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家書 neben Kantstraße

德國家書 neben Kantstraße

在德國讀書寫作的香港人。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nebenkantstrasseㅤMedium: https://medium.com/@nebenkantstrasse

2020/2/5 - 13:00

道德勒索無權者,還是罷工勒索無道者?

無人有權要求他人付出性命來「盡責」。責任只源於自己為自己定立的義務。

當政府無道,即無對政府盡忠的義務。

於是,只剩下對生命 — 包括他人和自己 — 盡責。

廣告

醫護只是一個人的部份身份。一個人同時可以是個母親、父親、子女、師友……只把一部分放大,大張撻伐,是以偏蓋全,也是無視他人內心的道德掙扎和義務衝突。簡言之,沒同理心。

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論語‧子路‧18》

(白話: 葉公對孔子說:「我家鄉有正直的人,父親偷羊,兒子告發了他。」孔子說:「我家鄉正直的人不同:父為子隱瞞,子為父隱瞞,正直就在其中了。」)

有人預設了孔子永遠是對的,所以孔子之論必高於葉公。也有人把故事解讀成舊社會為父權封建價值護航,批評孔子面對道德兩難時,支持因私廢公。

然而,我們也可如此看:孔子想告訴葉公,正直沒有單一的路。只要出於其誠,皆有「(正)直在其中」。

醫護罷工,可以是為保護自己性命,可以是為逼令無道政府封關,兩者皆有直在其中。當然,也可以在徹底考慮後,願以身犯險,這當然也是盡責,也是直。

同樣是盡責,只是方式不同。只要出於其誠,自有直在其中。

大概,孔子在教我們如何欣賞別人,而不是如何批判他人。

作為外人,我們能支持或不支持他們的選擇,但沒有批評他人不盡責的基礎。

至於支持行動與否,綜合現在所有情況考慮,封關必然能夠挽救更多性命—至少在香港範圍。

如果閣下沒有更好的方法能幫忙逼使政府封關,閣下對醫護罷工的批評,也只流於無建設性的批評。

是以,無論你是結果論還是義務論者,皆無理由反對醫護以罷工來逼迫這個無能政府、無道染婦封關防疫。

先防,才可抗。要香港人齊心抗疫,必先支持全港防疫。

唯命是從,是愚痴;唯權是用,是無道。

與其道德勒索無權者,何不罷工勒索無道者?

作者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