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半鄉郊清潔工曾中暑 沒休息室 垃圾站吃飯 膠袋小解 工友:我哋唔係牛

全球暖化,香港愈來愈熱,今年截至 11 月共有 54 日酷熱天氣。前線清潔工友頂着烈日,在街頭掃地一整天。部分鄉郊垃圾站,無水無電無廁所,甚至無瓦遮頭。有調查指,超過一半受訪鄉郊清潔工曾中暑。做鄉郊清潔工 10 多年的陳博賢曾在工作時中暑,他建議食環署為工友建有水電的休息室,「工友唔係牛,淨係識做,都要唞㗎!」

香港食物環境衛生署職工權益工會、政府前線僱員總會,以及社區關懷文化中心,撰寫研究報告。他們訪問了 47 名清潔工友,當中 25 人曾經在工作時中暑。報告中指,僱主只提供帽子、毛巾、飲用水和雨衣,然而僱主提供的瓶裝水往往不足,水機與工友的工作地段相隔一大段距離。

報告發現,清潔工在鄉郊地段工作沒有水電供應,大部分受訪者工人必須步行 10 至 15 分鐘才能使用廁所和水源。清潔工沒休息室,他們要在橋下或路邊,用廢棄建築材料搭建帳篷避暑避雨,或佔用垃圾站空間。

工會建議食環署仿效九巴,為戶外工友建有水有電的休息室。香港食物環境衛生署職工權益工會代表李美笑指,垃圾站沒有廁所,工友又要自備食水,更換衣物後要在垃圾站內,與垃圾一起晾曬,「有工友覺得部門當我哋係垃圾,扔出去就冇理。」他們建議建一個太陽能發電休息室,讓工友休息和存放物品,並紓緩暑熱。

現年 60 多歲的陳博賢,從事食環署前線清潔工超過 10 年,每天工作 8.5 小時不包飯鐘。數年前,他在大埔九龍坑鄉村,收集垃圾後推垃圾桶至垃圾站。當時天氣炎熱,途中他感覺手腳乏力,突然發冷且不斷出汗,他未能找到遮陰地點休息,報警入院才知道自己中暑。

陳博賢指,平時他們工作滿身大汗,更換衣服後,只能放在垃圾站內,跟垃圾擺在一起,而且站內沒有飲水機,通常要自備食水。

他續指,鄉郊跟市區有一段距離,他們只得一小時吃飯,出市區吃飯來回也花光時間,但清潔工無休息室,於是他們帶了飯也只可以在垃圾站內吃。他批評食環署沒有顧及前線員工感受,工作環境多年無改善,「你哋本身坐喺冷氣房,我哋喺前面同你哋打仗!」

工會訪問到一名於屯門鄉郊工作的女工友,她表示垃圾站沒有廁所,附近公廁亦不常開,於是她通常用膠袋解決。李美笑指,該名工友的工作地點與市區有半小時路程,附近無公廁和避暑避雨的地方,因此有必要為前線工友設立休息室。

食環署:過去三個夏天無中暑個案呈報

食物環境衞生署回應稱,過去三個夏天並沒有接獲署方員工中暑個案的呈報。食環署已為員工訂立酷熱天氣下工作的安全指引,為保障員工在酷熱天氣下工作時的安全和健康,署方除為員工提供保護衣物及飲用水外,亦要求主管人員按情況需要靈活編排工作,並經常查察員工的身體狀況,以防員工在酷熱天氣下工作時中暑。

食環署續稱,公眾潔淨服務合約訂明承辦商必須嚴格遵守所有與履行服務合約有關的法例,承辦商有責任確保其僱員在工作期間的職安健,包括為在不同環境下工作的僱員評估風險及採取適當預防措施、提供足夠及合適個人防護衣物、裝備、培訓及合適的工作安排等。根據合約條款,承辦商在提供服務時,須提供足夠可供飲用的水予其員工,並為在酷熱環境中工作的僱員評估風險及採取適當的預防措施。

食環署表示,署方可在無需事先警告的情況下,向承辦商發出嚴重失責通知書並扣減服務月費。若承辦商因合約所提供的服務而觸犯相關法例,署方可根據合約條款考慮終止有關合約。

設施方面,食環署目前負責管理 163 個永久離街垃圾站,站內一般設有更衣及飲用水設施。部分位處鄉郊的垃圾站礙於地理環境所限,未能加設更衣設施,食環署亦會盡量安排員工於附近的永久垃圾站使用飲用水、更衣及貯物設施。食環署亦在 2019 年聯同本地學術機構研發及設計新款具備排汗、透氣及反光功能的工作制服。現時已有 35 份街道潔淨服務合約的清潔工人採用新款制服,餘下 3 份街道潔淨服務合約會在明年一月起採用新款制服。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