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科不是特別「有問題」,只是通識科教師特別「上心」而已

2019/11/27 — 16:54

通識科卷二,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通識科卷二,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文:曾瑞明 @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育工作關注組在 2016 年出版《守住這一代的思考:給公民社會的通識教育》一書,紀錄一群年輕教育工作者怎樣實踐通識。在有形無形的政治壓力之下,我們將通識科定位於公民教育,視之為師生共同享有的思考空間。可以說,我們在艱難的現實中努力展示我們的理想,希望公眾看到通識科的價值所在。

2018 年,通識科仍在。在表面平靜中藏著不能忽視的暗湧︰一方面,師生忙於應付考試而操練,在成績競逐中,師生對通識教育的初衷漸行漸遠;另一方面,一些公開試試題似乎著重可操作性而少了思考性,評核框架牢不可破,標準不一,甚至缺乏學理上較嚴格的支持……以上這些都提醒我們,仍在發展中的通識科有其自身的內部問題,需要正視、反思和提出完備的改革建議。但要嚴正指出,幾乎所有學科在實踐過程中都有其自身不足,關鍵在於該學科的工作者是否決心去改善。通識科不是特別「有問題」,只是通識科教師「特別上心」而已。

廣告

這本書正是為了革新通識科而撰寫的,表面上是討論 2015 年和 2016 年的文憑試通識科試題(對學生「應試」大概會有點幫助,也可以讓公眾不道聽塗說通識如何考核)。認識是重要的,因為總有人不理解遊戲規則而入考場卻立即投訴評核失效,但更深層的是對師生皆無可逃避的考試題目作更深入反思、作出批判並嘗試超越。我們清楚明白任何考試皆有其遊戲規則,但不認為考試「答案」說是就是,說非就非。透過書中討論,讓讀者明白最終其實要師生運用自己的理性和知識,去探問真理是甚麼。考試求分,學習求真,這其實是一種可悲的對立。但我們更要明白考試會倒轉來控制我們學甚麼,如何學。課程跟考試的關係不能不照察。我們也希望在考試這「必要之惡」中發掘出人們不為意的學習機會,並引導讀者要思考如何行動。學習到底要跟這世界發生關係,才會看到意義所在。

兩位通識科老師還親身參與 2017 年的通識科文憑試,當中感受大概不只是站在講壇或坐在會議室的大人先生們可以理解到的,願各讀者細心聆聽,慢慢咀嚼。

廣告

讀者看完這本書,應該明白考試除了需要「天書」,還有更多的天空。正如旅遊,也不只有閃閃發亮的「食買玩」攻略。我們花一點心機,就可以打破框框。

在此感謝進一步出版社的丁南僑博士的籌劃、一眾通識老師的參與,還有執行編輯鍾耀華先生的仔細校對,Kay Leung 的美術設計,讓這本書得以在坊間「通識天書」的重重包圍裏,發出異見的聲音。

《吾考通識.通識唔考》

《吾考通識.通識唔考》

《吾考通識.通識唔考》

「吾考通識」

每年數萬考生共赴試場「考通識」,師生都忙於應付公開試「遊戲規則」:理解課程重點、操練各類題型,甚至會就熱門議題「貼題」。考試作為「必要之惡」,原意是希望總結學生學習成果,辨別學生能否獲得和應用與課程目標相關的知識和技能。但考試技巧也是重要的,因此本書以 2015 及 2016 年兩屆文憑試通識科試題作出分析,希望讓讀者(特別是考生)對考評要求有更深入的認識,應付日後考試時更有信心。 

「通識唔考」

然而本書不甘於只作為考評「天書」,本書希望最後能「跳出考試」,透過一眾通識老師的共同參與,匯聚思想,反思通識教育科的各種可能。老師們指出考評制度對通識科發展的局限;針對日常思考的盲點加以釐清;提出應試教育以外的思考方向;甚至更進一步期望學子能踏出課室,以行動實踐所學。

對於考題的不同想像,他們提出的想法也許與應試無直接關係(套用考生的話就是「Out of Syllabus」),卻希望讀者明白考試以外,或有更具意義的學習。透過這些學習體驗,我們更能反思通識的核心價值。

風格迥異的篇章組合在一起,亦正好反映通識科理應百花齊放,不應只淪為補習天王式的作答框架。最終「考唔考」已不是重點,更重要的是大家如何思考。此外,書中更有兩位通識老師在 2017 年親自上場「考通識」,以教師代入學生的角度訴說箇中體會,了解通識教與考的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