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遭赤裸制服、被拒提供藥物 青山灣中心羈留人士控訴受虐

2020/6/8 — 8:00

【8/6 11:45 更新:入境處回應】

為居港同鄉報道「反送中」運動的印尼移工 Yuli Riswati,去年年底遭入境處以工作簽證逾期未續為由,在拘留 28 日後被遣返印尼。她曾哭訴羈留期間受到不人道對待,作為穆斯林卻被安排由男醫生作裸體檢查等,令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CIC)內的人權問題受關注。

多位前度羈留女性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指中心環境惡劣,更受到不人道對待,寧願入獄也不願留下。有人稱全身赤裸被多名女入境處人員,以膝壓著在地搜身致受傷;又有人稱因診所醫藥不足,導致其被駁回的斷指壞死。她們對入境處深感憤怒,誓要發聲讓真相見光,「這些都是真相,人們必須知道真相」。有立法會議員認為,入境處仍沿用監獄懲教思維對待羈留人士,CIC 尤如「黑洞中的黑洞」。入境處回應《立場新聞》查詢時說,該處按照既定程序,確保羈留人士在醫療衛生、投訴渠道等方面獲公平待遇,又指接管 CIC 至今無自殺身亡個案。

廣告

*    *    *    *    *    *    *    *    *     *

S 女士:全身赤裸被制服地上搜身

廣告

40 歲尼泊爾藉的 S 女士(化名)於 2003 年因尼泊爾內戰來港,簽證逾期後曾兩次被拘柙在 CIC :她在 2007 年向入境處自首後,在 CIC 被拘逾 4 個月;去年 9 月她已尋求免遣返聲請,一次到 CIC 續簽「行街紙」時突然被拘,被羈留了逾 3 個月,至今仍不知為何被囚。

S 指,去年突被拘留搜身時的安排極不妥當,當時她被 7 至 8 名女入境處職員帶到 CIC 地下廁所,被要求脫光全身衣物,然後將她「面朝下」制服在地,並以膝壓著她進行搜身,又曾將她撞向牆和地板,當她大聲問「你們為何拘捕我」,對方並無回應。

這次搜身導致她背脊、腰間和手臂受傷,入住 CIC 數日後,數位男女入境處職員帶她到中心診所。男醫生及女護士要求她脫剩內褲驗傷,期間護士有拉上簾子,但留有三吋空隙,在外的男職員仍能觀看整個驗傷過程,令她感到冒犯。

S 提到,有一名印尼女子在入 CIC 前,因意外被門夾斷數隻手指,曾在醫院被駁回,不過因入境處不容許攜帶外間醫生處方藥入內,診所醫藥又不足,經多番投訴無果後,最終數星期後印尼女子被駁回的兩隻斷指壞死。

她對《立場新聞》表示,青山灣有「不明文規舉」,有太平紳士或議員等探訪時,若羈留人士膽敢舉手投訴,入境處職員會視為「不聽話、搞事」,將被關進單獨囚室作為懲罰。S 曾在入境處高層巡視時舉手詢問自己為何被囚,結果被單獨關禁多日,她指小囚室內無窗口或廁所,所用的毛氈充滿尿味和發霉。

尼泊爾藉的 S

尼泊爾藉的 S

要求入境處停止對羈留者如狗

如果在 CIC 發問就是罪,40 歲的印尼女子 NN (化名) 就是職員眼中的「搞事份子」。NN  於 2013 年曾被囚在 CIC 三星期,她回想在 CIC 內受到極大壓力。曾有不懂中英文的越南女囚友,想問職員拿橡筋綁起長髮,結果「像狗一般」被女職員喝罵,NN 看不過眼遂向職員解釋「你講慢啲佢唔明白」,又表示希望職員不要拿一眾囚友出氣。結果她亦遭女職員報復,被指「搞事」、控制其他囚友,被要求當眾道歉,並被單獨囚禁兩日。其後她才發現有囚友絕食抗議要求放人,職員就著她寫信與囚友表明安好,但沒有讓她回到該倉。

S 和 Yuli 被迫由男醫生裸體檢查的屈辱,原來 NN 也曾經歷。NN 指首日入 CIC 時,男醫生叫她脫衣檢查,她向職員投訴並要求另找房間檢查不果,該名醫生叫她裸體轉身兩次,第三次時更叫她慢慢轉身讓他看。

中心更無視她向醫生表明對魚類敏感,要求飯餐只提供菜蔬,職員推說她要再跟醫生提出,結果膳食問題持續至少一周,導致她全身皮膚發癢,要求拿潤膚膏止癢亦不果。另有囚友感頭痛索取止痛藥,職員只推說「無事就唔洗睇醫生啦」,結果該名囚友不支暈倒。NN 又曾因沒替換衣衫,連穿三日後要晚上洗衣,日間唯有以薄氈遮體,職員問起又被斥責,經常衫未乾透也要穿上身,種種苦楚罄竹難書。

NN 至今談起在 CIC 受到的對待仍感氣憤不已,她斥中心理應列明守則好讓職員遵守,無必要如此惡劣對他們,「 CIC 又不是監獄,在監獄也沒有這樣大壓力,病了、頭痛自然就會給藥」。NN 要求入境處停止如狗般對待羈留人士,不要對他們大喝大嚷,「他們就像在說:你們在此乞求香港收留你們,你們是窮等人家,所以我們講什麼你就要做什麼。這就是規則!」

印尼人 NN

印尼人 NN

沿用懲教思維    CIC 尤如「黑洞中的黑洞」

青山灣中心的前身,是設於域多利監獄的羈留中心,其後 CIC 於 2005年中啟用,首五年由懲教署代為暫管,直至 2010 年 4 月入境事務處管理才正式接手管理,主要羈留需要被遣返人士。 羈留者均在等候離港或被批「行街紙」,但等候時間由數天至數年不等。

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今年 5 月曾與邵家臻及張超雄等多位議員到 CIC 作公務探訪,他形容中心內環境污糟,活動空間狹窄,一眾羈留人士幾乎不見天日,全日就擠在所謂的「活動房」睇電視。探訪當日,有女羈留者跟他講「呢度好慘,好辛苦」。

他認為只有一名男醫生當值駐診並不恰當,根本沒有理會女性羈留者,尤其是穆斯林的權利,令她們感到被侵犯。他質疑為何羈留人士在沒有犯法下,卻被關進比監獄更差的地方,認為入境處接手 CIC 後,仍沿用「監獄懲教」思維對待羈留人士,「入境處明顯係從懲教署學壞咗 」 。他以「黑洞」作比喻,稱若懲教署是「黑洞」的話,CIC 更是「黑洞中的黑洞」,完全獨立於懲教系統,「這樣只會產生愈來愈多問題」。

經常探望 CIC 羈留者及家人的「甘仔神父」甘浩望表示,CIC 很多事情沒有清晰規矩,他指有入境處女職員會如「女王」般命令羈留人士,不聽就大罵,要食飯都要獲她准許,有些羈留者感到「仲衰過坐監」,有些人更寧願回到監中,「點解入境處咁大權,大權過懲教署?」

甘浩望指另一個問題是在 CIC 羈留沒限期,有些人更被囚數年之久。早前《立場新聞》曾報道,未成年時犯下謀殺罪的越南船民武文雄,經董建華發落後判監 29 年,本於 2016 年出獄,因在囚期間錯過申請居港機會,入境處擬將他遣返,結果遂出獄就被囚於 CIC ,至今年 8 月已經四年。(見另文

近日因新冠疫情,不少人因沒有航班而被迫繼續被囚 CIC 已兩個多月,甘浩望質疑處方為何不酌情讓他們拿「行街紙」外出,認為此舉亦能減少感染風險。

去年曾於赤柱服刑的邵家臻則稱,在獄中已從外藉囚友聞說 CIC 的種種,他們稱寧可留在赤柱也不去那裡。他提到,此前曾向入境處提出 9 項建議改善羈留者待遇,不過幾乎全被拒絕,除了有關提供飲用水的建議,可能因為他們探訪時,目睹羈留者要從大水桶以水殼取水飲用,十分不衛生,處方因「斷正」而願意改善。

家屬透露曾有羈留者自殺

「CIC 關注組」成員表示,他們都是 Yuli 的朋友,在她被遣返印尼後,要繼續 Yuli 離港前的承諾,向公眾揭露 CIC 的景況。他們指 CIC 除了環境惡劣,相信因為長期被關柙,不少羈留者已出現精神問題。數周前有家屬透露,一名巴藉男子被囚逾 8 個月後用褲吊頸身亡,而 S 也指知道有人自殺,但處方沒公開消息。關注組又指,他們跟數十名前羈留人士及家屬訪談,發現大多數於 2010 年前被關在 CIC 的前羈留人士,均表示問題不大,S 和 NN 提及的違反人權問題,都是在 2010 年入境處接手 CIC 後才出現。

張超雄則指,CIC 有如缺乏監管的「黑箱」,無期拘留也是酷刑,必須有足夠機制制衡,否則有人在內濫用「無上權力」,是十分可怕的事。對於在 CIC 的自殺情況,因不涉保安程序,他認為理應公開。

關注組提出四大訴求,包括要求入境處提供 CIC 的最新羈留人士數據以及拘留期;呼籲港府加強申訴專員的權限和獨立性;重新評估 CIC 現有投訴機制,設立讓羈留人士安心申訴的獨立投訴渠道; 處方應解釋內部調查組如何跟進投訴,並如何確保投訴人不會受到如單獨囚禁等的報復。

S 表示,明知有機會遭入境處「報復」,被撤銷「行街紙」或再入 CIC,但也願意發聲人,,因為她對入境處感到十分憤怒。她在 CIC 時曾對職員表明,當她有機會離開,必定公開裡面的惡劣違規情況,「即使你殺了我也要去講(I don't care even if you kill me)」。而 NN 則表示要將經歷說出來,因為真相必須見光,「這些都是真相,人們必須知道真相」。

入境處回應:接管 CIC 至今無自殺身亡個案

《立場新聞》向入境處查詢,處方表示 CIC 是按照香港法例第 115E 章《入境(被羈留者的待遇)令》(下稱「待遇令」)對羈留人士作出醫療檢驗、運動、個人衞生、投訴渠道、太平紳士探訪,及與法律顧問通訊等安排,均是嚴格按照既定程序進行,以確保羈留人士獲公平妥善待遇。 

入境處稱,自 2010 年 4 月接管 CIC 至今,並無發生自殺身亡個案,而 CIC 並未有備存其他相關統計資料。去年及今年截至 5 月份,CIC 每日平均被羈留人數分別為 385 人和 390 人。 早前處方向本網表示,截至今年 3 月底,CIC 內共有 404 名被羈留人士。

入境處又表示,CIC 十分重視羈留人士的健康狀況,他們進入中心時均會接受當值醫生的醫療檢驗,過程中,有一名與羈留人士同性別的醫護人員協助進行檢驗。此外,如羈留者感到不適,例如對某類食物敏感,醫生會為他們提供適切的醫療服務。若情況需要,醫生會要求 CIC 為相關羈留者調整膳食種類或安排轉介公立醫院接受治療。醫生亦會向病患詳解其處方藥物、服用療程及醫療檢驗結果等。 

入境處指,如羈留人士違反規定,CIC 會按所涉情況作出調查研訊,並讓相關人士辯白,若情況需要,中心主管監督可按待遇令,將該名人士隔離拘禁不超過 7 天,以維持羈留中心的良好秩序。另外,中心人員亦會根據當值醫生,就個別羈留者的心理生理評估,授權安排作隔離羈留,以保障其他人士及其安全。

處方又指,羈留人士均會被告知投訴渠道,並透過張貼通告等途徑展示,若羈留人士對有關安排不滿,可透過投訴機制作出申訴,入境處會作出嚴肅公正處理。 

為應對新冠疫情,羈留人士進入 CIC 前 14 日內從內地或其他國家抵港,將接受隔離及醫學監察,中心現正安排所有新進入的羈留者進行深喉唾液樣本測試。目前,CIC 每天會為所有羈留人士提供外科口罩及量體溫,若有人出現發燒或其他病徵,會立即作醫療檢驗,如有需要會轉介公立醫院。入境處指,中心的羈留設施包括日間活動室、寢室、洗手間、浴室及辦公室範圍,均會定時使用消毒劑清潔,CIC 亦已暫停所有非必要的探訪,以減少社交接觸。

早前入境處曾向本網表示,並未有備存有關平均及最長被羈留時間的統計資料,一直根據法院訂立的相關法律原則和羈留政策,就羈留個案作定期覆檢以決定是否繼續羈留,並會書面通知有關人士覆檢結果及理據。

文/ Seb

發表意見