲分配名額當中,最高人數的行業竟然是「其他」,達到13,252人,約佔三份一!在統計分析中出現「其他」一項成為最高類別可謂難得一見,對分析既沒有幫助,更把問題隱藏,公眾難以監察政策。

圖2 一般就業計劃中最高的5類獲分配名額人數,2014-2017年。來源:[2]

圖2 一般就業計劃中最高的5類獲分配名額人數,2014-2017年。來源:[2]

 

參考
[1] 姚松炎 (2019) 各類非單程證申請入境香港居留或就業計劃的數據和欺詐行為的報導
[2] 香港政府 (2018) 根據一般就業政策、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及 優秀人才入境計劃獲批來港人士的行業/界別統計數字
[3] 統計署 (2018) 香港的文化及創意產業,香港統計月刊。 
[4] 香港政府 (2017) 打擊從非法途徑申請簽證或進入許可來港的人士
[5] 香港01 (2018) 政府近5個月接約8000宗內地人才入境申請 不足一成持博士學歷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