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世界有比維持秩序更重要的東西

2020/10/27 — 10:24

我的人生思想最亂的時代,是我當老師的時期,這是最適合我,或最不適合我的職業。因為他同時具有了我最想做,和最不想做的事情,前者是改變世界,後者是維護建制,即是校規。這先天就是自相矛盾的,當時我的想法也是矛盾的。

當老師,最講的叫「課室秩序管理」,換句話說,老師的工作就是在課室裡維穩。穩定壓倒一切,校規其實是沒道理,不正義的東西,因為學生們也不會有很清楚的正義與道理,最終學校裡沒有正義只有秩序。

他打你,你打回他,你也不對。這句話是老師要說的話。也是我每次說完最不認同的話,站在維護規則的立場,這是對的,站在維護正義的立場,這是不對的。站在令學生變成怎樣的人這件事呢?我當老師時想了很久,最終也是不對的,我為何要將學生變成無法自衛的廢人呢?

廣告

但建制要求我這樣做,我的目標,就是讓所有人變成廢人,等待老師保護他們。而我是老師,我去保護他們,他們就沒事。這就是好學校,而在壞學校呢?通常壞學校就只會做到防止學生反擊,卻無法防止加害者欺負人。老師自相矛盾解決不了問題,就慢慢變成只管出糧,一切無能為力,就像現在的香港社會一樣。

我教過好學校,教過不好的學校,感受差很遠。在好學校裡,學生自動的聽你的話,當老師好像當皇帝一樣,真舒服,但舒服到我覺得焦躁,總之,在教紀律良好的好學校時,讓我比教 band 3 更不舒服。在這片和平當中,我只覺得這些學生是不正常的,有些東西壞掉了。我當時又說不出來,當然我現在知道,原來這些令人喜歡的乖學生同時也被廢掉了自衛生存的能力。

廣告

今天我們看到了惡果,我們有那麼多好學校,教出了那麼多好學生,但他們去到最後,將正義交付於校規與老師,在社會上就變成了報警,但如果警察不再維持正義呢?這件事終於發生了。

所以我不當老師了,這世界有比維持秩序更重要的東西。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