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科對千禧世代的啟示

2019/2/20 — 18:11

資料圖片,來源:rawpixel.com

資料圖片,來源:rawpixel.com

【文:陳曦彤 @教育工作關注組】

舉凡一個課程進入軌道,開始建立常規,有所謂「慣例」,或恆常和熱門議題,又或較「穩陣」的教法和答題方法,便是該課程僵化的開始。這種僵化,對教育不一定是壞事。因為背後亦代表同工間建立共識,又或考評局掌握一套由平衡到有效及可靠,以至公平的考評模式,對家長、對學生、對教師、對學校而言,或可帶來莫名的安全感;畢竟飄泊多年,僵化通識科的現象,反過來看也可讓大家停一停、舒一口氣。

不過,教師的歇息其實亦不宜太長,否則這種僵化便很容易蔓延至教學生涯。我們不能忘記,通識科的橫空降世有其歷史使命;我們不能忘記,通識科離理想的課程考評還有很遠的路要走;我們不能忘記,通識科作為必修科,肩負著為香港下一代的批判思考建立基礎的責任。在 2018 文憑試過後,通識科亦宣布正式進入千禧世代,面對廿一世紀才出生的學生,通識科能否有效回應他們將來面對的困難與挑戰,或許才是測試這一科價值的最重要標準。近年在同工之間,聽到不少因社會困局或課程異化而來的氣餒和失落,筆者絕對感同身受,但在我看來,若果我們能透過課堂與考評,讓學生明白以下所列這科,對世界能作的回應及對他們的啟示,那麼,從「教學目標」來看,我們的努力就絕對不是徒勞。

廣告

1. 關注全球各地弱勢群體的生活素質

通識科最耳熟能詳的框架,必屬以「政經社文環」劃界的生活素質,但在這已經完全僵化並被消化的框架背後,通識學生更須注意的,其實是在不同層面分別被影響生活的「持份者」。經過對不同議題的探究,學生理應明白,每個議題均涉及不同社群之間的權力及利益角力,並存在既得利益者與被剝削或邊緣化的弱勢社群。通識科的訓練,旨在培養學生的正義感,理解受欺壓社群面對的境況,認清制度不公義之處,並把提升他們的生活素質,視為追求正義社會的必然手段。在廿一世紀,這種框架不只適用於香港,當我們把這啟示放諸全球,或許更容易在海量資訊中,辨識當下最急切需要處理的議題。

廣告

2. 身份認同由個體的自主參與及價值取向構成

香港、中國及世界公民,好像已成為通識學生難以否定的身份,但對這一代人更重要的問題,或許不是自己的身份,而是究竟我更重視哪一個身份,又或這身份對我有何意義。在政治參與課題中,我們不難發現新一代香港人之所以具本土情懷,又或上一代人更重視愛國精神,離不開他們曾在某段時間,熱衷地參與及關注該地方的事件,又或對於某種文化或道德價值的強烈認同。因此,身份認同是果,而非因。與其問通識學生他們的身份認同為何,更值得思考的應該是,他們願意為了什麼地方的議題,或哪一種價值而付出,甚至犧牲。唯有認識到當中的因果關係,他們才有可能在離開學校後,透過自主選擇去建立身份、去決定將來取向。

3. 地球的可持續發展,視乎全球公民能否擺脫資本主義邏輯

通識科的多角度思考,應充份讓學生認識到,個人層面從來只是各議題一個卑微而不足道的角度。上世紀鼓吹的英雄主義或苦行式改變社會的做法,在通識科的框架下其實是不值一哂;通識學生理應明白,無論是廢物、能源、污染甚至城市規劃及保育等等議題,個體的權力及能動性從來薄弱,千千萬萬人的集體行動,絕對比不上制度上的範式轉移,甚至法律上對權貴的監管來得有力。訴諸根本,人類作為一個命運共同體,如今面對的最大敵人,稱為資本主義。通識科理應讓學生明白到,我們日常的一言一行,以至所身處的制度設置及法律規範,無不受資本主義所影響而異化,造成經濟上的分配失衡、社會上的撕裂與價值空洞、以至地球資源的過渡開採。廿一世紀全球公民如何協作以回應資本主義的影響,是無可迴避的大哉問。

4. 自我與人際關係在文化及制度面前是何等脆弱

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常被定位為通識科入門單元,但當學生讀畢三年後回望,卻總會發現當中的內容,難以獨立成為一個議題或考題,箇中原因當然與自我及人際關係往往受制於社會各項因素有關。通識學生理應明白到所謂親密關係,所謂重要他者,當中無不涉及軟文化與硬制度的塑造;要不是教育制度賦予老師極大權力,其評分說話自然不會對你產生重大影響;沒有標準工時及房屋政策的配合,幸福家庭及美滿婚姻亦只可能出現於廣告劇集之上。不少學生在中六時看輕單元一,或許是分析能力成長的佐證;在離婚率及自殺率高企的廿一世紀,若我們不努力尋求更好的制度與文化價值觀,只尋找自我或從人際關係獲得幸福感,實不過紙上談兵罷了。

5. 無論是中國人與否也要面對改革開放帶來的挑戰

強國崛起作為一個社會議題,其實亦是一個全球化議題。從華為 5G 到中美貿易戰;D&G 廣告到 TikTok(抖音)潮流;基因改造嬰兒到新疆人權問題,新晉強國所衍生的爭議成為全球關注熱點。在這背景下,通識學生理應明白,無論你是香港人、中國人或是世界公民,都避不開改革開放下的中國。對現代中國有更準確的分析研判,甚至能左右你人生各種重大決定。通識科值得把現代中國設定為獨立單元,並不單單為了建立學生對祖國的歸屬感,更重要的是,若缺失了中國因素,千禧世代將無法準確把握世界發展趨勢,在國際關係前所未有地緊密的廿一世紀,這將決定香港下一代可以乘勢上流還是被邊緣化。

6. 通識技能是考試技巧,亦是廿一世紀公民一生的修行

不少同工及學生都對通識科日益僵化的考評表達不滿,甚至認為這偏離於課程宗旨而導致異化問題,使學生教師均執迷於答題技巧云云。但在筆者看來,通識科所重視並持續考核的技能,包括數據、原因、影響、困難等分析,以至評論、建議等高階思維,其實穿插於大專教育以至職場之中。相對於上一代人需要邊做邊學,千禧世代無疑在基礎上佔盡優勢。筆者甚至認為,即使是概念化、引用資料及多角度論證等微觀技巧,其實亦能幫助通識學生適應日新月異的廿一世紀;無論是論述「到 point」一矢中的,又或驗證論據與論點間的因果關係,甚至最基本的避免偏執與迷信,這些技巧都起了關鍵而充份的作用。至於學生能否持之以恆,當然取決於個人志趣及努力,這亦是筆者經常跟學生說,考試應是通識開端而非終結的最重要原因。

7. 關注及思考議題並付諸行動,比是否取得 5** 更為重要

這結論也許流於老生常談,卻是筆者不住自我提醒的教學底線;若果有一天,考評的預備功夫使學生對議題冷漠、思考僵化,甚至無力於行動,作為老師必須停下來反省,究竟是教學等預備工作出了問題?還是課程考評等設計出了問題?相對於獲得好成績,通識科更重視的,理應是自己的思考有沒有因探究過更多議題而進步、知識有沒有因而增益,以至對這世界更感到好奇。無論對教師還是學生而言,守住下一代╱自己的思考,是理所當然的首要。若為了應付考評而向背誦、貼題或教科書標準答案靠攏,希望各位有幸享受通識教學的師生,會有勇氣與能耐向這一切壓迫說不。

 

原刊於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