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遭警發逾200限聚告票 揭隱身窄巷小店 推非主流文化

大隱隱於市,銅鑼灣陳東里是一條「隱世小巷」,不算易找,平日人跡罕至,由街頭行至街尾,不用一分鐘就走完。有誰能想到,這裏,曾有數百人聚集參與音樂派對,並引來警方包抄發限聚令告票?

7月17日的晚上,逾2百人在巷中聚集,參與「籃球音樂市集」,警方包圍小巷,向 229 人發限聚令告票,屈指一算,罰款總額高達114.5萬元。

籃球、音樂、再crossover市集?究竟所謂何事?

舉辦市集的,是小巷的一間音樂咖啡店。咖啡店外寫著「要有」二字的霓虹字燈,店裡播著本地獨立音樂,牆身畫滿藝術塗鴉,32歲的店主阿Fung說,這是他的一個朋友畫的,他尤其喜歡以油畫畫籃球明星的肖像。店側有個大大的高比拜仁頭像噴漆塗鴉,他說,「那都是朋友畫的,他來到,說想用噴漆噴,都是第一次試」。在高比的頭顱後,是那高約三米的籃球架,矗立於店舖一旁。

慕名來者各異其趣

「要有」是間數百呎的小咖啡店,去年10月中開張,領取「外賣牌照」,不像常見的Cafe,有充裕的地方讓人歎著冷氣,呷著咖啡,便待過一整個下午。

店員遞來一杯冰水,她說在這裏工作很熱,常要喝著帶冰的飲料,但她喜歡這地方,有種很台式、很「chill」的愜意感覺。她說這裏的人都很特別,不同人有不同的興趣,都懂得不同的技藝,她自己便是一名跳繩愛好者。

「其實夜晚會比較多人,我們在戶外,日頭比較熱些,所以沒有太多人來,冬天會好些。」喜歡Hip Hop音樂的阿Fung稱。

每逢周三的晚上,這裡都會舉辦一個小型的唱歌聚會,也會吸引到一些年輕的著名Rapper前來,例如是唱《潮共》﹑《點解咁 L 肥》的JB。

即興的freestyle 創特別的歌

「通常都有即興的freestyle,大家都會出現,輪流揸枝咪地唱歌。」他笑言,「他們有空就過來玩,鍾意揸咪的感覺,都係有少少表演慾,沒有咪渣差很遠㗎嘛。」

「這裹好玩的地方就在於,有好多不同類型做文化的人,他們拍埋一齊就會有Idea,例如有人是整beat的,有人是玩中樂的,之後可能又有個Rapper,咁他們三人就可能會一起用中式的節奏rap出來,或者可能有些人是拍開片的,咁又可以拍下MV,即是在這個地方,大家都會有些事物產生到出來。」

「要有」也非只推廣Hip Hop音樂、Rap等文化,裹面的5名店員,有些本身都是客人,也有不同志趣。阿Fung說,「都是隨緣啦,大家都有不同的興趣,有人跳繩、做DJ,也有人是踩滑板、或踩下Road Bike。」

Pop-up展覽推廣不同興趣文化

阿Fung身穿寬身衣,頭上編著髒辮,頭髮纏在一起,編結成一條條繩子的形狀,有種不苟言笑的感覺,符合一般人所想Hip Hop的風格。

然而,他接觸這音樂文化僅兩年,並非資深玩家,開辧這音樂Cafe之前,主要從事餐飲業,開主流的西式餐廳及Cafe,但對烹飪興趣不大,反而對音樂、畫畫更有興趣。現時他雖然仍有經營其他餐飲事業,但主要交由合伙拍檔打理,自己則全力經營這間Cafe。

他說,過去的自己只專注於工作,卻忽略了自己的興趣,到大個才想自己究竟想做甚麼。「現在的年輕人都會有這樣的情況,即是可能為了『搵食』、為了工作,就擺低了自己的興趣,變得沒有甚麼目標,好似只是為了工作。」所以,他便希望能提供一個好的平台予年輕人,讓他們能發展各樣的興趣,例如音樂。

「要有」分作兩個部分,一邊是經營外賣小食及飲品,另一邊則設有一個小小的展覽空間,間中會舉辦不同的Pop-up展覽,裹面養著一隻雙目失明的黑貓 - 阿Yo。阿Fung呼喚著阿Yo,惟牠仍不屑一顧,「牠是半年前在小巷中發現拾來養的,平日住在這,但玩音樂時會放牠在其他地方。」

阿Fung籌辦的展覽類型多元,主要都是與本地的藝術家合作,「做一兩個禮拜Pop-up,賣他們design的東西,或是post下他們的作品。」接下來,他打算籌備有關紋身,以及滑板有關的展覽。

製作微電影播映會    社區推廣本地藝術

他說,這是一個平台,讓市民有機會看看本地藝術家的作品,而銅鑼灣區也是個很好的地址。除了展覽外,他也曾在這裹舉辦過本土製作的微電影播映會,以及與一些Rapper合作,舉辦過一些小型音樂會,很多音樂人也是透過這些合作而認識的。他們也會在其他地方舉辦不同活動,例如是音樂Show。

但他經營這間咖啡店,暫時仍是「維唔到皮」(虧蝕),問及是不是早有預料,他無奈地笑說,「都不是預咗,但其實現在每個月都看著它慢慢、慢慢變好」。

一月曾辦市集   警指做好人潮管制即可

今年1月,阿Fung在咖啡店初試舉辦音樂市集,規模較7月那次小型,他認為「始終(Cafe)剛剛開始,不太多人」。他說,當時的限聚執法令較現時更為嚴謹,但警方並無控違限聚令,僅表示只要做好人潮管制,以及出面貼些貼紙間好距離,大家4個人分開地進行活動,便無問題,「以為今次限聚令寬鬆了會更好」。

第二次舉辦市集的活動包括1V1街頭籃球賽、Rap Battle、、DJ表演、即場紋身和互動環節等。當日,人潮如鯽,有Rappers在場Battle,眾人圍觀,氣氛熾熱,在場表演的 DJ卻也不忘時刻提醒在場人士,需要保持社交距離,但人流疏散不久,便又湧回一團, DJ 又需再一次擴音呼籲。

警察兩度到場處理阻街問題

警員其實曾先後兩次前來,但強調並非因599G(《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的問題而過來,是警告及要求將那籃球架移回原位,以免放在街上阻人。

黃昏三面包抄   有人因「人推人」受傷

後來,約6時40分,大批警員從三方湧來,突然封鎖所有出入口及推進,並採取票控行動,有市民因人推人而受傷。

對於事情的發展,阿Fung意想不到,亦令他相當擔心。他表示,日後都避免在這裏舉辦市集類型的活動,「盡量都是在自己以及合規格的地方舉行,也不要叫太多人,做太多宣傳吧」。

有人等外賣收告票    建議向法庭解釋

他知道有些人僅是純粹路過,或是在巷內逗留了一分鐘等待外賣食物,但卻因此而被發告票,他建議他們應保留外賣收據,並向法庭解釋在場原因。不過,立場翻查資料,根據政府防疫網站,一般而言,羣組聚集的定義是一羣人為共同目的而聚集,但是否屬聚集仍然要視乎個案的情況,例如聚集是否事先組織、聚集人士間有否互動,等外賣在一般情況下並不符合條例下羣組聚集的定義。

根據警方在事發翌日(18曰)的公布指,事發當日(17日)下午約 6 時 40 分,發現大量人群在陳東里及霎西街交界的店鋪外聚集,舉行籃球比賽及音樂派對,於是採取票控行動。行動期間,共229人被票控違反 599G 限聚令告票,包括 170 名男子及 59 名女子,年齡介乎 12 至 49 歲。另外,32 歲店鋪負責人被指組織受禁群組聚集,帶返警署調查。

或許,數以百計人的音樂市集,確會惹來他人的不安和投訴,尤其是活動並非「主流」會接觸的類型。

誰來定義非主流?

記者初次踏足這間咖啡店,沒有典型Cafe的文青感,反而每一個細節,包括塗鴉、背景音樂、人們的配搭,都在表露出一種「非主流」的時尚感。

「其實我覺得不是非主流囉,只是在香港這個地方,因為平台較少,就算是電視台,也只有一兩間,他們說來說去都只是屬於他們的『潮流』。但Hip Hop這樣東西,在其他國家、在外國是一個很主流的文化來。」阿Fung反駁。

Hip Hop音樂及文化在1970年代興起時,起源於紐約市貧民區的青年,影響力滲透全球,90年代起被引進香港,在1999年成立的LMF,使大眾更加認識香港Hip Hop。這種文化的四大元素,分別為為街舞(B-Boy)、塗鴉(Graffiti)、DJ(Disk Jockey)、饒舌(Rap)所建構而成的。的確,就正如近年 Rap 很變得很流行,以往所說的非主流獨立音樂,與主流的界線也越趨模糊,My Little Airport、Serrini等音樂人也逐漸被香港年輕人廣為認知。

「現在一定是多了人(欣賞),上網看看view數啊,看一看YouTube的數據,那個數字都是很大,與現在所謂的主流音樂人,是一樣這麼多人聽。」

過去若舉辦獨立音樂活動,曾有Hidden Agenda這Live House,是個能夠容納數百人的獨立音樂表演場地,開辦的音樂會橫跨搖滾樂、重金屬、爵士樂、Hip Hop等,但經歷多次爭取合法經營失敗後,香港的音樂空間似乎局限越來越大。

去年2月,前身為 Hidden Agenda 的 TTN This Town Needs也宣布結業,有些場地雖沒有了,但對獨立音樂、Hip Hop音樂,乃至其他不同興趣文化的人,依舊留了下來。阿Fung直言,「我覺得不用下下都要比錢、租地方,才可以玩到音樂囉。」

店名與This Town Needs不約而同地帶有相近意思的「要有」,本身其實是阿Fung與朋友間的口頭禪,「即是覺得有些東西是要有的」,他說,「我想將大家所謂的『非主流』,或者是Underground的,可以去到主流的平台。」

「我仍想繼續推動這些文化」,在這條非主流的小巷中,他這樣說道。

或許,這個城市「要有」的,不僅是這些多元的興趣文化,更是「要有」足夠的空間,讓推廣的人推廣、讓愛好者能盡情參與其中。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