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別

作者網誌圖片

又一場道別晚宴,冷不防朋友端出一支陳年干邑 XO,快要上機了,帶不走的,是這瓶二十載以前婚宴留下來的醇酒,古董一樣典雅又豪氣的酒瓶,像回到八、九十年代,最有自信最繁榮昌盛的香港。

天下萬務總有定時,世上沒有不散筵席,告別亦需盡興,一直捨不得喝的美酒,秋意漸濃的冷夜,我們一乾而盡。告別美好往日、告別變色家園、告別憂鬱都市,把回憶裝箱,尋覓下半生的海闊天空;揮別之前,讓我們一醉。

道別的朋友們,面對新生活新處境,你們有異地的陰冷冰寒,我們有故土的淒風慘雨;你們有令人沮喪的慢動作政府部門,我們有高效監控的國安警察;你們好不容易親臨曼聯主場目睹愛隊慘敗宿敵零比五,我們則在主場永遠作客大玩家買起球證旁證入球 DQ 輸零比五百。

自由從來不便宜,無論遠走他方或死守故地,都要付出代價。告別的朋友,一個一個賣樓辭工斷捨離,勇敢邁出新一步;臉書上的朋友,一個又一個改名、刪相、刪戶口;專欄園地的鄰居,一個一個擱筆、告別,或轉談生活小節飲食心得。

我們一代人,生於安樂,死於憂患;也許沒有必走的理由,也沒有必留的決心,都要調節心境,靜觀轉變,學懂告別。

無論去留,都要學懂告別往日的生活方式、學懂告別廉價的自由、學懂告別曾經以為是永恆的一切。

 

相關文章:
落差
離散大時代,去與留的掙扎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
作者網誌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