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送給同學(5):讀商科

2020/6/13 — 9:25

Photo by Hunters Race on Unsplash

Photo by Hunters Race on Unsplash

任何時候和地區,商科都是個熱門學科。現在香港的環球商業系,入學要求和醫科和法律一樣難。

有些自鳴清高的,會認為讀商科是為「向錢看」,是市儈,沒有氣質。作為一個前商學院教授,我要強烈抗議!商科課程的道德要求,絕不比其他學科低,只是關注的角度有分歧。商科訓練強調平衡各方(Stake Holder Groups)的利益,令整個社會得益,過程中微觀的關懷可能較弱。醫學和法律卻專注一當事人(Client),而將整體利益視為次要。例子:一個殺人狂魔來到急症室,醫生的道德責任是用任何資源來搶救,不會考慮其他因素。這醫學倫理原則非常正確和重要,因為醫生絕對不應因為自己的價值觀而歧視病人,否則我可不可以先問問病人的政治立場立場,才決定是否治療?

但是,在這環境下訓練出來的醫生,有時就會失去了宏觀的視野,作出的決定也未必符合社會整體利益。1

廣告

還有,在美國,商業機構中的種族歧視,比較某些非謀利機構,特別是和人文工作有關的(例如大學哲學系),是少很多。這正是因為商業機構向錢看,歧視有能力的少數民族,就是和錢過不去。那些人文學系,卻是個非常小圈子,要怎樣排擠外人也可以。

商科有很多不同的範圍,有一些並不適合在大學時主修。會計、金融、資訊系統、決策科學(Decision Science)等技術性學系,比較適合作為主修。一般管理(General Management)、策略管理(Strategic Management)、市場學、人力資源等學系,卻是在有一定工作經驗後修讀才合適。如果沒有工作經驗,讀這些科目就只能死記理論,結果只是人云亦云。想主修這些課目,應先有工作經驗,再讀 MBA。

廣告

如果選讀商科,就一定要同時充實自己在理工(STE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的根基。未來商機的火車頭是靠 STEM。不了解新科技可以怎樣顛覆現有的營運模式,是不可以在未來的環境中從商的。

新科技一夜之間取替了龍頭大哥的商業個案,過去幾十年已經是常態。這包括了 Kodak 菲林發明了數碼相機,但是決定不發展這產品,菲林市場幾年中就完全消失。租帶公司 Blockbuster 沒有併購 Netflix,現在全世界只剩一間。很多大百貨公司不發展網購,結果破產。iPod 和 iTunes 也改變了整個音樂界和唱片業。在今日的 Covid-19 疫情中,美國傳統商業多間公司破產,但是各大科技公司例如 Amazon,Google 等卻更上一層樓。

不過,就算是科技公司,一不小心也會全軍覆沒,或者投資完全化水。上世紀的電腦巨人 Digital Equipment,有最強的 64-bit 處理器 Alpha,卻突然敗給 Intel base 的網絡計算。Xerox 發明了 Graphic User Interface,管理層不知是寶,低價賣了給蘋果。 近期一點的,有 Research in Motion (Blackberry 手機)和 Nokia 突然由「龍」變「蟲」。IBM 買了 Lotus-1-2-3,最後卻要將這部門關閉。

這些例子都告訴大家,要做成功事商業,就必須掌握 STEM,而且要不停的更新自己。

註:

1. 例子:很多人都聽過濫用抗生素這問題。但是,如果醫生的 stake holder 只是病人,那麼,在未能證實是否細菌感染時,處方抗生素不是錯誤的做法。一個咳的病人,轉為肺炎的機會可能只有 2%,但是卻可以致命。服用一個療程抗生素,可以減少轉為肺炎的機會,益處大過風險。但是,對整體社會來說,這樣濫用抗生素的風險遠遠大於幾個不幸病人因為肺炎而來的損失。做醫療管理的,就會指示前線醫生盡量不要為咳嗽病人處方抗生素。這是對個人還是社會負責的張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