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送給同學(1):NG 咗 take two 嚟過

2020/6/8 — 10:57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每年這個時候,都是畢業生不安的時候,香港今年的 DSE 安排不知所謂;在美國,中學生入不到理想的大學;大學生畢業後,申請專業課程(醫科,法律等)或者研究院失敗;找不到好工作... 這些都會令人覺得前途一片灰暗,好像身在一房間中,所有的出路都突然關閉了,無法離開。這種無力感,是很令人沮喪的。

我年過花甲,不計幼稚園,卻有等同 34 年的讀書經驗,所以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些個人在讀書方面的意見。我希望寫幾篇文章。這一篇,我想先講講當情況未如理論想時,可以如何處理。

我不想離地的告訴大家甚麼「行行出狀元」,「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等,只想和大家分享我的個人經驗。如果你覺得有幫助,那非常好,如果你覺得無關,那就當聽個老人家「想當年」吧。

廣告

今日,在一般人眼中,我應算是讀書的「人生勝利組」。我有一個學士(商科 — 管理科學)、兩個碩士(公共衛生,神學)、三個博士(管理學 — 資訊系統,醫學,法律)。同時是醫生和律師,也做過大學教授和軟件工程師。

但是,四十多年前,當我收到 A-Level 成績的時候,我以為我一生已經「玩完」!我的夢想是做醫生,中學七年的精力都是專注在這一目標上。我未踢過一次波;未去過一次 Party;未約過一次女同學去街...。但是,我的醫生夢卻給一條鯊魚咬死了。

廣告

當年 A-Level 理科需要考實驗。那是分組考的。每組的題目都不同。從舊試題中已經知道,生物科每年有一組(1/50 機會)考解剖鯊魚腦神經。但是很多組會考老鼠、蚯蚓、或曱甴。而找鯊魚頭來練習也不容易,要在魚檔買到鯊魚,再在藥水中處理一段時間才可以用。所以,很多同學都會放棄練習鯊魚,希望不會抽中這五十分一的機會。

我記得我只練習過一條鯊魚,卻劏了無數的曱甴(不用買,住唐樓隨時捉到),十幾隻老鼠和十幾條蚯蚓。但是考生物實驗那一日,一見條鯊魚已經知道死了九成,一線希望是其他兩科物理和化學夠好,可以補一補生物的低分。到收到成績,最後的希望也幻滅了,因為生物不合格,連申請醫科的資格也沒有。

現在已經過了四十幾年,但是放榜當日的情景我還記得清清楚楚,所以我覺得我是明白失敗學生的心情。我後來怎樣讀了這麼多科目並不是重點。現在的環境和資源,也和四十年前完全不同。但是,我在這過程中所經歷的一些概念,卻仍然適用,所以在這裡和大家分享:

(a)跌落地都要楋返揸沙

打交,被打落地,一就是放棄,讓人打死。但是也可以向對手撒沙掩眼,反敗為勝。申請大學也一樣,申請學校或者一系失敗了,不利用已有的成績繼續下去,就一定死。用手頭的資源放手一博,反而有生機。例如在美國入不到理想的大學,可以使用手上的成績,先入次級學校,讀好 GPA 再轉學。我大學本科的學校也只是普通學校,到研究院才入到一流名校。

(b)條條大路通羅馬

在專業訓練方面,很多學生的直覺是,必須入某學系,才能夠獲得專業資格。其實,如果某專業是你的夢想,通常有多過一條路可以到達目的地。就算最受管制的醫生,也有多過一條路。其他的專業,例如律師,商科等,可行的交替道路就更多。(以後我會介紹一些專業的交替道路。)無論你的專業夢想是什麼,在現在的環境,最重要的是先有一個學位和中上的成績,主修那一科並不重要。

(c)鬥長命

人類的平均壽命,在過去 100 年中增加了一倍,從約 40 歲跳到約 80 歲。這是好事也是壞事。壞的是我們一生要工作的時間長很多了。以前,香港專業人士的退休年齡是 55 歲。現在,隨時要工作到 65-70 歲,才有充足的資源退休。

但是,這也讓我們有機會在一生中轉幾次跑道。三、四十歲轉職業司空見慣,六十歲後開始另一新工作也是平常。加上大學文化的改變,成人學生回學校的大門是大開的。尋夢,現在是很簡單的事情了。

醫科是最難中年入行的,但是只要有心,還是有很多機會。我是在 34 歲時才回去讀醫科,41 歲完成專科訓練。製造第一個個人電腦的工程師叫 Ed Roberts,是他帶 Bill Gates 入行的,他是我最仰慕的其中一個人。他在 41 歲時已經名成利就,卻回去讀醫科,畢業後在小鎮行醫二十多年。其他學科和專業,要轉入行就更容易了。

(d)興趣

很多人會建議,不要強逼自己讀沒有興趣的科目。這裡我卻有不同的意見。如果你對一科目有特別興趣,那麼你應該用全力出擊爭取。但是如果你以為自己對一學科沒有興趣,只不過當時沒有其他選擇,我建議不要隨便放棄。

原因是,如果我以為我對某學科沒有興趣,那很可能只是我對那科目認識不足,或者未遇到好老師。給予機會,我可能其實在那科目很有潛質。

《射鵰英雄傳》中有一個小故事:老頑童周伯通被黃老邪困在桃花島,老頑童的情人瑛姑想去救人。她知道黃藥師的五行陣法利害,於是瑛姑唯有鑽研術數,希望可以破黃老邪的陣法。但是,在過程中她發現了鑽研術數本身就是非常有樂趣的一件事,結果成為「神算子」。這故事的信息是,專心鑽研一件事,即使本來只是為功利,也會發展出興趣來。

我也有類似的經驗。從小到大我的興趣是做醫生,到今日這也未變。但是,一些我以為沒有興趣和能力的科目,後來發現只是自己無知。

中學時讀理科,自然覺得自己對要用文字的工作沒有興趣和能力,那包括人文學科、社會科學、商科、和法律等。到入不到醫學院,決定來美國讀書,加上家庭背景,商科是當時最「安全」的選擇。雖然沒有興趣,也硬著頭皮上。當年也沒有那麼多機會讓人「講興趣」,選科一定需要考慮「搵食」。

讀了下去,才發覺商科和經濟,絕對不是市儈,他們對分析能力的要求,甚至比純理科更嚴緊。這是因為理科的數據通常很「乾淨(Clean Data)」,實驗又可重複。社會科學卻沒有乾淨的數據來分析,所以必須有嚴緊的邏輯來評估每一個假設。興趣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

我讀法律的過程就更奇妙。一直以為自己很拒抗這科,因為英文生字又多又深,書又難讀。美國讀商科一定要讀兩科商業法,這是大學低班時讀的。我因為怕拉低 GPA 影響申請研究院,就拖到最後一年才讀(因為十一月已經申請,最後兩學期的 GPA 不用看)。怎知一讀就愛上這學科。當年不夠信心,也因為已經申請到研究院,所以沒有馬上申請讀法律,否則這一生可能走了完全不同的路。到後來有機會,以自娛的心態去讀法律,更感到我對法律的興趣不在醫學之下。

所以,我建議大家不要太快下一個「沒有興趣」的結論,否則可能會錯失機會。

***

如果你現在的情況未能滿足你的要求,希望我的經驗可以為你帶來一點思考。最後,送許冠傑一首歌《腐朽化神奇》的幾句歌詞給你:

「人生難免多傷悲 何必呼天搶地 人生猶如做緊戲 NG 咗 take two 嚟過 就腐朽化神奇」

 

原刊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