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運動的巧合(十四)阿爾卑斯山沒有武漢肺炎

2020/1/29 — 14:10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影片截圖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影片截圖

【文:柯莫柔】

猜燈謎,根據百度,「是中國獨有的富有民族風格的一種傳統民俗文娛活動形式,是從古代就開始流傳的元宵節特色活動」。為了響應國家自古以來的習族,實現伸手可及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夢,香港人也要加油,增長智識、增廣見聞,是故提前擬了燈謎,諸君幸勿見笑。

曠古爍今,哪位元首最能夠connect不同種族、文化、歷史的敵人,即使以死懼之,屍橫遍野,他們都不畏死,情願以死一搏?

廣告

呼之欲出了吧?想要提示,並知道這位元首更多軼事嗎?請繼續看下去。

提示一:這位元首的癖好是廣開戰線,炮火橫飛,但當自己管治的團隊人手不足,資源枯竭,家園幾乎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個人也被迫着發出最後的吼聲時,元首卻沒有在場,反而留在歐洲最高及面積最大的阿爾卑斯山脈。「武漢肺炎?關我⋯⋯不,關香港咩事?」

廣告

提示二:身陷險境的專業人員冒死「進諫」,將前線淪陷、人心不穩到幾乎醞釀逃亡的消息上報時,元首會否「講人話」,下達一個人性化,以解以線之危的決定呢?當然不會。元首說已經作出最壞打算,又會減低大眾不必要憂慮。

提示三:當不斷上報的要求都不獲元首接納後,面對排山倒海的進擊,眼見身心俱疲、連年透支體力、隨時倒下的戰友,前線專業人員決定違抗命令。因為對上級的忠,不應該凌駕對戰友的義。忠,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忠而取義者也。

提示四:元首原本有一手人人「葡萄」的好牌,比起鄰近地區擁有更多資源、更多資金、更多人脈,幾年間跌跌碰碰落得如此田地,是因為外國勢力嗎?當然是擲地有聲的「不」,是因為這個不用為自己行為負責的政權,事事以政治考慮,而並非以大眾福祉為先。因此問題出現了,作出了錯誤決定令傷亡慘重後,你期望這些尸位素餐的「官狀病毒病患」懂得懸崖勒馬?不可能,他們只懂得虛報軍情,大損失化小,小損失操控成為勝仗,最後當然輸得一敗塗地,而最不幸的是陪葬,喪生後二十四小時內就能夠火化的安排也未免可以享受的大眾……

開估了,元首是……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元首是希特拉。納粹德軍由勝轉敗、由攻轉守,雙方死亡人數都以百萬計的「史大林格勒戰役」期間,相傳他一直待在阿爾卑斯山區的Berghof行館,以電報接收前線消息、發號施令。當時由保羅斯將軍率領的德軍第六軍團,約三十萬人被蘇聯包圍,彈盡糧絕地度過寒冬。期間保羅斯上報希特拉請求轉換行動目標,甚或投降以保士兵性命,希特拉拒絕,他說無人可以投降,而擁有蘇聯元首「史大林」名稱的城市「史大林格勒」也一定要攻下,反而將保羅斯晉升為「德意志陸軍元帥」。德國史上從來沒有元帥投降,直到保羅斯為止。同樣地,香港醫護人員得到的是大眾支持,罷工是為了俠義,無謂犧牲只是愚忠。

香港淪陷在即,滿口談民生不談政治的高官保皇黨,卻又將封關演繹成政治議題。「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在政府跨部門記者會上表示,每日均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通電話,討論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意想不到吧?二戰完結近八十年後,香港最高官員還以電報或電話聯繫討論緊急問題,因為正特首此時身處亡我之心不死的外國敵對勢力領土宣傳香港「根基仍然穩固,有信心可以克服當前困難」。

你有信心?連你都懂得待在瑞士,你下屬都懂得避走倫敦啦。署理行政長官有否信心呢?他強調當日「公布的措施均屬自行拍板,並非特首在電話遙距指示。」香港兒女有錢通通安排子女到海外留學,自己有錢隨即申請移民。有沒有人對香港還有信心?有,鄰近地區的病患,對香港的醫療系統仍然有。但如果問一問所有經陸路抵港的求診者,你既然到了,香港醫生護士也嚴重不足,再接收新病人可能令你真的感染到肺炎,因此現在封關好不好?

如果他們大愛地說不要封,願意不求診,騰出資源給他人,我明日就責無旁貸地潛到駐武漢辦,為馮主任煮飯洗衫洗碗。對了,如果他留在武漢是「責無旁貸」,那麼呆在瑞士的正特首呢?哈哈哈,祝各位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作者自我簡介:柯莫柔 公務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